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夜睿受伤
    :

    话音落,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友善的笑意和热恋的掌声。

    人群中还有人喊了一声,“左小右很厉害呢。”

    左小右站起身,提着裙子俏皮地向台下众人屈了屈膝。

    主持人道,“资料里有显示,您曾经寄住在克莱斯家族五年,也就是住在你阿姨佐薰家里五年。有外媒说因为您和夜睿的连手才能破获佐薰的秘密制药基地。那,那五年里,您算不算是卧底?”

    问题终于扯过来了。

    接受采访,左小右最想说的就是之前那一句,“想要成为夜睿的骄傲。”

    现在话题到这,她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

    她轻笑着,十分熟练地打着太极,“夜睿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让我去做卧底。”她眼睛咕噜噜转着,“不过是那个时候我刚好知道了原来佐薰是我阿姨,又受到太多的网络抨击,所以就跟薰姨回去了。”她有些无措的拨/弄着手指,“毕竟一个人当了二十年孤儿,突然听说自己还有亲人,那种感觉……”耸耸肩,“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理解。”

    左小右眼眶一红,主持人立刻感受到一道森冷地目光向自己投射过来,立刻不敢再问了。

    接下来说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花边小事,左小右也是知无不言言不无尽。

    终于等到录制结束,主持人往抬下走,工作人员上来搬道具,左小右向夜睿走去。

    两人不过十米,突然中间横插过一个人来,低吼一声,“左小右,还我儿子命来。”

    灯光下寒芒闪过,所有人都惊呆了。

    左小右当场愣在了原地,眼前血光飞溅,同时一道人影远远的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

    夜睿居的保镖立刻冲了上去,抱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夜睿冷眼扫过全场,最后落到主持人的身上,吓得主持人一个哆嗦,连忙摆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左小右抱着夜睿的胳膊,心疼的要命。明思泽和江浩东虽然都来了,可是他们都是来看左小右采访的没有带药箱,只好先扯江浩东的衬衣先将伤口包了。

    “少爷,是她。”保镖将来人口罩摘了,露出一张表情狰狞的女人脸。

    佐兰。

    “刚好,送到警局。”夜睿扫了一眼这些演播大厅,语焉淡淡,“安全系数这么低的电视台,留着也没用。”

    左小右见他伤成这样还管这些事,急道,“我们先回去让明叔叔做个详细的检查。”

    夜睿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傻/瓜,一点小伤。能有什么事。”

    “怎么会事一点小伤,我刚刚都看见了。那么多血。”刚刚包扎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伤口那么大,那么深。

    小澈也紧张地在一旁看着他,瞪大了眼睛,却没有说话。

    “好,回家。”他最不忍看她焦急流泪的模样,柔声道,“好,回去就是了。”

    佐兰被保镖带出去,挣扎着回过头冲左小右吼道,“左小右,你还我勋儿,还我勋儿。还我勋儿的命,还我勋儿的眼睛。”

    左小右扶着夜睿的手一颤,脸色有些发白。又怕夜睿担心,忙道,“我们先先回去,先回去……”

    可是耳边却不断地回响着佐兰的话……

    她的视网膜是谁捐的?是辰亦勋吗?

    辰亦勋……

    左小右脑海里不断浮现着那个绷带人的模样,那天在实验室里的人是不是他……

    回到夜睿后确实夜睿没事后,左小右便有些心事。

    看着左小右坐在窗前眉头紧锁的模样,将她捞起来放在怀里,自己却在她刚刚坐的位置坐下。自身后亲吻着她的耳朵,柔声问,“我的翻译家老婆在想什么呢,嗯?”

    左小右倚着男人结实的胸膛问,认真地问,“夜睿,我想见佐兰。”

    男人的手十分自然地解开她上衣的扣子,温软的气息撩/拨着她,柔柔软柔地应了她,“被她的话吓住了?”

    左小右摇摇头,“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辰亦梵并没有调查过视网膜来源,我曾经打听过他的家人想要给予报答,可是医院说对方留下遗言并没有家人。我当时竟然连他是谁什么样的都没有问一问。我再想去问一问,查一查。我也想见见佐兰,问问清楚。”

    辰亦梵事后曾跟夜睿提起过辰亦勋的事,只道他说自己要死了,主动把视网膜捐在左小右。

    左小右的眼睛恢复很好,夜睿并没有深查。

    夜睿松了手,自她颈肩处抬了头,“这就是去问问便是。”

    左小右被他撩的有些痒痒,却不料他竟然松了手,嗔怪道,“哪有这样的。”

    夜睿醋道,“总要了了你的心事,做的时候你想着别的男人怎么办。”

    左小右简直被他的强扯气笑了,但他这样一闹,她心里的那点子悸动也没了。从他身前坐了起来,“那就要谢谢老公成全了。”

    夜睿咬住她的耳朵,轻轻地叹息,“老婆。”

    他的状态让左小右以为他很好,可是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她却看见了夜睿皱着眉在吃药,听见声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压下了眼里的躁动,随手关了抽屉,让她伸出手去,“左小右。”

    “夜睿,如果很辛苦的话,我们就不去了,不管佐兰了。”左小右扑进他的怀里,心疼地抱住他,“你不高兴的话,我们就不去。”

    她以为他已经好了,不会因为这种边缘外的男人而吃醋,生气。没想到他其实是在意的,克制的。

    “笨蛋。”夜睿柔柔地顺着她的头发,轻笑,“回来好好补偿我。”

    有些事不是不去做不接触就可以,正因为还有恐惧还会害怕才更要去尝试。

    他知道爱她不是控制她,他知道自己要去相信她。所以,哪怕心里在狂躁再不安,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去拘束她。

    “夜睿,我们不去了,好不好?”左小右自他怀里抬头,眸中忧心忡忡。

    这一阵以来夜睿的情绪都很稳定,她没想到他竟然是在克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