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到底有没有爱过
    :

    “左小右。”夜睿无语地戳了戳她的鼻尖,“如果不去,你会心安么?如果不去从此以后你的心里都是那个男人。”握住她的手放在她的胸口,“左小右,我要你的心,只放我一个。”

    左小右鼻尖有些酸涩,这个温柔又别扭的男人。

    因为事件花生在公共场合,佐兰做为s级通缉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抓,但回夜睿居并不合适。所以人便关在了警局。

    夜睿打了招呼,很快就见到了被关在单人牢房里的佐兰。

    因为佐兰是y国的通缉犯,为了防止她再度越狱,狱警不但给她的手脚都戴了镣铐,还将脚镣固定在地上,虽然有一定的自由可以行走,但要逃走却是不可能的。

    她听到脚步声,那已经苍凉不堪的眼眸从蓬乱的头发中缓缓抬了起来。

    看见是左小右,佐兰立刻激动地冲过来,嘴里嘶吼着,“还我勋儿命来,还我勋儿命来……”

    她激动地忘记了地上固定的铁索,就在她尖利的手指向左小右抓去的时候,肥胖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夜睿一脚踩在了那只伸向左小右的手。

    “啪!”清脆的响起在空荡的监牢里响起。

    立刻有人送了两张椅子进来,退出去在门外等候。

    早些前因为佐薰的关系,佐兰没有少对左小右下手。

    佐兰当然知道左小右是佐依的孩子,但是佐薰跟佐依是亲姐妹,在她眼里她们两人就是一头的。左小右回来就是帮助佐薰的。

    所以那两年下/药,车祸,左小右没少经历。她也在那一次次被暗算中好成长起来,学会应付。

    左小右肯定是讨厌她的,可是现在,她还是把佐兰从地上扶了起来。

    因为,万一她的视网膜真的是辰亦勋捐的,她答应过,会善待捐赠者的家属。

    佐兰并没有领情,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照着左小右的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只不过很遗憾,因为有夜睿在,她不有打到。

    夜睿一把将她摔到床/上,冷声道,“你从哪里听来左小右的视网膜是辰亦勋的?”

    夜睿的力道极大,那甩虽然没有摔到头,便是整个身体被重重砸落在床上的瞬间,佐兰整个人都被摔蒙了。听到问话,她下意识地带着怒气,“我不会打听吗?监狱里什么人没有。”两眼淬了毒似地看着左小右,“如果不是她,勋儿根本就不会死。”狠狠地啐了一口,“呸,贱人!”

    左小右并没有生气,只问,“原来,你早就知道那次车祸辰亦勋没有死?”

    明明人没有死,却还替他办了那样盛大的葬礼!

    左小右气道,“他明明没有死,你为什么给他办葬礼?他是你亲生儿子啊。”

    为什么给他办葬礼?

    佐兰肥胖的身体有些颤抖起来,因为她要让全世界的人都以为辰亦勋死了,那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折磨他,每天看着过他过得生不如死的生活。

    佐兰抱着头,抽泣着,“是佐薰那个贱人,她骗我,她骗我。她说勋儿不是我的儿子,说辰亦云才是。我恨极了。我以为勋儿杀死了我儿子,我,要是想为我儿子报仇。”

    她话说得断断续续并不清楚,可是左小右听清楚了。

    她不可思议地看向佐兰,“所以辰亦勋后来的样子,是因为你?你看着他长大,没有亲情也有感情。辰亦勋对你一向敬重,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狠心!我狠心!”佐兰突然抬起头凄厉地看着左小右,“我狠心我也没有要他的命。最恶毒的是你,你不但夺走了他的眼睛,还奔走了他的命。”

    左小右身子有些发软,声音也有些抖,这就是她来的原因。

    仿佛身体里的力量被抽走,“你,跟我说……辰亦勋是怎么死的?”

    “他是为了救你自杀死的。”佐兰冲着左小右嘶吼道,哭喊着,“把勋儿还给我,把勋儿还给我,把勋儿还给我。”

    “你以为辰亦勋不死还能活几天?”夜睿握住左小右冰冷的手,凉凉地开口,眸中一片冷意,“是谁一片片割了他身上的肉当着他的在喂了狗?是谁亲自毁了他的脸,还拍掌称笑?又是谁挑断了他手脚步的筋脉?如果没有江浩东,辰亦勋的尸体早就喂了狗,还是,拜你所赐!你以为他的身体状况还能活几天?他脾脏内的钢钉又是谁刺进去的?他的嗓子又是被谁毁掉的?”

    夜睿每问一句佐兰的身体就紧缩一阵,左小右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原来辰亦勋是被佐兰生生折磨成那样的。

    她听他说过话,声音残破不堪,声带严重受损;她看过他走路,一瘸一拐步履艰难;她握到过他的手,凹凸不平,十分僵硬。

    她曾经以为是那一场车祸让他毁了容,原来是他的亲生/母亲将他折磨至此。

    左小右默默地站了起来往外走,原来夜睿也知道的,江浩东也知道的,看来所有人都知道,就是她不知道。

    因为夜睿知道那个人是辰亦勋,所以那天在星夜广场的洗手间遇到他时,夜睿的反应才会这样大。

    回到夜睿居后左小右有些幽怨地看着夜睿,“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夜睿抬手拢住她纤细的脖子叹道,“左小右,我从来都没有,在你面前提别的男人那种爱好。”

    他的声音有些硬,眼里闪过一抹克制。

    左小右反握住他的手,倚在他的怀里,轻声叹息,“夜睿,明明我才是那个最怕你离开的人啊。”

    为什么你却比我更恐惧。明明她才是那个害怕失去他的人啊。

    夜睿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气息沉重,唇齿间吐露的话语让左小右心痛不已,“你从来都不害怕离开我。”他的声音有些颤,“从来都是你在离开我,放弃我。五年前找你寻你的人是我。左小右,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害怕过离开我。”

    “左小右,你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爱过我……”

    他们之间,从来都是他在强迫她,她从来都是被动的承受着。

    初时,他想强迫着她留在自己身边也好,可是他感受到自己的真心时,他要的,不只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一句幽幽叹息,惊骇了怀里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