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给左小右扎辫子
    :

    房间里你追我赶,没有人注意到本来抱着枕头打算过来敲门的小澈默默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刚他做了噩梦,梦见佐薰把他扔进了油锅里炸。他下意识害怕地抱起枕头来找左小右。

    可是,他却清楚地听到了那句“不是我送给你的,是你从我这里偷走的……”“是,是我自己要生的……”

    小澈紧紧地把自己包裹在背子里,原来,爸爸真的一直都没有喜欢过自己。

    以前在莱茵居的时候,爸爸偶尔会看着自己的眼睛出神。那个时候,他看的其实不是自己,而是不在身边的妈妈。

    敏感的小人心在被子里瑟瑟地过了一夜。

    而夜睿也终于在某个女人的死缠烂打中软了下来,“但是,你的眼睛必须得看着我,眼里心里必须全部都是我。”

    这怎么可能呢。她还要照顾小澈呢。

    左小右愣住,他这是又吃小澈的醋了。她终于问了一直以来的困惑,“在你眼里,我看小澈,比看你更多吗?你一直都觉得我心里小澈比你更重要吗?”

    “废话。”

    她为了小澈一次次离开自己,可又有什么时候为了自己离开过小澈。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夜睿,不是在我眼里小澈比你重要。而是他没有像你一样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他还需要我们的保护。”左小右叹了口气,这个吃醋吃得莫名其妙的男人。

    如果小澈现在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大小伙,她哪里还需要担心小澈会不会被坏人拐走,童年会不会有阴影。

    “我保护他。”夜睿的声音有些冷漠,“以后,我保护孩子,你保护我,看着我,盯着我。”

    左小右简直哭笑不得,他哪里需要自己来保护。

    但是夜睿已经松口了,她也不能过多的打击,便点点头,“好的好的。呐,小澈还是孩子,不但要保护,还要照顾。所以,到时候你照顾小澈的饮食起居,还有定制出行计划。”

    “为什么我要做那种事?把佣人带上。”夜睿淡道。

    左小右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的蜜月旅行,你要把佣人带上?!”

    这么说也是。

    夜睿闷闷地应了一声,“知道了,知道了。”

    到时候问问夜影就知道了。

    “哦,耶,好棒。我们一家三家的幸福旅行就要开始了。”左小右幸笑弯了眼,举起了手,“来,givemefine.”

    哼!夜睿傲娇地冷哼一声,还是抬手将自己的大掌击在那举在半空的小手上。

    左小右看着他这个样子就放心下来。看来那个夜睿也不那样难搞定,好好哄哄,也是很有人情味道的。

    左小右花痴状地看着夜睿俊美深邃的五官,满足地不得了。

    第二天左小右和夜睿就去时装店买了不少童装,准备出行。包括儿泳衣泳帽。

    回到家小澈已经睡下了。

    “这孩子,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早。”左小右看着小澈眼底的黑眼圈,心疼的亲了亲,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老是失眠呢。

    也不知道夜睿的蜜月是怎么计划的,整整收拾了几箱子的造行李。

    某天一大早左小右就被男人挖了起来,“左小右,我们走了。”

    “唔?出发,去哪里?”左小右睡眼惺忪,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是去度蜜月。”夜睿早已穿戴完毕,将一件件衣服往她身上套。穿好就直接抱到了洗手间,“洗漱。”

    在夜睿居众人的目送下,夜睿和左小右登上了早就停在海岸边的私人游轮。小澈牵着左小右的手面无表情地跟着。

    他不想来,可是左小右期待的神情让他心软。

    而且那天夜里,左小右说过,是她私自把他生下来。左小右对自己,很重要。

    诺大的游轮上只用左小右、夜睿和小澈。当然还有一些永远都呆在驾驶室的船员们。

    左小右在一把大太阳伞下看书,做翻译笔记。

    夜睿穿着一件浅色家居服,戴着墨镜躺在左小右身边的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十分优雅帅气。

    他身边的小沙发上安静地坐着在看书的小澈。他很安静,不说话,仿佛跟空气一样。

    夜睿晒着太阳,勾了勾唇角,“左小右,我要睡觉,给我背诗。”

    “好。”左小右放下书“我给你读首诗吧。”

    “不要,我要听开花的树。”某总裁霸气的拒绝。

    “好。”左小右当然要顺着夜少的意。她走到小澈身边替他放下沙发靠背,柔声道,“小澈也睡会吧。”

    夜睿从旁边的桌上顺过一副眼镜架在小澈脸上,“睡觉。”

    答应了左小右照顾他的,他就会做到。

    见两位男士都已经准备好睡姿,左小右这才坐回椅子上,轻轻地背诵着那首已经熟到骨子里的。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好的时候……”

    很快夜睿的呼吸渐渐平缓。

    小澈转过身子背向他们,大大的眼睛在墨镜后滴溜溜地转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海鸥在翱翔,偶尔落在甲板上,小澈的眼神就会明亮一分。

    左小右的诗是念给爸爸听的,不是给他的。

    但他毕竟是孩子,暖融融地阳光照着他,不一会也就算了。

    夜睿先醒过来,看见左小右还伏在桌子上写着什么,张开双臂,叫着她的名字,“左小右。”

    左小右走过去,却没有扑倒在他的怀里,而是他沙发旁的空位坐下。小澈在,她多少还是有些忌讳。

    夜睿自然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按在自己胸前,海风吹起左小右的长发,扫要他的脸上,夜睿随手拨开,又吹在他脸上,他又拨开……

    如此无数次后,夜少终于坐了起来,把左小右放在位置上摆正,摊开手掌,“左小右,绳子给我。”

    “我只有头绳,要么?”左小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被他认真严肃的气势吓到。从手腕下捋下皮筋递给他。

    “就是这个。”夜睿接过,然后抓起了左小右那被海风吹得四处摇曳,十分飘逸的长发。

    “你要给我扎头发么?”左小右惊讶地回过头。

    脑袋刚一动,立刻就被夜睿掰正了,“别动,很快。”

    :群众二百,六月中旬十播哦。到时候会有若森和左少卿两部分剧情的讨论。关于主剧情有不明白的也可以一起讨论哈。欢迎入群关注直播时间。群号:617295573微博,君子的博雅一直播到时候会放在微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