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余生给你做饭
    :

    左小右看着屏幕上父子两的对弈,眼眸逐渐温柔。

    带小澈出来果然是对的,在夜睿居因为要跟着明思泽学医,小澈跟夜睿几乎没有交流。两人的感情自然逐渐就淡了。

    现在出来没有人带了,两人自然就会亲近些。

    只不过那画面,看着看着,就不对劲了。

    小澈的棋艺要是跟普通孩子比当然算是高手,若是跟左小右这种只会基本步法的成/人比当然还是高手。可是他偏偏遇到了夜睿这个魔王,不但本身就是高手,而且……还一次次地秒杀他。

    夜睿的字典里就没有“让”这个字,虽然小澈才四岁,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以最凌厉的招式将他逼入死局。

    刚开始的时候小澈越战越勇,甚至还记下了夜睿的棋路,如此也只能多拆一招而已。而夜睿在发现他记自己棋路后,再次开局时便立刻换了新的战术,再次将他秒杀。

    如此半小时下来,小澈的脸都白了。

    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一抹水光,他却硬是伏在桌前不退,忍着眼泪应站。

    那种秒杀的屈辱感,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千万点的打击。

    左小右虽然不懂,但是重新布局却是看懂的,这不到两分钟开一局的速度,小澈这种自尊心这么强的孩子怎么受得了。

    夜睿也是,就不能让让孩子么。

    左小右连忙拿出手机给夜睿发语音,但是因为信号很弱一直发不出去,便给他打了电话,“夜睿,饭好了,带小澈下来吃饭吧。”

    再这样下去,小澈的小心脏一定会受不了,崩溃的。

    被夜睿碾压过的人的下场左小右是知道,卜俊杰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生生的抑郁了好几年。

    夜睿挂了电话,收了棋盘淡道,“吃饭了,今天到这里。”

    小澈默默地爬下凳子,默默地往门外走,夜睿看着他小小的胳膊在眼前挥了一下。

    看着他倔强沉默的样子,夜睿淡道,“最后一局,比之前多坚持了三十秒。”

    小澈没有说话,三十秒有用么?还是不过一分多钟。

    夜睿云淡风轻道,“明思泽在我手下也不过三分半钟,你有什么可沮丧的。”

    小澈站住脚,不服气道,“不可能。”

    师傅怎么可能这么弱。

    夜睿傲娇的将手机扔给他,“问他。”

    说完自顾自地往楼下走去。

    小澈拿着手机没有打,而是看着夜睿欣长冷漠的身影,僵硬的唇角微微勾起。范红的眸光闪过一抹异色。

    夜睿这个爸爸,真的很帅啊。

    左小右看着视频切换过来的画面,看到夜睿别扭地劝着小澈的样子,眼里一热。

    真是的,明明是高兴的事。

    左小右抹去眼角眼泪,自嘲着。

    “左小右,我饿了。”夜睿第一个冲进厨房,帮左小右将菜盘端到餐桌上。小澈则默默地在一旁洗手。

    都是家常菜,小炒肉,白菜豆腐,红烧虾仁,还有一个蒸扇贝。

    在夜睿居都是厨师做饭,可以说这是夜睿和小澈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尝到左小右的厨艺。

    两人都加了好几次饭。

    “有这么好吃吗?吃撑了可对身体不好。”左小右吃着自己的菜,虽然味道都对,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啊。

    夜睿满意地往下碗筷,“左小右,余生你都要给我做饭。我不要吃厨子做的饭了。”

    左小右直冒黑线,余生用来做饭?

    小澈没有夜睿那么霸道,但是那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她,目光灼灼,无声地提出跟夜睿相同的要求。

    “好,好。以后不管在哪里。我都做饭就是了。”

    夜睿这才满意,左小右收拾了碗筷。

    本来夜睿要洗碗的,洗了三个打了两个,左小右怕仅剩的几个全打烂了,便强行将他推出厨房。

    等左小右收拾完,关好门窗户,走到二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夜睿从小澈的房间出来。

    “小澈睡了?”左小右问,“这么早。”

    不过想想也是,一直在船上摇晃,下午也没有休息,这孩子应该是累到了。

    见左小右还是要去开小澈的门,夜睿的脸色一黑,“你不相信我?”

    “哪有。我就是想看看小澈睡觉的样子。”她在厨房收拾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下棋的时候小澈打哈欠了。

    她就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儿子。

    “左小右,说话不算数是要惩罚的。”夜睿脸色一沉。答应了他照顾小澈,她只看他的。

    左小右立刻想起来,拉着他的手就往房间里走,“好啦,好啦。看你,只看少爷一个。”

    夜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进了主卧室。

    “左小右,今晚你要当我的女仆的。”夜睿将她压在床上,修长的手指勾起一件衣服在她眼前晃着,笑容邪恶,“穿给我看。”

    左小右看着眼前那白粉相间的女仆装,惊愕地睁大了眼睛,“你什么时候买的?”

    明明收拾行李的时候她都没有看到啊。

    夜睿松开她,站在床边,将衣服扔给她,“这里的东西,辰亦梵办的。”

    所以,辰亦梵那个骚包为了讨好夜睿给她买了这种衣服。

    左小右脸色一变,会不会不止这一件。

    她立刻起身冲到衣柜前,打开,果然其中有一格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制服,护士、教师、水手、警察……

    左小右立刻毛骨悚然,辰亦梵这个变态。

    夜睿看着她,邪恶地提醒她,“说话不算数,可是要受惩罚的,左小右。”

    “我哪里要说话不算数。”左小右嘟囔着拿着衣服迈着沉重的步子往洗手间走去。她背对着夜睿,脖子和耳朵已经红得能滴血。

    真的是……这种年纪玩变装,真的很尴尬好不好。

    其实左小右才二十五岁,年纪自然不算大。但是因为有了小澈,她自觉将自己归入到中年妇女那一栏,心里多少有些阻碍。

    夜睿等了半天,左小右也没有出现。

    正当他不耐烦地要去敲门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一道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左小右平时穿得很严谨,裙子都是过及膝或过膝的,上衣也都以宽松为主。她身材的美好都体现在偶尔穿的礼服和床上。

    而此刻这种模样,却是第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