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无辜的西蓝花
    :

    “我当然不会打孩子。”夜睿眸中闪过一抹阴冷,“子不教父之过。我一定会让他知道子不教的后果。”

    左小右争辩不过他,便自顾自钻进被窝,不管他了。

    小澈已经没事睡下了,她也可以安心睡觉了。

    “左小右,你忘记了什么?”夜睿更气了,一把把左小右从被子里拽起来。

    “什么?”左小右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今天在又是买自行车又是逛花海,又因为小澈的事熬了心神,这会知道小澈没事,精神松懈下来,人已经困得不行。

    “什么?!”夜睿磨牙,这个眼里只有儿子的女人,“我的补偿呢。”

    哦~左小右恍然大悟,睁着倦意十足的大眼,撒娇地看着他,“可不可以明天?今天真的好困哦。超困的。”

    夜睿一又漆黑的眸子深深地盯着她,闪着迷离温柔的光芒。

    温柔的模样让左小右差点以为他今晚要放过自己。

    夜睿双膝跪在床边一点一点逼近她的脸,性/感的唇离她越来越近,狠狠地磨牙,“不行!”

    左小右抖了个激灵,连忙坐直身子,“我,我去,我去。”

    夜睿今天生气的次数够多了,她不敢再招惹他。

    看着她下床去换衣服,夜睿的唇角立刻扬了起来,眸中的期待越来越盛。

    十分钟后左小右出现了——穿着可爱的水手服,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配上她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就像二次元里的美少女,十分可爱。

    夜睿这才算驱散了一天的阴郁,将左小右压在窗台上狠狠地欺负着,直到体内的郁逐全部消散,才将她拥进怀里。伏着她的肩窝,满足地叹息,“左小右,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唔~”左小右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了过去。

    而这一夜,没有人知道那沉睡的小孩在什么时候睁开了眼。

    第二天左小右看着还在沉睡的夜睿,轻手轻脚的起床。

    左小右悄悄地推开了小澈的门,见他还在睡,轻轻地退出,将门关好。

    答应了余生给他们做饭,她一定要做到啊。

    难得的是她做完了早餐,男人们还没有起床,左小右将餐盘用金属餐盖住,避免散热,自己则骑车夜睿的大自习车去了百花海。

    美好的一天,要从有花开始哦。

    而就在左小右走后不久,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十分冷漠的互看了一眼,一前一后下楼走到厨房。

    冰箱上贴着左小右留下的便利贴,“夜睿,小澈,早餐在桌上,我去采花。”后面还画了三颗用箭串在一起的心。

    夜睿只觉十分碍眼,正要揉了扔拉圾桶,想了想还是给贴回冰箱上了。

    左小右写的,再难看也要留着。

    早餐是意大利面和早餐肠、煎蛋。

    意大利面上摆着两朵西蓝花,夜睿将西蓝花拨到一旁,于此同时,小澈复制了他的动作。他讨厌西蓝花。

    吃完早餐,碗筷还没有收拾,就听到一声敲门声。

    夜睿走过去,看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领着一个小女孩站门口,一脸歉然地看着他们,“夜少,昨天的事,我女儿跟我说起过。但是我觉得这是孩子们的争执,没有太在意。没想到夜少竟然这么介意,一早派人来拆我们房子。”

    男人虽然语气温和,但语句却诉说着夜睿的斤斤计较。

    夜睿冷笑一声,双手慵懒地袖在裤袋里,一身休闲服穿出慵懒华贵逼人的气势。

    他站在门内,男人站在门口,女孩两眼直直地盯着夜睿身旁的小澈,眼神复杂,似狠毒又似向往。

    男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通常越有钱的人越好面子,他没想到夜睿竟然会一口承认。。这让他说不出话来了。

    但是来拆他房子的人告诉他这个人是名声响彻国际的夜睿。他不得罪不起,夜睿要毁掉他和整个花岛都太轻而易举。

    其实男人带着女儿一起来,本意也有道歉的成分。便对孩子道,“兰儿,快跟这位小公子道歉。”

    女孩倔强地狠狠瞪了一眼小澈,傲娇地扬起了头,“我没错,他就是小偷,偷走了我们的花。”

    孩子倔着,男人只好看向夜睿,“养不教,父之过。我女儿犯的错,我替她道歉。”

    男人冲小澈鞠了一躬,“这位小少爷,真是对不起。我代我女儿向你道歉。请您原谅。”

    他的态度很诚恳,如果是左小右肯定就原谅他。

    夜睿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的道歉有用么?你以为你是谁?!”

    “你想怎么样?”

    夜睿勾起唇角,讥讽地笑道,“我自然是要让这里的风景更加优秀一点。你那房子有三分之二是自己的土地吧?我买了其余三分之一,今天开始动工。”

    说完啪地一脚把门给踢关上了。转身看向小澈,“怎么样?舒服了么?”

    小澈仰头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是报复。”

    “你觉得不应该?”

    小澈蠕动了一下唇角,没有说话,说了又怎么样?谁又会在乎。

    “这事就结了。别再给我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让左小右为你心情不宁的。一大早还跑去采花。”夜睿冷声道,“我不想于看到左小右因为你有任何不愉快。”

    他的语气带着十足的命令。

    他怎么会不知道左小右一大早去百花海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讨小澈的欢心,让他高兴。

    小澈低下头,纯净的大眼里写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复杂。良久,才吐出一个字,“好。”

    “嗯。我已经给你出气了。等花圃贯连到他家的时候,少一朵花都算他们的。”夜睿眼里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

    敢欺负他的儿子,他要他一生都活不安宁。

    特别是,那个女孩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代为道歉,小澈的疼痛又有谁可以代替?

    岳郡带着女儿从夜睿的小别墅出来,坐上了停在门口的高级悍马。

    小兰仰头看他,“爸爸,我们以后是不是没有家了?”

    岳郡笑容温和,“不会。他们只能拆我们三分之一的房子。我们还有三分之二。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家那么大,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