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被左小右绕进去了
    :

    左小右没有再和他们说什么,转身离开。

    她回家的时候夜睿在卧室办公,旁边坐着安静看书的小澈。

    这就是他的照顾孩子!

    左小右有些无语。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她默默地站在门口站了五分钟而小澈的视线就停在书上五分钟,动都没有动一下。

    想到岳郡的话左小右隐隐有些担心,小澈现在还在在意吗?

    左小右走过去问,“小澈,书看久了眼睛累,我们一起出去逛樱花道怎么样?”见他沉默,又连忙问,“那去写生呢?”

    小澈继续沉默没有说话。夜睿一眼扫过来,眼里无声的警告,“给我正常点,别让左小右担心”。

    小澈抿了抿嘴,漠然道,“好。”

    左小右背对着夜睿并没有发现异样,立刻高兴起来。走到夜睿身边,附身在她耳边轻声道,“那我们出去啦,很快就回来。”

    夜睿看了看手表,“二十分钟。”

    小澈立刻道,“我有点累,可不可回房间休息?”说完向夜睿和左小右深深鞠了一躬,“让爸爸妈妈为我操心了,很抱歉。”

    说完十分恭敬,也十然冷漠地退出了卧室。

    左小右看着他那小小的脸上写满了疏离,心里狠狠被揪了一下。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小澈消失在门口,仿佛自己的心也跟着走了。

    左小右呆呆地站在原地,想要追上去,手就被夜睿抓了过去。

    夜睿抓着她的手放到唇边狠狠地咬住了她纤细地指尖,带着惩罚性质的,有些疼,也有点电流。

    左小右忍不住缩了缩身子,脸上燥热起来,“别这样。”

    “你怎么答应我的?”夜睿冷冷地问。

    左小右此时两边为难。夜睿的占有欲和小澈的心事,她都想顾上。夜睿还需要靠吃药持续治疗,小澈还在成长需要正确引导。

    左小右柔声哄着,“等晚上,我就陪你好不好。我现在去看看小澈。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哪怕是以前一个星期见一次,小澈也是这样故做老成的模样。可是他们一直都是母子似朋友般相处着,小澈相信她,虽然冷着脸,可是她能在他的眼里看到喜悦,看到亲近。

    可是刚刚,那种感觉,简直就像在跟她绝别,在无声地告诉她,他们之间再也不是以前那样亲密的关系。像关系绷裂的密友,最后相见时只有礼貌的笑容,再不见当初嘻闹无间的模样。

    夜睿傲娇地仰起头,“你从白天到晚上都是我的。”

    左小右温柔地抱住他的肚子,下巴靠在他的肩上,深深地与他对视,眼里闪着一抹狡黠的诱/惑,“呐,夜睿,你白天也有公事要处理。这几天白天我来照顾小澈,你工作,晚上,我再陪你好不好?”

    “不好。”夜睿一口拒绝,“我工作的时候,小澈在旁边,我看着。你看着我帅气工作的样子。你应该记住我每种状态的样子,左小右。”

    左小右满头黑线,脱口而出,“那你上洗手间我是不是也要跟着?”

    每种状态,他的要求能不能再变/态点。

    夜睿唇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如果你喜欢,我很愿意。”

    谁要喜欢!

    左小右发现自己被他带跑偏了,连忙找回话题,略带着撒娇道,“等小澈的心结解开了,我们一家人才能一起开开心心继续玩啊。”

    要不然对夜睿来说就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

    左小右伏在他耳边说着话,清脆的声音像一颗颗珠子一个字一个字滚落到她的耳内,痒痒麻麻,十分受用。

    “小孩子能有什么心结。。”夜睿十分傲娇,“我已经给他出过气了。”

    “是是是。”左小右诱/惑着,“那是你做的,我也想为小澈做点事。”

    左小右没有告诉夜睿在百花海遇到岳郡的事。那对父女对伤害小澈的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你为他做得已经很多了。你怎么对他跟伺候祖宗似的,这么小心讨好。你才是长辈。”夜睿对左小右十分不满意。

    “我为他做的很少啊。你就答应我嘛。”左小右拢着他的脖子使劲摇,呼吸就在他耳畔,让夜睿呼吸立刻紧了起来。

    她对小澈有太多亏欠,所以才害怕两人之间的疏离。她害怕孩子会走上极端。她和夜睿都是心理有障碍的人,她最害怕的就是小澈在童年留下心理阴影。她想让小澈有一个阳光健康的心理。

    “好,但是……”夜睿十分猴急地扒她的裙子,眼里闪着一抹急切,“先给我。”

    左小右连忙捂住裙子,哀求着,“等晚上一起,一起好不好?晚上……穿衣服给你看。”

    她的脸羞臊一片。但是夜睿一旦起了兴,那是不可能两分钟就结束的。

    “怎么都行?”夜睿眸光一沉,唇角闪过一抹邪恶的笑意。

    “嗯嗯嗯,怎么都行。”左小右头点得像啄米鸡。

    “唔!那你去吧。”夜睿立刻恢复正常,眼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光。

    他确实也有公事要处理,萧夜集团的工作量可比夜事的大多了。

    “太好了。夜睿你真好。”左小右在他脸上用力地亲了一口,起身就要走。

    夜睿拉住她,侧过别一边脸,“再亲一下。”

    左小右忍俊不禁,靠过去又亲了一下。

    夜睿看着门口左小右渐渐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自己好像被左小右套进去了,明明说好了他看孩子,左小右看他,现在怎么变成左小右白天看小澈,晚上看他。

    左小右属于自己的时间,少了整整一个白天。而他刚刚竟然答应了。

    这个女人越来越狡猾了,竟然把自己绕进去了。

    左小右敲开房门的时候,小澈的房间拉着窗帘一片漆黑,而小澈就窝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盘膝对着墙壁坐着。

    听见左小右的脚步声立刻站了起来,爬到床/上,钻进被子里。一副我要休息不要打扰的模样。

    “小澈,不要这样。”左小右的心狠狠的抽痛着,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柔声道,“小澈,我们是好朋友是不是?我们不是最好的伙伴吗?你的心事,可以跟我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