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小澈的心事
    :

    小澈看向她,明亮的眼睛在幽暗的空间里似乎天边闪烁的星辰,耀眼明亮。可是那光,那样冷。

    见他不说话,左小右柔声说道,“小澈,你忘记我们怎么一起从老巫婆逃出来的么?你忘记了我们以前一起加油鼓励么?”

    小澈的目光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左小右接着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说太多的话。这样,我要是说对了呢,你就眨一下眼睛,不对呢,就眨两下,好不好?”她企图打开小澈的心扉,问,“你是不是不喜欢爸爸给你出气的方式?”

    小澈没有眨眼睛。

    左小右只好接着说,“你是不是不喜欢他用那样的方式让女孩的爸爸道歉,你希望他们真的认识自己的错误,跟你道歉,是不是?”

    ……小澈还是没有说话。

    小澈躺在那里,被子里的小拳头紧紧地握着。

    “如果是这样,那我来解决,好不好?我让女孩亲自跟你道歉,好不好?”左小右声音很轻,带着一点轻哄的成分。软软的很舒服。

    小澈终于开口了,“你要怎么做?”

    左小右坐在他的旁边,黑暗中那双跟他一模一样的眼睛看着他,“呐,这是我的方式。你就别管了。我让她认识到错误,让她真诚地向你道歉。那样你一定要接受她的道歉,心情好起来,好不好?这样,我们一家人再一起开开心心的旅游好不好?”

    左小右微笑着说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着他带带着婴儿肥的酷酷的小/脸,凑过去亲了亲。

    小澈突然坐了起来,看着左小右走向门口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又缩回了被窝里。小拳头紧紧地攥成一小团。

    是夜,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过来,清冷莹亮的光束,落在床/上那张干净漂亮的小/脸上。

    他的双眸紧闭,长长的睫羽似受惊的蝴蝶在慌乱的颤抖着。

    小巧可爱的鼻尖沁出一滴滴汗珠。

    他睡得很不安稳,噩梦纠缠着他。

    他仿佛回到y国的别苑,那是幽冷偏僻,落叶满地。

    他一人独自走在那厚厚的落叶上,脚步沙沙,因为人小体轻,有风吹过,掩住了他的踪迹。

    休息时间教课的老师们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着话。

    “小澈的资质不错,不愧是克莱斯家族的内地继承人……”

    “小澈是yoyo小姐跟外面男人生的私生子,资质再好,左右不过是一个自小养大的傀儡。又怎么会真心善待。看看,有哪个孩子不养在妈妈身边的,就小澈,一周见一次妈妈。跟坐牢一样。”

    “听说没有,yoyo小姐生下小澈是为了挽回那个男人……”

    小右生他怎么会是为了挽回一个男人,小右是因为爱他才生下他的。小右说过,爸爸很爱他,爸爸在找他,爸爸在等着跟他团聚,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

    小澈睡得极不安稳,呼吸急促,小手紧紧地攥着被子,小/脸上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流。

    噩梦一个接着一个。

    “夜睿,小澈是你给我的礼物……”

    “是你自己偷偷生下来的,不是我给你的……”

    “夜睿,生下小澈,是为了羁绊住你,为了五年后回来时理直气状地告诉你身边的女人,我给你生过孩子……”

    “……他就眼睛像你……”

    他算什么?

    是左小右为了挽留夜睿的产物?

    他上网查过,子女是男女之间相爱的结晶。

    而他,不是。是一个女人为了留住一个男人的筹码。

    左小右因为自己成功回到了夜睿的身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跟自己说“小澈,乖,这个星期都学了什么呢?”

    从佐薰的别苑逃出来后到回到夜睿居,左小右就给他讲了三次故事,陪他说了四回话。主要内容都是在说夜睿的好话。

    是,他只是他们重逢工具,现在他们在一起了,自己是不是就不重要了?

    画面切换,一个小女孩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有妈生没爹养的小偷,你爸爸妈妈一定恨不得你死掉。”

    不,左小右是喜欢他的,她为了救自己受了那样重的伤。一直都很喜欢他的。是夜睿不喜欢他,夜睿讨厌左小右偷偷生下的他,恨不得他死掉。

    只有他死掉,左小右才会只看他一个人。

    可是他才不会去死,他如果死掉,左小右一定会很伤心。

    可是他也不能去跟夜睿争,左小右会很难过。她眼睛刚好,他不能成为左小右的负担。

    ………………

    妈妈,小右……

    月光照在黑暗的房间里,小澈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脸上还挂着汗水。从噩梦中惊醒的,小澈眼里没有了平时的冷淡,而是难过。

    难过的心好/紧,好痛。

    小澈从床/上下来,站在门口,看着对面的卧室。他看着,眼睛闪了闪。

    耳边响着左小右和夜睿的对话,“小澈是你的儿子,他跟你长得这么像……”

    “给我生个像你的孩子,我喜欢孩子像你……”

    空空荡荡的走廊上,小澈小小的身影走在地板上,几秒之后,他靠在了墙上,慢慢低下头,身体沿着墙壁缓缓下滑,眼泪从双/腿/间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小小的身子缩成小小一团。什么声音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小澈连忙躲到拐角处的铁树后,清凛的目光从茂密的树叶里看见左小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轻手轻脚的走下楼,然后走到门外。

    小澈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跟了上去。

    她怎么会这么早起来。大厅的大摆钟才打到四点半。

    左小右轻手轻脚地戴上围裙袖套,将长发拢在了头巾里,然后谨慎地往楼上的方向看了看。

    小澈立刻将身子缩了缩,眼睁睁地看着左小右提着花蓝出去了。

    小澈惊讶地睁大眼睛,左小右这么早就是为了去采花吗?

    天色刚刚泛起白色,就连早睡早起的本地居民都还没有起来活动。

    左小右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清晰怡人的花道上驶过。

    虽然还是有点困,但是,就当晨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