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奇怪的岳郡
    :

    小澈立刻追了出去,可是左小右骑着车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小澈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四周,紧紧皱起了眉头。

    小右,是去摘花吗?

    小澈立刻骑上了小自行车往百花海的方向追去。

    天际乍亮,左小右先骑车去了百花海剪了一些花束,然后骑着车往岳郡家去。

    百花海很大,很广,左小右并没有去之前玩耍的那一边,而是就着岳郡家近的地方剪了花枝。

    小澈去的却是另一侧,所以生生错过了。

    左小右来到岳郡家门口,花岛上的房子都很精致,极少面积大的。这是一幛极为罕见的大宅。

    中式的建筑,青砖外墙,四四方方的围着极高的围墙,诉说着闲人免近。

    大门口的的路面被凿的乱七八糟,一侧围墙也被砸出一个大洞。不远处还停着一辆挖掘机。

    整个栋建筑,围墙面积就占了三分一,夜睿要做的恐怕就是拆了他的围墙,把花种到他家门口,踩坏一株就算他们的。

    这样一来,不只是一日的事了,而是只要夜睿要计较那就是日常的事。

    不得不说夜睿的报复心,真的是……得天独厚。

    左小右从车上下来,跨过那毁坏的路面,提着花篮走了过去,伸手按了一下门铃。

    她其实想过岳郡是不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不认识夜睿。考虑到岳郡是做海鲜生意的,不认识夜睿应该也正常。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必须要认识夜睿,认识她。

    左小右按了几下门铃,门从里面打开。迎出来的不是岳郡而是小兰。她身上还穿着睡衣,脸上写满了急切,看见左小右的时候脸上的喜悦,显而易见。

    她,还真的是在等左小右来。

    然而下一句就让左小右对她的印象再次回到了从前。

    “你这个蠢货,怎么现在才来,快点给我做早餐。”

    ……这种人,不管是不是孩子,都没有办法让人喜欢。

    但是,为了小澈。

    左小右在心里挥了下拳头,加油。

    左小右将刚刚在百花海插好的花篮送到她面前,“喜欢吗?香水百合。周围的满天星,像不像众星捧月。很适合你这样的小公主哦。”

    在佐薰身边那么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生存技能。只要她愿意,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左小右温和的笑笑,“喜欢吗?”

    小兰眸光闪了闪,好像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恶狠狠道,“恶心死了。我最讨厌拍马屁的人了。你个贱女人,还不给我做饭。”

    呼!

    左小右深吸一口气,真是切教育的孩子。

    她还是耐着性子将花篮放在一边,然后在仆人的带领下去了厨房。

    甫一回头的瞬间却看见小兰趴在桌子上捧着花篮的眼里放着精光。

    虽然是给别人做饭,左小右还是很用心地**蛋三明治热了牛奶。

    放好餐具后准备离开。

    “等一下。”岳郡在身后叫住她,“既然是短工,我每天给你结算。”

    说着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我叫岳郡,你叫什么名字?”

    考虑到自己女佣的身份,左小右净钱接过放进口袋里。看着岳郡温和的样子,默默地摇了摇头。一个男人自己保持着人人喜欢的姿态却养出一个人人厌弃的女儿。

    “叫我喂就可以了。”因为对小兰的映象不好,直接导致了左小右对他也喜欢不起来。

    这时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在他面前恭敬地道,“先生,昨天除了陈家没有送海货过来,其他人都送过来了。我们还要不要等等陈家。”

    岳郡道,“你亲自跑一趟看看怎么回事。要是能来,他应该早就来了,可别出什么事。”

    左小右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对于一个商人来会还会这么热心在意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贩。难怪说岛上的经济都来于他。

    岳郡感受到左小右的目光,回过头冲她温柔一笑。

    管家看着门口被夜睿砸出一个洞的外墙,叹口气,“那个夜睿太过分了,仗势欺人,把我们房子都凿了。先生,我们要不要报警。”

    左小右听到他们提到夜睿,心里一咯噔。

    岳郡摇摇头,“这地是他买下来的。那道围墙也算违章,这些年政府没让我拆已经仁厚了。没事。你去陈家看看吧。如果是因为他家里有什么困难,你先把下次的货钱先给他。免得他焦急。”

    “先生这么好的人也会有人跟您过不去。真是的。”管家默默地念着摇头出了门。

    左小右看向岳郡眼里带着探究,这个人性格真的是好的没话说。可是为什么,会把女儿弄成这个样子。

    左小右呼了一口气,垂下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要说服那个女孩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等下。”岳郡叫住她,“你,很像的太太。”

    左小右愣住,那个离异的妻子?

    “我妻子以前也很喜欢花,也会穿成你这样每天给我们采花布置我们的家。”岳郡的眼里带着一抹游离。他在看着左小右,却又仿佛不是在看她。

    “以前?”左小右问,“那现在她人呢?”

    一个母亲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养成这样的个性?

    “她过世了。”岳郡眼里闪过一抹黯然,“那片百花海,就是她的心愿。所以,小兰才会那样抗拒别人在那里采花。”

    原来……他的妻子就是那个租了土地过世的女孩。

    岳郡看着她笑容有些勉强,“小兰很喜欢你。希望你,以后每天能来为我们送花,做早餐。如果看到小兰,可以跟她说说话。”

    左小右没有说话。

    “可以吗?”岳郡眉头眼里的黯然更重。

    “我可以来。但是,先生,您应该好好教育您的女儿,让她往正确的方向成长。这样您的太太才会真正的欣慰。您说呢?”左小右淡道,“爱是教养,不是捧杀。”

    “……”岳郡沉默片刻,默默地看着她,“我的妻子跟我说,要小兰每天快快乐乐的成长。”十分真诚地看向左小右,“我不懂教育,我只是在奉行我妻子的话。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五倍,不,十倍的报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