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民工夜睿
    :

    左小右先给夜睿和小澈做好了早餐,放在保温盒里。之后才骑车去百花海剪花作花篮送到岳家。

    兰家大门的不远处仍然停着挖掘机,而那高大的围墙也终于被刨得乱七八糟。

    左小右刚停好车主看见小兰穿得可爱公主裙坐在台阶上,托着腮邦子伸长脖子张望。一看见左小右立刻开心地冲她跑了过来。

    好像,真的很喜欢她。

    然而当小兰跑左小右面前的时候,她却立刻摆出了一副恶毒的嘴脸,恨恨地看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来这么晚。我要扣你工资。”

    可爱的公主却说着世上最恶毒的话语。刻薄地让人受不了。

    左小右看着她,忍不住问,“你既然喜欢我,想我来,为什么不真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呢。”

    小兰睁大了眼睛愤愤地瞪着她,“谁喜欢你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谁喜欢你,我讨厌你,讨厌你穿得像我妈妈,讨厌死了。”

    原来……

    左小右看着自己一身打扮,弯了弯眸子,“原来你喜欢我像你/妈妈的样子。”

    被拆穿了心事,小兰气呼呼地瞪着她,“你,你、你这个贱女人,还不快给我做饭。”

    呼~左小右默默吐出一口浊气。真是一个无法让人喜欢起来的孩子。

    “你来了。”一个温和的男人响起,声线中带了一抹愉悦。

    左小右抬起头,就看见岳郡从里面走了出来,微笑地着自己,“小兰等了你好久。”

    “我才没有等她,才没有。”小兰气急败坏地否认,在原地直跺脚。

    “好,你没等。是我说错了。”岳郡顺着小兰的话,温柔的抚/慰着。接过左小右手里的花篮眼里闪过一抹欣喜,“今天的花篮也很漂亮。”

    “一点都不漂亮,丑死了。”小兰的声音又尖又利,刺的耳膜生疼,“还不赶紧给我做饭?”

    岳郡温和地看向她,“辛苦你了。”

    “好。”左小右正要进去。就见岳郡诧异地看向她身后,“这是……”

    左小右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夜睿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和蓝色连体工装裤,戴着白色大布棉口罩,戴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一副搬砖工打扮,而他此时手上正提着一只巨大的黑色袋子,身侧还停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摆着了一车黑色的袋子。

    夜睿,居然跟过来了。

    “送干花。”

    呃?岳郡难道没有认出夜睿吗?他们不是见过一面吗?

    啊,也对。夜睿从来都是奢华无边优雅无比的无比的打扮。无轮是正装还是休闲服都是一眼看去都价值不菲的。

    但这一身装扮……如果不是夜睿已经根植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恐怕也不会想到那样尊贵骄傲的夜睿会把自己打扮成农民工。

    左小右立刻恍然大悟,怪不得夜睿会让她来执行计划,不觉说自己不会不高兴,原来,他早就想好要跟过来了。

    他是变装过来监视她了。

    这男人,真是~

    “啊,哦,好好。送进来吧。”岳郡温和的笑了,“辛苦你先搬到大厅里面了。”

    本来所有干花都是放在院子里的,现在因为院子被夜睿刨了,所以只能先堆在大厅里。

    岳郡看了左小右一眼,提醒她,“小兰饿了。”

    “哦,好。”左小右连忙走了进去。

    夜睿提着干花袋也跟了进去。

    厨房在一楼,岳郡的餐厅就设在厨房外,跟大厅相连。

    “可以吃早饭啦。三明治,鸡蛋、牛奶。”左小右很快做好早餐端了出来,摆好后,看向岳郡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丑女人,你回去有饭吃吗?”小兰吃了一口左小右的煎蛋,嫌弃道,“你做的鸡蛋真难吃。都没有我爸爸做的好吃。”

    真是一个别扭的孩子。

    岳郡闻言便道,“留下来吃早餐吧。我女儿很喜欢你。”

    说着自己站起来去了厨房,很快端了一只餐盘和一杯牛奶出来,“这是我做的煎蛋。你试试。”

    左小右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回去吃就可以了。”

    岳郡眯了眯眸子,“同样是做工,在我这吃和在夜睿那吃有什么区别么?”

    小兰恨恨地拍着桌子,撞得餐具乒乓做响,“我爸爸让你吃你就吃。你怎么这么烦。太这么多话,我就把你脱花扔到街上让万人骑。”

    砰!

    一声重重的声响,只见一大股灰尘从干花堆那边传了过来。同时飞过来的还有夜睿那森冷的眸子。

    管家立刻走了过来,“轻点。没看到先生和小姐正在用餐吗。”

    夜睿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岳郡却不在意那个,只是担心地看向小兰,对左小右道,“你看到了,她真的很想你能留下来。”

    “你女儿喜欢一个人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左小右忍不住说道。

    “小兰她没有朋友。难得她喜欢一个人。希望你能留下来。”岳郡为了女儿再次向左小右加价,“我会再给你加薪水的。”

    左小右有些担心地看向门口,夜睿会不会更不高兴了。

    但是想到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跟小兰接触,解开小澈的心结。

    “好。”

    “谢谢。”岳郡见左小右答应立刻高兴地为她拉开了椅子,优雅地笑着,“请坐。”

    砰!

    飞灰再次四起。

    岳郡这次不由得回过头去看了。

    夜睿却十分旁若无人地走到餐桌前,将岳郡给左小右拉出来的椅子重重推了回去,砰地一声又用力地将椅子拉了出来,戴着手套的手在椅子上擦了擦。目光冷冷地扫向左小右,示意她坐。

    “对对,擦一下,擦一下。”岳郡不好意思道,“干气干燥,灰大。”

    左小右却知道夜睿是不让自己去坐别的男人拉出来的椅子,擦一下是嫌弃岳郡的意思。但是岳郡能这样自我理解,她就不那样尴尬了。

    “好。”

    岳郡看向小兰,眼神温柔,“小兰,你看我们今天有这么漂亮的花,还有你喜欢的阿姨一起吃饭,是不是很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