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艰难的交流
    :

    左小右顿松了一口气,可算是哄好了。

    随后她又想到小兰骂夜睿,心疼道,“以后你还是别去了,那孩子嘴毒。”

    她不想夜睿受委屈。

    夜睿眸光又沉了下来,“怎么?想背着我吃蛋!”

    左小右心里一阵哀嚎,放过那个蛋吧。

    左小右摇摇头,“我只是说岳郡为什么要这样宠溺孩子。而且,我总觉得他们这一家子哀伤又诡异。”

    岳郡的那种温和接触久了会让人莫名的毛骨悚然。

    夜睿没有说话。

    左小右突然有些感慨,“这世上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不一样的故事呢。”走到夜睿面前,抱住他,“我觉得我们家真好。”

    “虽然我们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你这么帅,小澈这么乖。我们家真好,我觉得,我好幸福。好开心。”

    夜睿终于缓缓开口傲娇道,“主要还是因为有我。”

    “是是是。因为我们夜少最棒了。”左小右立刻奉承着,挽着夜睿的胳膊往里走,“保湿盒里的早餐吃了吗?小澈起床了吗?”

    “没有。”夜睿直接带着左小右往厨房里走。就看见小澈一个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厨房的餐椅上吃早餐。看见他们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爸爸,妈妈。”

    然后垂头吃早餐,微垂的留海,挡了他眸中的光泽。

    夜睿走在他面前停住,冷冷地看着他。

    小澈感受到他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眸中闪着一抹坚定。

    夜睿的大掌突然冲他袭了过去,左小右一惊,小澈身子下意识一抖。可是那大掌却没有打她,只是覆住了他的发顶,揉了揉,“不愧是我的儿子。很好。”

    小澈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左小右又却笑了,看来对岳家现象的感慨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啊。

    是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四年的囚禁生活没有让小澈跑偏,让他能这么优秀又身体健康,真的很好了。

    然而下一秒,夜睿在餐桌前坐下,从小澈的餐盘里分出一部分意大利面放在一个餐盘里,给左小右,“吃吧。”

    左小右用眼神无声地问他,“为什么不是你的给我吃?”

    夜睿傲然道,“我会给你的。”

    然后自己呼哧呼哧地吃了一半面,吃了一半蛋,一半烤肠,推到她的面前,“吃吧。”

    小澈默默别过头去,漠然地小脸大写着“恶心”两个字。

    左小右把从小澈那里取过来的半份推还给他,柔声道,“小澈吃吧。”

    她吃夜睿的一半就够了。夜睿的量本身就大。

    看见小澈唇角沾了酱汁,直接用手指替他试去再取了好纸巾擦手。那亲溺的模样,眼里都能化出水了。

    “吃吧。”夜睿直接叉起肠塞进左小右的嘴里,毫不掩饰脸上的醋意。

    看着眼前这一幕,小澈似乎突然之间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抓住。可是心里,好像绽开了花一样美得有些轻松。

    吃完饭,夜睿回房间工作,左小右跟小澈一起坐在樱花树上椅着树杆吃蛋糕,看海岸风光。

    “你想说什么?”小澈确实很敏感,特别是最近。

    左小右侧过头看他,因为侧着头,长发散落在脸颊旁,看起来十分温柔。

    “你好久没有叫我小右了。为什么?”小澈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叫她的名字。像个小大人也像朋友一样,那种需要她却又傲娇地在保持她的感觉已经很久没在了。

    “因为你是妈妈。叫名字不礼貌。”小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眼里闪过一抹急促的惊慌。

    看来真的是有隔阂了呢。

    左小右捕捉到他的眸光,默默叹了一口气,“那,我们聊聊你被冤枉的事,好不好?其实,我今天去她那个女孩家了。”

    小澈淡漠地应了一下,“唔。”扬了扬眉,“然后?”

    真的,越来越夜睿了。

    不过好在,他的脸上再也不是前几天那种疏离。

    左小右微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是因为被女孩冤枉的事吧。我今天去了,发现了一件事。”

    “你去做什么?”小澈问。

    “我去打探敌情。”左小右狡黠地笑着,“然后,果然被我发现重要信息。”

    小澈撇过头看向海平面的方向,淡淡地就着,侧颜看过于,长长的睫毛羽扇般扑扇着。微微颤抖,似乎,有些紧张。

    左小右接着道,“她的妈妈出去了,他爸爸太多于偏爱她。让她有些不会表达自己。其实,她只是一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方式。有点像夜睿。夜睿喜欢一个人就表现的很,嗯,不同寻常。”

    小澈眨了眨眼。

    左小右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问,“你,能明白我说什么吗?”

    小澈摇摇头,那个女孩的事关他什么事。

    好吧,果然还是要直接道歉才行。左小右有些尴尬,“那个女孩之所以会对你说那些话,其实是因为喜欢你。但是她总是反着表达。比如说,她说讨厌你,其实就是喜欢你。”

    小澈默默地哦了一声,还是没有说话。

    但,这样看着自己的小右,真的好好。就好像回到了从前。她每周四来看自己,眼里带着那化不开的温柔。

    可是那个时候,她是在看自己还是在看夜睿。

    现在她时时能看到夜睿,那现在这样的眼神是看他还是在看夜睿?

    小澈根本就没有释怀。

    左小右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只好问,“是不是那个姐姐一天不向你道歉,你就是会一直不开心?”

    小澈没有说话。

    左小右有些想跳脚,为什么小澈会这样呢。原来虽然话少,但还是会别扭地说过自己的想法。可是现在,他是一句话都不说了。

    到底要怎么办?

    “那,不如我们找机会跟那个女孩再见一面。你按刚刚我跟你说的去理解她说的话,你试着跟她交流下。也许,你就会明白,其实她并不是真的在冤枉你。好不好?”

    看着左小右脸上的担心和焦急,小澈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好像被灌进温泉。但是……

    他抬头突然问,“是因为我,还是因为爸爸?”

    她的努力是因为想让自己开心起来,还是为了可以跟爸爸继续心无旁骛的度蜜月。

    “什么?”左小右没有回过神来。

    小澈摇了摇头,但大眼睛里眨巴着闪耀的光芒,“好。我可以去跟她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