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真实原因
    :

    好不容易把大神心甘情愿地送走了。

    左小右上了岳郡的悍马,一路上小兰都特别兴奋,一个劲的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给左小右分享,真的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

    她竟然还是重承诺的。

    左小右坐在后坐,岳郡从后视镜里看她,那种探究的眼神让左小右有种莫名的心慌。

    “你结婚了吗?”岳郡看着她,重新问了吃饭时她没有回答的问题。

    “是。”左小右点点头。

    岳郡突然把车停在路边,旁边是大/片的花田。

    左小右奇怪地问,“怎么了?”

    岳郡突然回过头看她,“如果有可能,你会不会考虑我?”

    左小右一惊,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小兰也突然叫大了起来,猛得冲左小右叫道,“女人,你做我妈妈吧。”

    ……

    这个世界怎么了?

    左小右傻在当场。这对父女什么情况,这才几天,才几天就一个求妈妈,一个求爱。好恐怖。

    左小右啉在那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岳郡和小兰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见她不说话,岳郡摸上自己的脸,露出歉意地笑容,“是,我现在的模样,是配不上你。但是,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

    小兰看向左小右,“是你要我说实话,可是我说了实话你为什么不答应。我爸爸虽然受了伤,可是他的心比谁都要善良。他是岛上的大善人。岛上很多女人都要嫁给我爸爸。他们都说心灵美才是真的美。”

    是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这个。

    好吧,毕竟夜睿真的很帅。

    左小右坐在后座试图跟他们解释,“我结婚了,而且,我不是本地人。我很快就会走了。我和我先生,很相爱。”

    左小右竖起自己的无名指,证明自己已婚的事实。

    “很相爱么……”岳郡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惋惜还是遗憾。随后他笑了,还是那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模样,“我只是想说,如果,可能,你可以考虑我一下。毕竟,我们岛上的风光,在别处再也不会有的。”

    “……”

    左小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我们先去百花海吧。”

    然后一路上小兰就跟话唠一样向左小右安利自己的爸爸。

    岳郡的好被她来来回回重复说了无数遍。整个过程就是一个变相的相亲。

    左小右头都大了,坐立难安。在悍马停要百花海前的时候,她连忙推开车门跳了下支产,“到了,这里可真美啊。”

    要是被夜睿听到这些话,他一定会爆走的。

    说完,左小右就往百花海的小花径里走去。岳郡跟在她的后面,温柔地笑着,“是啊,这里越来越美了。”

    小兰眼睛咕噜噜地转着,对岳郡和左小右道,“你们要好好培养感情哦,我去那边看花。”

    左小右有苦难言。

    花径很窄,进去几乎都要走直线,左小右被他们弄得心神不宁,又担心着夜睿会时刻出现。一不小心就滑了一下。

    其实没事,她很快就稳住了身形。

    可是岳郡却在身后飞快的扶住了她,垂眸凝视着她,笑着说道,“你没事吧?”

    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可是却裹挟着一层暧昧,却是比以前怪多了。

    怎么弄得连说话都变得这么诡异。左小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窘地不行,转头要出花海,再这样下去,她根本不敢和他一直单独往花海里走。

    可是岳郡挡在后面,她退回去也不太好,只能僵在原地,笑道,“这片花海简直要把整个花岛都铺满了。”

    岳郡眸光忽然一暗,望着一望无际的花海,说道,“是啊,怎么还没铺满呢。”

    怎么还没?

    他是在等花海铺整个花岛吗?怎么可能呢。这里还有居民。

    左小右看着他呆呆地凝视着某个方向,那是百合花的区域,确实没有其他花地茂盛,但是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你说那里什么时候能长满。”岳郡的声音变得凝重起来。

    啊咧?这个她怎么会知道呢。

    左小右如实说道,“这也算满了吧。毕竟不是每一种花都能开得很繁盛。”而且还是自然生长,这么已很不容易了。

    “当然不行。”

    岳郡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转眸看向左小右,面具后的面容突然有些阴森起来。

    啊?!这话跟上一句话有关系吗?

    左小右突然十分不自在。这阴桀的眼神,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吗?”左小右讪笑道。心里只觉得十分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你,考虑一下我和小兰的话吧。”岳郡看着她道。

    这话题转移的真快啊。

    左小右脑子有些涨,只能笑着说道,“岳先生,你真的是误会了。我真的结婚了,跟我先生感情很好。”

    “很好,你怎么会一个人来我家?他肯定不爱你。你每天这么早来花海,那么黑那么危险。一个爱你的男人又怎么会做这么不负责任的事。”岳郡有些激动,随后,突然想到什么,接着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因为这张脸,还是因为我教女儿的方式?”

    左小右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了,夜睿每天都陪着她来花海,还带着平板监控着小澈在家里的一切。

    但关于小兰的问题,左小右忍不住道,“岳先生,你那不是教女儿,你是那溺爱。”

    岳郡静静地看着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孩子会长大,我们不能陪他们一生一世,将来她这性子在社会上会吃亏。”

    左小右怔怔地看着他,这倒是都明白。

    岳郡淡淡一笑,“道理谁都懂。”

    ”可是你还不愿意改?”左小右睁大了眼睛。

    岳郡看着眼她,目光很深,忽然抬起手伸向她,左小右下意识退后一步,眼中的拒绝那样明显。

    岳郡眼里有些尴尬,“如果你愿意做小兰的妈妈,孩子的教育,可以由你决定。其实,你说什么,小兰都会听的。”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教?”左小右不解地问。

    岳郡低下头看了一眼,那遍地的鲜花,好久才扯了扯嘴唇,“舍不得。”

    “舍不得?”左小右愣住。

    “是啊。我舍不得。”岳郡笑着说道。眼里闪过一抹悲凉,“我的妻子,难产而死,我又怎么忍心对她用生命换来的女儿说一句重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