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心里有问题的孩子
    :

    “据我说知,你已经结婚了!”夜睿继续调戏左小右,一把扯开她头上的头巾,让那一头墨发尽数披散下来,“这么不安份?!嗯?!”

    左小右知道他是上了玩心,自然配合他,立刻表忠,“是,我结婚了,我特别特别爱我的老公。”

    可是岳郡眼里却闪过一抹戾气,是,他们果然不是真心相爱的。他一定要带走左小右,不能让悲剧重演。

    夜睿狠狠地将左小右拽进怀里,用力地搂着她,在她的唇/瓣上反复地吻着,品尝着属于她的美好。他的唇一路蜿蜒至她的耳畔,“左小右,你竟然敢跟别的男人靠这么近!”

    “没有。”明明保持了半米的距离。

    “你当我瞎的么。”夜睿有些发狠,“他呼出的气都把你头发吹起来了。”

    “那是风吹的。”

    左小右好无语,而且她刚刚系了头巾,得多大的气能把头巾里的头发吹起来啊。

    “你敢狡辩。”夜睿张嘴就咬住了她的耳朵,温柔的气息传入她的耳内,“要怎么罚你好?嗯?”

    “夜睿……”

    明明就是想借口折腾她,非要这样冤枉她么?!左小右有些委屈,“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也知道我在做什么。你怎么……”

    “喜欢看你为我焦急的样子。”夜睿狠狠地吻住她。看着她委屈无奈的样子,他终归是不忍再把自己的醋意撒在她的身上。

    “讨厌。”左小右推开他,因为之前自己滑过又不敢真推开,只是轻轻地做了个势。小手软/绵绵的力气像是在拂他痒痒。

    “不喜欢你跟别的男在一起。”夜睿咬住她柔软的耳/垂,声音有些喑哑,“左小右,小澈和那个丑女孩一起玩了,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嗯。

    她刚刚看见了,应该可以了。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那我们跟岳郡坦白吧?”

    “凭他也配?”夜睿冷笑,“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的蜜月怎么会过得这么乱七八糟。”夜睿冷哼一声,继续啃咬着她的耳朵,脖颈……

    越来越过分了。

    感受到他气息的变化,左小右连忙推他,“别,别这样。”

    岳郡冷冷转过头,默默走出花田,迟早,他会让夜睿付出代价。

    而远处两个小孩正在玩一个严肃的游戏“五子棋”。

    为了培养他的空间记忆能力,明思泽教过他下盲棋。但是小兰不会,最后就变成了下五子棋。

    树枝画出了棋格,方是小澈,圆是小兰。而明显,圆一条直线都没有连成。

    小兰害怕小澈跟自己玩的失了耐性,在棋格满的时候,飞快地跑过去采了花,用草扎成一束递到小澈面前,“送给你,谢谢你教我玩五子棋。”

    小澈漠然接过,“谢谢。”

    原来真实表达自己的感受可以得到感谢。小兰忽然就开心了,粉/嫩的脸上露出两抹红晕,更加卖力地相到讨好小澈,“你,可以到我家里来玩吗?我们家有好多玩具。”

    “有空。”

    小兰有些失落,但是她太想跟小澈多说几句话了。她在小澈面前蹲下,迟疑好久,缓缓开口,“上次,对不起,我,我冤枉你是小偷。”

    “没关系。”小澈面无表情地原谅。他从来都没有生过她的气,不在乎的人,他何必在意。

    他在意的,是小右和……爸爸。

    “你,你真的原谅我吗?”小兰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的摇晃着,“那我们以后经常一起玩好吗?每天,每天跟你家的阿姨一起来好吗?”

    小澈和夜睿一样都不喜欢跟外人接触,立刻下意识挥开她的手。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自小被囚禁的生活让他很敏感,除非是已经真正走到他心里的人,否则,谁都不能碰他。

    小兰呆呆地看着自己被挥开的手,慢慢低下了头。

    她看着自己苍白而有些脏的掌心,眼前一切都刺眼起来。

    没有人喜欢她,没有人会真正喜欢她的。她的脸变得苍白而脆弱。耳边冲斥着尖锐的谩骂。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你还能好好的活着?都是因为你,你妈妈才会死的,为什么你不去死!”

    “我打死你,打死你,你害怕死了,是你害死了她。”

    “没有人会喜欢你这种孩子,该死的是你,是你。”

    “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好可怕的声音,好狰狞的面孔。

    没有人喜欢她,妈妈因为生她死掉了,为什么她不死呢?她活着也没有人喜欢啊。所有人都讨厌她。都厌恶她。

    小澈~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左小右远远地叫了他一声。

    小澈惊喜回过头,正要往左小右那边跑,小小的身子就被人从旁边狠狠地推了一把。

    他没有防备整个人都被推倒摔在地上,手中的捧花洒了一地。

    小兰指着地上的小澈,尖利地骂着,“谁要跟你这个丑八怪玩,偷我家花的小偷。有妈生没爹养的孤儿。”

    “你是你/妈妈被强j的产物,你的出生就是个意外。”

    “你/妈妈生你就是为了钱,为了勾住你爸爸,她根本不是因为喜欢你才生的。她是被逼的。你怎么不去死。”

    “你爸爸肯定不喜欢你,他恨不得你死掉,恨不得你从来都没有出生过。”

    这一刻,小兰的脸扭曲而可怕,不像个小孩子,反像只厉鬼。

    太可怕了。

    小澈手撑在地面站了起来,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拳头,清透的眼里闪过一抹违和的恨意,小/脸憋的通红。

    “闭嘴!”他难得大声音说话,第一吼却仿佛用尽了生命的力气。

    小右喜欢他,爸爸也喜欢他,不是小右为了留住夜睿生下的孩子,不是……他们都喜欢他,愿意为了哄他开心而去做很多事。

    “你/妈妈才不是心甘情愿地要你,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了勾住男人才生下来的孩子。你爸爸一点都不喜欢你,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所有人都开心。”

    小澈的小/脸瞬间苍白,就连嘴唇都失了颜色。耳边不断回响着左小右和夜睿的对话,“小澈是你送给我的礼物……”

    ”……是你自己偷走的,不是我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