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已经失去了作用
    :

    “……小澈是我们的羁绊啊……我想有一天回到你身边,理直气状地告诉你身边的女人我给你生过孩子……”

    小澈小小的身子不断地颤栗起来,控制都控制不住。

    左小右这边夜睿捉弄她过了瘾,两人才准备一起向小澈走去,远远地看见小兰狠狠地把小澈推倒,远远地听不清她说什么,可是那尖利的声音却狠狠地划破了左小右的心脏。

    “小澈!”左小右发了疯一样地跑了过去。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小兰还在口不择言地骂着人,那些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刻薄黑暗地让人骇然。

    左小右一把将小澈抱进了自己地怀里,护犊子般地看向小兰。

    岳郡也连忙冲到自己的女儿身边,蹲下/身把小兰抱起来。小兰还在骂人,拼命地骂人,岳郡搂住她,声音温柔宠溺,“好了,没事了,宝贝,没事了。”

    “没人要的丑八怪。”小兰看向岳郡,仍然很激动,嘴里不断吐出肮脏的字眼,“他应该去死,他们都应该去死。”

    “对对,小兰说什么都是对的。来,我们回家。”岳郡到现在这一刻还在顺着女儿,将小兰抱起来往自己的悍马走去。

    从夜睿身边路过的时候,夜睿狠狠地一脚踢在了他的膝盖,痛得岳郡的脸一阵扭曲。

    夜睿站在他的面前,墨瞳幽冷,眸中带着摧毁一切的狠戾。岳郡下意识退后一步。这样的气场太可怕。

    “夜少,孩子间的争执而已,请不要介意,我向您道歉!”

    岳郡露在面具外的脸上流下一滴汗来,夜睿那一脚的痛感现在还在。

    夜睿看着自己还在不断哆嗦的儿子和岳郡怀里因为恐惧终于闭嘴的小兰,唇角笑容森冷,“我介意!”

    “夜少……”

    “你给我等着,好好看看惹到我的下场。”

    岳郡扯了扯唇角,看着怀里的女儿,最后冲夜睿微鞠了鞠躬便抱着小兰离去。

    夜睿看着他的背影,眸光杀气大盛。

    等他回过头时,就只看见左小右飞跑在百花海的小径的背影。

    百花海很大,占了整个小岛的三分之一,里面所有的路都是人为踩出来的,很窄小,却很多道,特别像个迷宫。

    如果不是因为有些花枝很矮,左小右可以看到小澈在花从中奔跑的身影恐怕她早就将小澈跑丢了。

    不知道为什么,左小右整个人都有些发凉。身子好像被什么抽空一样,紧张又无力。仿佛有什么重要而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她现在更多的是自责。

    她以为小澈能和小兰好好相处,就能把心结打开,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刚刚这样的小澈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恐惧,那样绝望。

    “小澈,小澈,不要跑,小澈。”左小右叫着他的名字。小澈的背影一怔,停了一下,随后又跑得更快了。像头小鹿不断地拼命地往前冲。

    “小澈,你再不停住,我就,我就扑过来了。”左小右可笑地威胁他。

    她想着是不是可以紧跑几步扑过去把小澈按倒,可是他刚刚那个让她好害怕自己会伤到她。

    那脆弱而倔强的模样,好像很薄很薄的磁娃娃,让人不敢重碰。

    一道巨大的黑影横在了小澈面前,黑眸闪着冷光看向小澈,“左小右在叫你,你没听见么?!”

    任何时候,他都不愿意看到左小右有不好的情绪。任何人都不可以让她不高兴。

    小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拳头攥得死紧。小/脸上还有奔跑留下的红晕,垂头盯着地面,不愿多谈的模样。

    “小澈,你不要这样,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左小右跑到他面前紧紧地抱住他,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全。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对不起。小澈,对不起,小澈让你受委屈了。”

    那样刻薄恶毒的诅咒,不说是小澈,就连她听着都惊悚。

    “小澈,你怎么冷。”左小右摸着他的脖子,摸着他的脸,他的手,冰凉还在颤抖。

    小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头垂着看,始终没有看左小右一眼杂。

    “小澈,我们回家,我们先回家。”左小右不管不顾地要抱他。

    不度蜜月了,不旅行了。她要带小澈回到夜睿居,那里有喜欢他的师傅,师兄,还有尊敬他的夜睿居诸人。

    有他们在小澈会温暖起来的。

    就在她要将小澈凌空抱起的时候,小澈冷着脸,一点点地缓慢而有力地推开了她。

    左小右一点点地感受着怀抱逐渐空虚,看着小小的人儿倔强而冷漠地眼神,心里一阵紧张,甚至,在那样的眼神的注视下,她还有一点心虚。

    “那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小澈突然说话了,声音又冷又远。疏离地仿佛从来不曾相识。

    夜睿的身子也直了几分,黑眸看着他们。

    左小右蹲在地上,脸色咻然苍白,他的心也跟着苍白了一样。

    “小澈……”左小右惊讶地不能自己。声音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恐惧,颤抖地不能自己,“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啊。”

    左小右努力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看着他,小心地问,“小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所以你不喜欢我了?”

    “那你又喜欢过我么?”小澈的眼眸仍然冰冷。

    左小右不断地点头,“当然啊,小澈,你是我的儿子,我当然喜欢你。你是爸爸妈妈爱情的结晶……”

    “错!”小澈冷冷地打断她,“我是你牵绊夜睿的筹码,现在你们已经重新在一起了。我这个筹码,就失去了意义。”

    小澈抬起头,淡淡地看向夜睿,最后落在左小右的脸上,“你们没有在一起的时候,透过我看到对方。现在,你们在一起了,我就没用了。毕竟,我只是你偷偷生下来的,用来回到他身边的筹码。”

    左小右惊讶地睁大了睁眼,“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谁会跟小澈说这种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