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枪对准了大动脉
    :

    左小右扫了一眼跪在地上惨叫的陈聪,冲陈董扬起了明媚/笑容,“是谢秋月哦。”一字一句地吐着,“楚雄的情人也是,亲、生、女、儿。”

    左小右和夜睿的初始这世上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而她也料定了陈聪不敢对陈董说出这一切。

    以上/位者的多疑,陈聪既然当初能将人送到夜睿眼前说明当初颇受夜睿常识,而后来又想将谢秋月送上夜睿的床,那就意味着……陈聪转眼成了楚雄的人。

    用人,最忌底下人生反骨。

    左小右三言两语便将让陈董对陈聪起了疑心,但陈董却也不是傻/子。

    “陈陪这种人,死一百个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他看向左小右,肥硕的脸上迸射了一抹红豆大的光,“现在艾莎、谢秋月、楚雄可都死了。你这些话都死无对证。”肥厚的嘴唇扯出一抹猥琐的笑容,“所以,岳儿的仇,还是只能算在你和夜睿的头上。”

    随便一脚踢了陈聪身上,“不过你还真是提醒了我。你可是白公爵的女儿,佐薰倒台跟你有很大的关系吧?住在克莱斯家族过着大小姐的生活,最后却联手夜睿将佐薰置于死地。”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地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克莱斯家族的美人计,我tm差点着了你的道。”

    “砰砰”两声巨响,左小右的头重重地撞在坚硬的墙壁上,额头很快流出/血来,脑子嗡嗡做响,耳畔的声音都有些不真切了。

    左小右本想离间他们,对方人少一个是一个,没想到暗示了陈聪有反骨时却也将提醒了陈董把自己想成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那个。但是,她也不会就这样认了。

    陈董手一甩,左小右就狠狠地被甩在了地上,而这,也让她靠近了客厅。

    左小右手撑在地上,考虑怎么跟他们拉开距离。她拔枪的速度不快,所以不敢就近挟持陈董。一旦失败就会暴露自己有枪,那样,她敢保证,被拿枪顶着头的人就会是她。

    左小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倚在了客厅的墙壁上,沉沉地喘着气,一口气还没有顺过来,陈董挥着蒲扇般的大手又狠狠一巴掌打了过来,笑容狰狞,“岳儿好的时候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你,今天,我就替他了了心愿。”

    他竟然,都知道的。

    左小右另一边脸也立刻被打得肿了起来,十道粗厚狰狞的指印将她整张脸都覆盖好,只露出仍然精致的五官。

    她也不在意疼痛,认命地垂着头,双手仿佛寻找支撑般地向后扶着墙,声音很轻,“是,我能做什么呢。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陈聪要我靠近夜睿,我就只能认命。佐薰给了下/药,如果不跟她走我就会成为人尽可夫的j女。夜睿毁了佐薰,为了给我一个配得上他的名份对外宣称我是白公爵的女儿。”幽幽地叹了口气,“陈董如果不嫌弃我身子残破……”眼泪啪嗒落在地上,“克莱斯家的女人,从来都是为了侍候男人而活着的。”

    陈董这回没有再急着打她,而是在考虑她话里的真实性。夜睿倾覆了克莱斯家族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左小右在这件事里的作用新闻上并没有透露。之前他那些话也都只是推测,而左小右这番话也是完全没有漏洞。毕竟她看起来也不是佐薰那种精明的女人。

    柔弱的女子命运无法掌控,这在男人的世界里大多如此。

    左小右见他沉默,立刻装出一副十分怕死的模样,“我,我只想活下去。只要能活着,我都可以。”眸光看向陈董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只是,只是,可不可以不要让夜睿知道,他,他要是知道,会杀了我的。”

    那眼神十足十勾魂的模样,深深地震撼了陈董,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佐薰用这招不知道斩获了多少男人在石榴裙下,左小右第一次用,虽然忐忑却也正因为那怕死小心又害羞的模样才让陈董渐渐失了戒心。

    “他不会知道。”陈董自负一笑,“因为他马上就要死了。”

    左小右一惊,“你,你们要杀他么?”

    “当然。”陈董一步步向她逼近,肥硕的手抚上她的脸,“不如,现在就试试……”

    左小右垂下头,轻/咬着唇,“那,让你的人,转过身去,我,我脱……”

    话不用说全意思已经分明。左小右要的不是他们离开,而是他们在现场,虽然转过身看不见,但是,他们仍然听到声音。

    陈董哈哈一笑,“我算是知道夜睿为什么对你欲罢不能了,这么放荡的小野猫哪个男人不喜欢。”大手一挥,“转过身去。”

    “可是,陈董……”一名黑衣人正要说什么,就被陈董阻止了,“只是转过去而已,能有什么事。”

    等那两人背过身去,左小右的手解了衬衣外的薄开衫,缓缓地退到腰/际。

    她脱衣服的样子很美很软,眼眸流光飞转,朱/唇半咬带了一抹泫然欲泣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一会。

    但毕竟此时是非常时刻,陈董见状,肥胖的身子再往前靠了一步,粗圆的手指去解开她的衬衣扣子,脸上露出一抹淫/笑,“你脱你的,这个,我来。”

    左小右讪然一笑,“好啊。”

    同时冰冷的手枪已经抵在了他脖颈的大动脉上,声音柔软,“陈董,放松点,我会让你舒服的。”

    她的身高,这个位置最合适。

    夜越深,月光下的岳家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房间里灯光一片明亮,床/上一角夜睿安静地盘膝坐着,不久他缓缓睁开了眼,抬手看了表上的时间,拍了拍趴在床/上小澈,嗓音低沉而清冷,“起来了。”

    其实小澈并没有睡多久,他睁着迷迷糊糊的双眼,看向夜睿,眼里还带了一抹没清醒的懵懂。

    “能不能跑?”夜睿站在床边盯着他。

    小澈慢悠悠地坐了下来,深静片刻后才想起自己的处理,立刻抖了个激灵,点点头,“能。”

    “好。”夜睿点点头。

    “可是,我们出不去。他们把门窗都钉死了。”小澈坐在床/上说道。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不是一直玻璃心认为我不想要你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为什么我当初不想让左小右生下孩子。”

    :团子和我自己都病了,跑医院中。这个月不要催更了,都是一更。小澈还有一两章就完了,会进入左少卿内容,因为是番外故事会比较轻松。西蒙部分中旬po在微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