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得救了
    :

    “砰”“砰”两声闷响,左小右被踢得撞到了墙上又从墙上跌落在地上。

    左小右痛得蜷缩成一团,她硬是咬着牙哼都没有哼一声。反而捂着肚子抬起头看向鲜血淋漓的陈聪,喘着气笑着,“真没想到,你还有给人挡子弹的勇气。”

    陈聪捂着鲜血横流的肩膀,看向陈董,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陈董,这回,您该相信我了吧。”

    陈董惊魂刚定,气急败坏的照着左小右的肚子又狠狠踢了几脚。这才看向陈聪,“好,我相信你。你说左小右交给你。我答应,但是现在,我先要她生不如死。”

    陈董指着刚刚去拿绳的那个,“去,tm给我上了她!”

    说到底他还是怕左小右还有下招。那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地其实一肚子坏水。

    这个时候哪是做这种事的时候,保镖有些犹豫,“不如我们先把人带走吧。干掉夜睿再做。现在时间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混蛋!老子使唤不动了你是么!”陈董肥厚的手掌狠狠地刮在保镖的脸上。

    刚刚被左小右拿枪对着命脉,这种气现在不出,他就会被自己憋屈死。他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出这口恶气。

    陈董目光落到另一个保镖身上,“你去!”看他也有些犹豫,冷笑道,“怕什么,劳资在整个岛上布下了天罗地网,夜睿很快就要死了。”

    保镖这才有些松动,他们之所以只来了四个人过来找左小右就是因为其他人手去盯夜睿去了。不然以岳郡手里那几个岛上的仆人怎么会是夜睿的对手。

    “给我上!”

    “等一下。”左小右看向陈陪,“我其实,一直想不明白,从小到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恨我?一次次害我?”

    陈聪捂着被她打穿的肩头,在她面前蹲下,面容狰狞地看着她,“我为什么恨你?你们这些孤儿小时候抢走了我爸爸,赶走了我妈妈,让我变成孤儿一个人长大,我怎么不恨你?我恨你,恨不得你立刻马上就去死。”

    他咆哮着,“我好不容易有了小月,我不管她跟多少男人上床,我不在意,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公布那些照片?为什么要公开她跟楚雄的关系?我不在乎,可是她在乎,她再也不要我了。贱人,你害得我一无所有,你还有脸问为什么!”

    陈聪狠狠地拽住她的头,照着她的脸就狠狠抽了过去。

    手上的血迹糊了她一脸,只露出一双仍然明晃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你爸爸收留了我,拿到了两百万给你买了房提供了创业基金,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谢秋月为了报复夜睿联合绑匪差点要了我的命,你还有什么不平衡?是她先p了照片在校庆上播放,夜睿才会为我出气公开她跟男人的艳照。点点滴滴不过是你们自己做坏事在前,我报仇在后,你倒是会红口白牙颠倒是非!”

    陈聪还要打她,陈董冷声道,“别动了,等我毁了她,就由你带回去处理。”

    那边的保镖已经将左小右提了起来,一手将她按在墙上,一手打开了自己的裤链……

    “啊!”很快,惨叫声响起,左小右再次被狠狠甩在地上,同时一把手掌大小的匕首跌落在地上。

    保镖提着裤子捂着挡部嗷嗷惨叫,左小右眼里闪过一抹惋惜,可惜没有力气了,可惜最后防身的利器并没有用在陈董身上。

    不过,这样一来陈董再也不敢把她就地办了,对另一个保镖道,“绑了,带走带走。”

    这个女人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左小右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这样就够了,起码拖延出时间了。夜睿,一定会来救她的。

    保镖拿着绳子向她逼近。左小右冲他笑,“没想到让你拿了绳子最后却是我自己用了。”

    虽然脸上全是血,可是她那明亮的会说话的眼眸却闪得人睁不开眼。

    保镖手下一滞,就听得砰砰几声枪响,所有人都跟跟塔罗牌一样扑通倒地。

    “快,绑上,绑上。”辰亦梵带着一队雇佣兵冲了进来。

    辰亦梵在她面前蹲下,十分佩服道,“刚刚幸亏你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陈董等人都是背对着厨房的,只有那个保镖是侧身站着,如果刚刚不是左小右故意跟他说话,他很快就能发现他进来了。那样一来,哪怕最后获胜也会有一场激战。

    看着她满脸的血,有些担心地问,“没事吧?”

    可别是把脸给弄花了。辰亦梵下意识拿袖子去擦她的脸,去确认她是不是脸刮花了。

    “没事。”左小右刚一起身,骨骼就咔咔做响,她痛得嘶了一声,身子一软就往前倒去。

    辰亦梵连忙揽住她,“喂喂,小右,小右你没事吧。”

    “没……事……”

    “辰亦梵,你在干什么?”一个森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大门砰被撞开。夜睿仿佛煞神从大门口一步步走了进来,他的脚毫不犹豫地踩在了那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身体上,以最直线的距离向左小右靠近。

    “睿,你来太好。快看看小右,好像伤得很重。”辰亦梵连忙把人往夜睿怀里送,飞快地指挥着人把地上本来受了伤又被夜睿踩地叽叽歪歪地人带走,然清理血迹斑斑的现场。

    “陈叔叔?”从门口走进来的小兰看着陈聪被绑成了粽子浑身流血地被拉了出去,不由惊叫起来。

    小澈飞快地跑进客厅里,看着左小右满脸鲜血地倚在夜睿的怀里,焦急地跑了过去,“妈妈,妈妈你怎么样?”

    “小澈,小澈~”左小右连忙蹲下/身看着他,“小澈,你不生我的气了是吗?你不生气了是不是?”

    小澈羞愧地摇摇头,“对不起,妈妈。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小小的手抚上她的脸,软软的小手,一点点抹去她眼里滚落的液体,也抹去了不属于她的鲜血,露出白/皙的肌肤来。

    “没关系的,没关系。”左小右蹲得久了后背的骨骼疼得她剧烈咳嗽起来。

    “妈妈,妈妈……你流血了……”小澈惊慌地看着她唇角溢出的鲜血,大大的眼里闪着慌乱而惊恐的光芒。

    “没事,不用担心。”左小右抹去唇角的血摸了摸/他的头,就着夜睿的手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