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故事在落幕
    :

    岳郡已经疯了,理论和逻辑都变得诡异的无法解释。

    四周寂寂无声,只有风拂百花的西索碎响。

    左小右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周围没有一点脚步声。那名雇佣兵还没有找到她,夜睿还没有找过来。从小别墅出来她的手机定位就开了,夜睿要是排除了所有的炸弹一定会找过来的。

    “左小右,你以为你在拖延时间夜睿就会来救你么?你以为你的儿子已经跑掉了么?哈哈哈……”岳郡疯狂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仿佛看见一个可笑的大傻/瓜。

    左小右心一惊,什么意思,小澈被抓/住了么?

    左小右悠然回头,只见小澈和小兰还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两道小身影站得笔直。

    “怎么不走啊,你们怎么不走啊。”左小右急得要哭,她刚刚之所镇定是以为小澈跑掉了,她没有什么担忧了。可是现在,两个孩子都在,她根本护不住他们啊。

    “小兰你刚刚听到的都只是故事。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吗?你现在和小澈弟弟一起跑。”左小右推着两个小木桩一样的小人儿急道,“快走啊,快走啊。”

    “谁都走不了。”岳郡吼道。

    左小右立刻拦上前来,冲他道,“岳郡你疯了么,小兰可是爱丽用生命生下来的女儿,你平时所气撒在她身上把她打成那样了,你现在还要她的命,爱丽一定不会高兴的,她不会原谅你的。”

    小澈的身体紧紧地僵硬住,小兰的爸爸要让她去死?!

    “爱丽会高兴的,她一定会高兴的。”岳郡疯狂地吼叫着,狠毒的眸子里闪着诡谲的光,“小兰一定要跟我一起走。爱丽如果喜欢她,看见她一定会很高兴;爱丽如果恨她,她死了爱丽一样会很高兴。哈哈哈,无论怎么样,只要那个小贱种死了,爱丽都会很高兴。”

    月光变得幽暗,月影下人影闪过。

    左小右看着猩红了双眸,面目的狰狞的岳郡时,就知道他的人格在佐薰的迫害下完全的畸形了。

    左小右看着他不屑地摇摇头,语气激烈“你的悲剧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是因为你自己的没脑子做事不计后果造成的。如果你计划周详,你家不会破产,爱丽也不会因为你新闻而被人嫌弃。是你,是你把爱丽推向了死路。”

    “不要再说了!”

    岳郡根本听不得这种话。

    左小右完全不理会他,咄咄逼人,“其实你心里早就知道把爱丽逼向死路的就是那则新闻。佐薰为了那个交待,才会对背叛者爱丽出手。是你,真正害死爱丽的人是你。小兰是爱丽悲剧的延续。你却把她拿来当作出气筒,不敢面对自己的责任。沈越君,你就是个懦夫。”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

    无数的情绪像千丝万缕的丝线死死缠住了他,多少年一直逃避的被压抑的真/相从心里被挖了出来血淋淋地让人疯狂。

    岳郡疯狂地向左小右扑了过去。

    “爸爸,不要!”小兰突然甩开了小澈的手向岳郡扑了过去,小小身子重重地撞击着那张牙舞爪的身体,六七岁的孩子那拼尽全身的力量竟然将岳郡撞得向后一滞。月光下带着星火的枪口砰然炸开,子弹擦着岳郡的耳尖射/到了一旁的花田里。

    “啊!”岳郡痛得惨叫一声,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砰!

    突然夜空下发出巨大的声响,同时一大/片亮光照进森林,将整片百花海照得犹如白昼,亮得刺眼,岳郡不由自主挡住了眼睛。

    紧接着,有无数的脚步声传来。

    岳郡惊恐地转过身,只见一群穿着黑色夜行衣人的将他们团团围住,同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是他,夜睿!

    岳郡站在那里,不着痕迹地伸进了口袋里。

    左小右心气一松,整个人差点软倒在地,刚刚她根本没有看清楚来人是不是夜睿,只是凭直觉将岳郡所有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没想到……真的是他!她赌到了。

    小澈走过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妈妈,没事了,爸爸来了,我们安全了。”

    是,是,安全了。

    她一直坚定的相信,不管在任何时候,她的夜睿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救她的。只要有夜睿,她就是安全的。

    夜睿两眼紧紧地盯着左小右,很好,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跑出来了,还好,身上没有血,还好……他原谅她了。

    夜睿走到岳郡面前握住了他悄然伸向口袋的手,夺过他里的遥控器,将手里一串炸弹扔在他的脚下,“十八个,数数。”

    “香水百合那里还有一个。”左小右声音虚的有些抖。

    “好了,都解除了。”辰亦梵提着一只炸弹从夜睿的身后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漫长而繁忙的夜晚,对于岳郡的处置,夜睿是想直接把人扔黑市了,左小右却还是选择报警。他们毕竟不是判官,不能随意惩处。

    夜睿虽然嫌麻烦,但还是听了左小右的话。海岛并没有警署,报警后辰亦梵等人收拾着夜睿的行李准备撤。

    深夜,小兰推开小澈的房门,看着穿着睡衣准备睡觉的小澈,怯生生地问,“小澈,你说爸爸妈妈分给我,还算数吗?”

    “哦。”小澈淡淡地应着。

    他是男子汉,当然算数。

    “那你会娶我么?”

    “不会。”

    小右很早以前就告诉他,将来一定要娶最喜欢的女人做妻子。

    小兰是很可怜,但是他不是很喜欢。

    “可是只有结婚了才共用爸爸妈妈。”

    小澈咬了咬牙,“那就结婚。”

    男人说话要算数。

    “小澈,你真好。那我就是你的新娘了,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唔。”小澈让了让自己身边的位置,想了想,自己抱着小被子睡在地上。

    他还是不太喜欢跟别人睡一起。

    小兰却在他睡的地上跪下,一点都不介意地说,“我们要结婚的话,我需要跟爸爸说一声,那我现在去跟我爸爸说。”

    “好。”小澈不太懂,也点头答应了。想了想,还是提醒她,“小心你爸爸打你。”

    “不会的,你放心吧。夜睿爸爸叫人拿铁链把他锁起来了。不会打我的。”

    :^这个,已经加快节奏了,没想到还没有写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