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马上离开
    :

    房间里左小右替夜睿包扎好伤口,双手轻轻地抱住男人坚实的手臂,把自己苍白的脸贴了上去,“夜睿,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受伤了好不好?”

    左小右不是矫情的女人,自己也流过血受过伤,可是她却受不了夜睿受伤,看不得他流血。

    因为她知道不论自己伤成什么样,夜睿一定能救她,可是夜睿一旦受伤,她却害怕自己没有能力去守护他。

    “左小右,你是猪吗?”夜睿看着她不解的样子,蹙着眉,说道,“男人不流血能叫男人么?这是男人味!”

    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模样,把左小右噗嗤一声逗笑了。

    “好了?”夜睿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眸光闪了闪,“老婆!”

    他眼里那点子熟悉的光,左小右一眼就看穿他想什么,立刻推开他,指了指他的伤口,“看看你自己。”

    夜睿身子欺过去几分,微眯了眸子,“我一只手就可以。”

    现在的左小右简直太可爱了,小/脸还留着惊吓过后的苍白,身子小小的缩着怕自己靠近,又怕太用力弄疼了自己。那样紧张又纠结的左小右,他,太想欺负了。

    左小右生怕他乱来牵动伤口连忙说道,“我,我我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我看看!”果然一听到是她不舒服,夜睿就紧张的不得了。眼里闪过一抹愧疚。他怎么忘记了左小右差点被陈董那帮人带走。

    “就是骨骼有点酸痛,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左小右确实是后背有点疼,但已经比之前好多了,这么说其实只是转移夜睿的注意力而已。

    没想到夜睿当了真,认认真真地将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当他看到她后背那一大/片恐怖的淤血青紫时,脸色一沉,立刻下了床,“左小右,我们现在就回夜睿居。”

    他真的太大意了,竟然没留意到左小右受了这么大的伤,后背撞击会震伤内脏。他曾经看到左小右满脸是血,当时知道是别人的就没有多加在意,现在他怀疑左小右当时也吐血了。

    内脏出/血,非同小可。

    “不用那么急着,等天亮了再走吧。其他人都要休息。”左小右有些过意不去。辰亦梵他们都是连夜赶过来的,才休息就又要走太累了。

    “他们没有休息。”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炸弹都解除了,不是都结束了么?”

    夜睿一件件替她穿好衣服,左小右正要拒绝,当夜睿一个冷眼刀子扫过来时她就安静了。

    夜睿自然地蹲在床边为她穿好鞋袜,神情专注语气平淡,“岳郡从被抓到现在一直很冷静,一副安心等死的样子。他带着满腔的仇恨为什么能这以淡定?想必早就万全让整个岛的人陪着他死。我们人手有限,没有办法整岛排查炸弹,只能先把岛上的居民疏散了。辰亦梵正带人劝说他们离开。”

    左小右看着夜睿乌黑的发顶,抬手覆了上去,眼里闪过无限柔情,这个男人心思细腻,思虑周全,默默地将一切安排妥当,真的很温柔呢。

    “好,那我们回家吧。”左小右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像他以前顺自己的头发一样。

    既然岛上有危险,她当然要听他的话远离危险。

    夜睿反握住她的手,站了起来,脸色不太好看,“我看你是带孩子带多。”还把当他小澈摸脑袋了。

    左小右嗔怪地横了他一眼,正要说话,门被敲开了,小兰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小右妈妈,夜睿爸爸……”

    小兰很大方,叫得并不别扭。

    倒是夜睿皱了皱眉,女儿,还是左小右生出来好。

    左小右连忙迎了过去,“小兰,怎么不休息呢?”

    小兰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小右妈妈,我想去看看我爸爸。问问他我可不可以跟小澈结婚。”

    当然不能,这才几岁就想结婚了。夜睿眼一瞪正要说话。左小右想了想,小兰肯定是要跟着他们一起走,现在去见岳郡就当是告别了。

    左小右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好,阿姨让叔叔送你过去。但是你爸爸现在情绪很激动,你要小心。说完话,你就去码头找我们,好么?”

    小兰眨了眨眼睛,“我们走了,这里只留爸爸一个人么?”

    左小右点点头,“你爸爸病了,病得很严重。我们需要他留在这里治病。你放心,我们会有医生过来,等他治好了,我们再接他跟我们一起住,好么?”

    小兰平静地点点头,“好。小右妈妈,夜睿爸爸再见。”

    左小右叫了一名留守的雇佣兵把小兰送到了岳郡家,正要去叫醒小澈,一回头就看见小澈站在走廊上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稚气的声音里老气横秋,“我们现在走么?我去收拾东西。”

    左小右看着小澈淡漠的小背影,默默松了一口气,终于,又和以前一样了。

    游轮上夜睿抱着左小右腻歪地亲了一口,“老婆,下次蜜月我一定会找个更美的地方补偿你。”

    下次蜜月……蜜月应该只有一次吧。

    左小右知道跟他无法解释,柔柔地看着他笑着,“夜睿,跟你在一起,不管哪一天都是蜜月。我们不一定要旅行,在家里哪都不去,只要看着你,我就很幸福。”

    “有道理。毕竟你老公这么帅。”夜睿十分赞同地点点头,“但是蜜月一定要完整的。”

    这是强迫症犯了。

    “我们的环球蜜月之旅,一定要按计划完成。”

    左小右默默叹了口气,她当然愿意跟夜睿好好旅行,过二人世界。但是,夜睿的身份注定了他们无法拥有绝对的自由度。

    扳倒佐薰给夜睿带来无上荣耀的同时也带着一些隐藏的危险,佐薰的利益共有者都成为夜睿的敌人,而夜睿以暴力手段拿下整个黑市,也成为一些黑道势力的眼中钉。

    但是……左小右,从来都是夜睿的左小右。她爱他,爱得根本无法拒绝。

    “睿,我们人都到齐了,走吧?!”辰亦梵清点完人数过来问。

    左小右连忙道,“等等,再等一下。”

    她有些焦急地看向岛中央那栋在游轮上就能一眼看到岳家大宅,小兰怎么还没有出来,就连送她去的雇佣兵都过来了。

    :早餐团子的标配:两个花卷。今天早餐店只剩下一个花卷了,团子始终理角不了为什么他们只有一个花卷,不断重复要两个。最后没办法我让人帮忙把一个花卷切成了两半,团子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看,我就说他有两个花卷吧……”呵呵呵呵……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