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蜜爱:你是我的解药 第五百一十章 炸弹炸响
    :

    海岸线上泛起一道白光,照着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看起来像一片泛光的蓝色鸢尾与花岛连接成一片。

    花岛的居民听说岛上有炸弹早就带着私软一夜间全部逃走了。

    岳郡家的仆佣们也都是岛上的居民,也逃得得差不多了。

    花岛真正的成了一片长满花的岛,没有一丝人气。

    岳郡双手被长长的链接锁好着,锁链的一端被固定在墙上,只能在房间里移动。

    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一些食物,政府部门会在天亮后安排心理专家医生和拆弹专家带专业设备进岛,这些食物供可以让岳郡不会饿肚子。这是那些仆人的主意。

    如果没有那些货真价实的炸弹,这些淳朴的居民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个大善人竟然想让全岛的人为他陪葬。

    岳郡挣扎着,想要挣开铁链的钳制,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同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岳郡抬起头看着小兰,眼里带着一抹复杂的神色,语气却还是冰冷的,“你来干什么?你不是跟他们走了么?”

    小兰见他狰狞恐怖的样子,心里有些害怕。她站在原地看着岳郡,“爸爸,我来陪你。”

    岳郡垂下头,“滚,滚,我不要看到你。你这个害死爱丽的凶手。”

    可是眼里却带了一丝不舍与悔恨。

    是,左小右说得对,这些年他把所有的恨和责任都归咎小兰的身上,自以为是地逃避着内心的谴责。其实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己才是害死爱丽的凶手,他一直都知道。

    小兰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爸爸,你要找这个吗?”小兰怯生生地走过去,把手里的遥控器递到他面前,“爸爸终于要去见妈妈了么?”

    岳郡震惊地看着她,随后一把夺走她手里的遥控哭,狠狠推了她一把,“你不是认在左小右当妈妈了吗?你去,去找她吧。”声音轻了下来,“她跟你妈妈是同一家族的姐妹,她会善待你的。”

    “爸爸,岛上的人都走了。我们带着整片百花海去找妈妈好不好?”小兰平静地说着,她的眼里没有一丝恐惧,甚至带了极浓郁的期望。

    看着她这个样子岳郡突然流下泪来,那狰狞的鬼面更加扭曲恐怖。

    “我不是你的爸爸,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爸爸。我只会打你,只会骂你,只会把所有的错归在你的身上。”岳郡痛苦地抱着头。

    他不是不知道,恰恰相反,他一直都知道真正错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小兰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用力地摇了摇头,“不,爸爸很好。小兰喜欢爸爸,小兰想跟爸爸一起找妈妈。小兰想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她天真地看着岳郡,“我听岛上的人说好人死了会上天堂。爸爸,我们是不是可以带着百花海一起去天堂?”她有些催促地看向岳郡,“爸爸,带我去找妈妈吧,我好想见见她。”

    看着孩子眼底的期待,岳郡伸出束着铁链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小小的身体,“对不起,对不起,小兰,爸爸对不起你。可是,爸爸不能带你去找妈妈。爸爸,想自己一个人先去。小兰不是喜欢那个小澈弟弟么?你去跟他玩,好不好?”

    小兰摇摇头,“我刚刚和小澈弟弟玩了结婚游戏。现在我回家了,我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我不想做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她紧紧地抱着岳郡,“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孩子,可是,爸爸,让我做你的孩子好不好?我会很乖,见到妈妈,我会很听话,一定不会搞破坏。”

    岳郡呆呆地看着她,原来她都知道,她都懂。那些他跟左小右说的话,她都听懂了。

    小兰指着他手里遥控器的一点,用力一按,“是按这个吗?”

    岳郡紧紧地抱住了她,随后,他将小兰抱在了怀里,透过窗户被封的缝隙看向外面,“看,现在的百花海,漂不漂亮?”

    百花海中央,突然炸开一朵雾状的云朵,待那白朵散落,半空中落下成串成串的烟花散落在花海之中,转眼间整个百花海变成了一朵巨大火焰花朵,那一条条小径里射出一道道细而狭长的火苗不断的燃烧开来。火势转眼遍布整座花岛。

    岳郡看着那条直奔向岳家而来的火龙,紧紧地抱住了小兰,笑容带泪,“漂不漂亮?这是我们带给妈妈的礼物。”

    “好漂亮……”小兰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狂奔的火龙,转眼间侵占了那一条美丽的樱花道,清静的河边小路……迅速的烧到了岳郡家。

    砰!

    一声巨响,岳家转眼被炸成了黑色的焦土。

    繁花转眼成灰,整个花岛上的花转眼间化为灰烬。

    海面突然一阵荡漾,停在码头的游轮被震得晃了几下。

    左小右开始还以为是百花海的硫磺终于烧起来了,没想到那火龙竟然能烧得这以快这么猛,转眼就扑到了岳郡家。

    那火势快的根本让人无法抢救。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岳郡家的方向,脸色惨白,她突然明白小兰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来跟自己告别,那分明,就是永别。

    她双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成串成串地打了下来,“小兰……”

    为什么,明明可以好好的活下去的。

    明明可以的……

    小澈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看着那片黑色的烟雾,小脸雪白一片。他应该好好地陪她说话的。

    半年后,花岛在政府的帮助下恢复一些建设。

    因为炸弹及时拆除,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爆炸所以损失并不严重,只是花岛,再也没有了花,更没了百花海。

    在百花海的位置,只留下一块黑色的墓碑,上面写着岳郡一家三口的名字。

    左小右穿着黑色的衣裙站在墓碑前,周围一圈插满了花。

    “小兰,见到妈妈了吗?现在,你幸福吗?”

    左小右每说一句话,眼眶就红一分,她转过身就落地早就守在身后的那个怀抱里。

    “左小右,她一定很幸福。”

    他们的身侧,是一身黑衣的小澈。

    他弯下腰将手里的一捧雪白花束放在墓碑前,听说新郎新娘结婚的时候新郎要送一束捧花。他应该,早点送的。

    :夜睿部分就到这了。明天开始左少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