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什么代价都愿意?
    墙壁上的钟表,差十分钟就十二点了。

    伏晓从手术室里出来,她的办公室只剩一个值班护士。

    “伏医生,这是今晚值班的一些病例,你看看。”值班护士刘瑶见她进来,就把交班的病例交给她。

    伏晓点了点头,从他的手中接过病例,大概翻看了下,却在看到其中一个病例单的时候,顿了一下。

    八个月的婴儿,先天性心脏缺陷,病情很严重。

    “我刚刚去看了一下这个孩子,哭声都很虚弱了,恐怕熬不过今晚了。”刘瑶见她停留在这份病例上,惋惜地说到。

    由于刚做完一台手术,耗时大概四个钟头,伏晓觉得现在体力有些透支,对着她说道,“你先帮我顶一会儿,我眯一下。”

    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就响了,铃声在这安静的办公室,格外的刺耳。

    伏晓顿了顿,伸手去接电话,奇怪的是,刚拿起电话,对方就已经挂断了。

    随即就听到办公室外,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彻底划破了医院在这个时间,弥漫着的特有的安静。

    刘瑶的脸色也变了,“伏医生,这……”

    她非常的胆小,在这里工作了半年,都还没有适应这里晚上吓死人的气氛。

    伏晓看了她一眼,“没事,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她快步往外走,刚刚打开病房门,她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

    刘瑶惊惧的啊了一声,赶紧跑到她跟前,“伏医生,刚刚我就想说了,从前天开始,你桌上的电话,从晚上十一点半就开始响,间隔五分钟响一次……”

    说到这里,刘瑶的脸已经变得惨白了,抓着伏晓的手也有些发颤,“前天我跟钱医生值班,接听又没人说话,一直响,后来,后来我们把电话线拔了,然后,它依旧间隔五分钟响一次……”

    伏晓顿了顿,拍了拍她的手,“你大概是累坏了,没事的。”

    孩子的哭声以及刚刚自行挂断的电话交织在一起,诡异,阴森。

    “不是的……”

    似乎是为了验证刘瑶的话,她的话还没说完,伏晓桌上的电话又一次响起来。

    伏晓眯了眯眼睛,示意刘瑶松开手,她去接听,刘瑶虽然松开了手,但依然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

    没有任何犹豫的,伏晓拿起电话,电话中却传了一声,“晓晓。”

    模糊,而又遥远,非常的不真实。

    她只觉得浑身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她,所有的感官都消失了。

    隐约听到刘瑶大声的叫自己的名字,急切的都快要哭了。

    她想动,却是一动都不能动。

    这是怎么了?

    “晓晓。”

    就在她迷惘之际,又是一声,比刚刚的清晰一点了。

    “伏医生,你怎么了,这大半夜的你可不要吓我。”刘瑶本来是跟着伏晓来接听电话,却见她刚刚拿起电话,整个人就如同被定住了一样,就连眼珠都是一动不动的,吓得她差点尖叫出生。

    伏晓猛然回神,面白如纸,强装镇定的安抚刘瑶,“没什么,只不过是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

    她没告诉刘瑶具体怎么回事,白大褂宽大的袖子将她发抖得手,掩藏的很好。

    刘瑶并不是很相信伏晓的话,张了张口,最终什么都没说。

    伏晓不动声色的的放下电话,心中顿了顿,才看向刘瑶,“我去那婴儿病房看看。”

    从病房里出来,伏晓通体冰凉,刚刚电话里,还有一句,晓晓,我回来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声音,心尖莫名的疼。

    推开病房门,便看到一名中年男人抱着一名哭的几乎都没气的孩子,伏晓敲了敲门,才走进去。

    男人抬头看到有人站在门口,赶紧胡乱的擦了擦眼泪,抱着孩子从病床上站起来,悲痛的看着她。

    伏晓走到他跟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怀中的孩子身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本来就不舒服,你这样抱着他会更不舒服,放到病床他会好受一点。”

    男人有些哽咽,看了伏晓一眼,又低下头,心疼的看着怀中的孩子。

    才不到一岁的孩子,就要受这样的罪,他心疼的直想哭。

    伏晓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孩子的脸色,这孩子,恐怕……

    但,这情况也不太对啊,都已经奄奄一息了,却还能哭的那么大声,简直是奇迹了。

    不过,看着这孩子,白白嫩嫩的,实在是讨人喜欢,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是叹了口气。

    伏晓当医生这么多年,已经看惯了生死离别,虽然难过,但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孩子已经渐渐的停止了哭声,伏晓摸了摸他的小脸,这孩子似乎感应到了她,甚至还睁开了眼睛,含泪的看着她。

    这个孩子,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亮的如同夜空中的星星。

    哎哟我去,伏晓的心,突突的跳了两下,这孩子的眼睛,似乎再跟她说,我好难受。

    男人抱着孩子,轻轻的把孩子放到病床上,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悲痛欲绝,“医生啊,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这个孩子,他从出生到现在,才不过八个月,他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世界,医生,求求你,救救他。”

    说到最后,他早已经泣不成声。

    伏晓被他的他突然好跪下,给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他,“你先起来,跪着也不是办法啊。”

    “医生,我求你,只要能救这个孩子,让我去死都行,求求你了。”男人越发的哽咽,这种哭,是一种不能形容的,却又让你感同身受的痛不欲生。

    伏晓顿了顿,看了一眼抓着自己那双略显粗糙的手,眼眸一闪,“你真的想救他?什么代价都可以?”

    男人一听她的话,顿时觉得有希望,抓着她的手也紧了几分,“是。”

    伏晓转头看了一眼病床,歪着小脑袋,似乎是在思索,沉默了一下,“抱着孩子,跟我到手术室。”

    说完,用力挣开男人的手,起身往外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