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求生的本能
    伏鹤鸣走了之后,病房里只剩伏晓跟俞晓薇。

    “所以,这是哪家医院?”

    一想到中心医院发生的事情,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

    俞晓薇看了她一眼,“中心医院。”

    “……”伏晓一句话都不想说,她甚至觉得,自家爷爷根本就是故意的。

    烦躁的抹了把脸,正要说要出院,却听到敲门声。

    两人对视一眼,尤其是伏晓,心中不由得颤了颤,她有种预感,若是今晚不出院,她肯定会死在这里。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没有为什么。

    “伏医生,是我,刘瑶。”门外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

    听到熟悉的声音,伏晓松了口气,“进来吧。”

    俞晓薇疑惑的看向伏晓,伏晓却对她摇了摇头。

    刘瑶得到许可,推门进来,刚要开口说话,却在看到病房里还有别人,一下住了口。

    甚至是有些凄凉的看着伏晓。

    伏晓顿了顿,一抬头就看到刘瑶眉心弥漫着的黑气,心中狠狠一跳。

    俞晓薇同时看向刘瑶,很快皱起了眉头。

    “出什么事了?”伏晓见她不说话,率先开口。

    刘瑶又看了一眼俞晓薇,见她并没有出去的打算,顿了顿,“伏医生,我能单独跟你说吗?”

    俞晓薇皱眉,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伏晓做了个手势,随后一语不发的就往外走。

    伏晓心中一顿,眼中都是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刘瑶见俞晓薇出去之后,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直接跪在地上,“伏医生,求你救救我。”

    这两天,她一直都在做噩梦,每次醒来时间都非常准确地停留再一点半,也就是王庆龙跳楼自杀的时间。

    伏晓也慌了,赶紧从病床上下去扶她,然而她一只脚刚刚落地,耳边冷戾的声音随即响起,“别过去。”

    她一顿,浑身的汗毛倒立,那种刺骨的寒意瞬间就将她包围。

    刘瑶殷切的看着伏晓,声音已经有了哭腔,“伏医生,只有你能救我了,”

    伏晓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刘瑶这话说的,就让她多了个心眼,“你先说是什么事情,你是得了什么病?”

    今天的刘瑶不正常,从她一进病房,伏晓就看出来了,虽然从小,伏家的人都刻意让她避开这些,但是,她怎么可能避得开,因为她看得到。

    她印象最深的一次,乡下有个亲戚过世之前,她跟着爷爷回去看他,结果在他们家的门口,看到一黑一白两道影子,给人一种十分冰冷的压迫。

    然后,她看到了那个病人,眉宇间萦绕着跟刘瑶一模一样的黑气。

    这种是最明显的。

    刘瑶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一样,声音也十分的悲戚,“伏医生,自从我怀孕之后,我每天都会梦到一个全身是血的婴儿喊妈妈,他说他好疼,全身多是血他的样子很痛苦,伏医生,求求你了。”

    伏晓坐在那里,根本就动弹不得,心却在噗通噗通跳,“刘瑶,你只是做梦,并不代表就是真的。“

    “伏医生,我能感觉得到,真的,,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了,“本就跪着的刘瑶,用力的给伏晓磕头,发出咚咚的声音

    听着都疼。

    “刘瑶,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并不是人为能够改变什么的,再说了,我也没有逆天改命这种本事。”

    伏晓蹙眉,到底有些于心不忍,倘若是昨天之前,她可能一冲动真的会帮忙,可是现在,她自己都是自身难保,更何况是帮别人?

    刘瑶一听伏晓的话,磕头磕的就更带劲了,“伏医生,我知道你是个大好人,我求求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的门哐啷一声巨响,就被紧紧地关上,头顶的等忽明忽灭,就连壁挂电视都出现了雪花。

    伏晓的脸色一变,张口喊道,“晓薇。”

    喊了之后才想起来,俞晓薇刚刚已经从病房出去了,而且,最让她心惊肉跳的是,刚刚跪在地上的伏晓,此时双脚离地,僵直的站在半空之中。

    双手用力的在挠脖子,像是有什么东西勒住了她的脖子,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要从眼眶里弹出来一样。

    “刘瑶,”伏晓情急之下站起来,就想着把人给拽下来,王庆龙跳楼那天晚上的阴诡的气氛又来了。

    她记得,当时刘瑶就是这样的状况,非常的吓人。

    “哈哈哈哈哈。”

    伏晓刚刚喊了一声刘瑶,紧接着病房里就是让人乍起白毛汗的桀桀的笑声。

    是个孩子的声音。

    一瞬间,伏晓就想到封家的那个孩子,心中一慌,难道是他出了什么问题?

    可转念一想也不对,那个孩子明明已经没事了。

    ”你就是伏晓,哈哈哈哈,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孩子原本稚嫩的声音,却染上了森冷的沧桑,那是一种,尘埃落定的口气。

    伏晓身子颤的跟筛子似的,脚就被定住动弹不得,额头都是冷汗,心说,赶快来个人救救她啊,她跟这医院犯冲,回头她真的要辞职。

    正想着,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急速朝自己砸过来,那速度,真的就是眨眼之间就能砸到她。

    “封九,救我。”伏晓想跑跑不了,吓得紧紧的闭上眼睛。

    人在最危险时候,求生本能总是迫使人做出一些连自己都震惊的事情。

    喊完之后,病房内瞬间刮起了一阵飓风,伏晓甚至都有一种要被刮走的感觉。

    “哼,找死。”

    封九原本透明的影子逐渐变得清晰,最后慢慢的化为实体,挡在伏晓面前,一抬手,抓住那道黑影。

    “你是……”

    然而,那个孩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封九直接丢了出去。

    “啊。”

    紧接着便是刘瑶的惨叫声。

    伏晓猛地睁开眼睛,就看那道黑影被砸进了刘瑶的肚子了,刘瑶那张脸,毫无人色,从半空中慢慢的落下来。

    病房里,一切都归于平静。

    伏晓这才看到站在眼前的这个男人,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背影,是无数次在她的梦里出现,最后在毫不留恋的消失不见。

    “伏医生,救,救救我。”伏晓就像是被人剔了骨头一样,真个人瘫软在地上,脸白的透明,只有那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伏晓。

    伏晓顿了顿,很想拒绝,可是,“我试试。”

    说完她就后悔了。

    这根本就是找死啊。

    封九缓缓地转过身,那双黑眸,平静的没有一点情绪,却冷的发阴。

    伏晓在对上他眼睛的一刹那,猛地倒吸了口气,她的头如同针扎一般,疼得要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