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那是遗照!
    这种疯狂,不同于花痴女的前赴后继,而是一种让人恐惧的疯狂。

    封家九爷已经死了两年多了!

    此时的伏晓还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伏岩却已经在想,要怎么把伏晓手中的小棺材怎么无声无息的处理掉。

    伏鹤鸣自然跟伏岩的想法一致,“爷爷,那小棺材里面的东西晓晓看过吗?”

    他对外的身份是古董店老板,他精通的不仅仅是古董,而是看到那些古董,他就能精准的说出它的故事跟经历。

    “现在不清楚,”伏岩眉心一皱,他也曾试图把那小棺材打开,可结果不如他意。

    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伏鹤鸣,知道情况以后,他一晚上没睡,就在房间里翻阅那些古籍,然而,他什么都没有查到。

    “爷爷,要不再请一次丁先生?”伏鹤鸣还是没有死心,毕竟丁积善是这方面的翘楚,而且,那天他的神色明显有异,恐怕是知道些什么。

    伏岩沉默了良久,最终却是摇了摇头。

    伏晓习惯性的收拾好就想去医院,结果刚房门,就看到自己的爷爷哥哥在客厅里愁眉苦脸,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你醒了?”伏鹤鸣听到动静,回头就看到伏晓拎着包,看样子是要外出。

    伏岩皱眉,刚要开口,伏晓就抢先开口了,“我这不是惯性的想去上班吗?”

    这两天也不知道医院是什么情况,胆小的的同时,也很想知道,医院里有没有在发生其他的事情。

    “对了哥,”说着,伏晓转身就回了房间,从里面拿出那小棺材,“在医院的时候,它自己就打开了,可昨天晚上,我怎么都打不开,是怎么回事?”

    伏鹤鸣跟伏岩对视一眼,“给我看看。”

    不得不说,这小棺材是真的非常精致,精致到给人一种很奢华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门铃就响了。

    伏岩看了一眼那小棺材,起身去开门。

    伏鹤鸣对伏晓眨了眨眼睛,伏晓立即会意,接过小棺材就回了房间。

    “你是?”

    打开门,便看到一张很陌生的脸,伏岩疑惑的问道。

    但,这张脸,莫名的有些熟悉。

    “您好,我是封洲义,”来人轻声说道,同时还往里看了看,“我想找伏晓伏医生,她在吗?”

    伏岩顿了顿,“在。”

    与此同时,伏晓也已经从房间里出来,正在跟伏鹤鸣低声说着什么,就听伏岩喊,“晓晓,有人找你。”

    伏晓一抬头,就看到封洲义,不由得愣了愣。

    “你,有什么事情?”她是记得他的,毕竟当时那个孩子给她的印象太深刻,目光触及封洲义用白纱布包裹着的手,闪了闪。

    真是糟糕了,倘若爷爷知道这个人就是她摸骨的对象,恐怕爷爷真的会拿刀追杀她。

    “伏医生,”封洲义也没有打算进来,“您今天有时间吗?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

    伏晓胸口窒了窒,下意识的转头去看站在自己身边若有所思的爷爷,轻咳一声,“好。”

    伏岩看了一眼伏晓,没说话。

    收拾了一下,才跟着封洲义来到封家。

    一路上,封洲义一言不发,模样看上去非常的冷肃,伏晓心中也有些不安,但,她不安的是,难道上次摸骨出现了意外?

    按理说是不可能的,摸骨分为几种情况,单纯地看前世今生,其一,带着目的性的,其二,这封家的孩子,就属于第二,所以,她必须要用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尾骨,或者,他自己的。

    “请问,孩子到底怎么了?”伏晓始终没有想明白,不由得开口问道。

    封洲义有些支吾,“我也不清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到了封家大门口,还未进去,伏晓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这种寒气,莫名的熟悉。

    不等她想明白,封洲义就已经带她进去了。

    荒凉!

    封家的建筑本来就偏古一些,在加上非常的冷清,一眼望不到边的荒芜。

    这是伏晓进来之后第一感觉。

    伏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严重,可封洲义却越走越快,大有丢下她的架势,她一慌,也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封洲义带她来到一个很僻静的房间,不等伏晓发问,他扭头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身后有无数头饿狼。

    伏晓也跟着要走,谁知道房门突然咣当一声关上了。

    吓了她一跳,“封洲义。”

    发慌的大喊了两声,又用力的撞了几下门,可门纹丝不动,坚硬的就跟铜墙铁壁一样。

    那种熟悉的恐惧再次将她围拢,她想跑,可放眼望去,这房间更让人惊骇。

    正对着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那张脸,伏晓又惊又怕又熟悉,是封九。

    那是遗照。

    擦。

    若此时她还想不明白,那就是真蠢了。

    “艹,封洲义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伏晓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离开这里,然后大嘴巴抽那个王八蛋。

    “跑什么?”

    就在她要撞房门的时候,房间里突然有人说话。

    伏晓脊背一僵,所有的动作都顿住,特妈的,她的脊背上像是有蛇在慢慢的游走。

    房间里的冰冷节节攀升,伏晓心中的恐惧也在攀升。

    “封九!”伏晓咬着牙,她虽然害怕,但依旧想要破口大骂,封家的人简直是莫名其妙,她都有些后悔,在医院的时候去救那个孩子。

    “是我。”

    听着她喊出封九两个字,他声音里的冰冷,也消融了不少。

    伏晓哆嗦了一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先是在医院的试探,再是现在的欺骗,伏晓所有的神经都是紧绷的。

    封九一点点的靠近她,想要伸手触碰她,才发现她全身都在发抖。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了半空中。

    垂眸间,伏晓僵的根本不能动弹,“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这么算计我做什么?”

    她真的是非常无辜,倘若当时对那个孩子见死不救,会不会结局就会变得不同?

    随即,她就否定了这个近乎龌龊的想法,那样她会良心不安。

    她害怕,却也不是什么都没见过的,只不过,当时在医院里,小棺材里出现的东西,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上面竟然有她的名字。

    虽然后来爷爷说这小棺材对于伏家来说,就是个死咒,可她还是被吓到了。

    封九的眼中闪过一丝荒凉,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只是个巧合而已。”

    巧合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