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九死一生,你,敢吗?
    伏晓嘴角一抽,她背对着他,察觉到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胆子也大了一些,“既然只是巧合,那你就放我走。”

    这间房子快让她窒息了。

    封九顿了顿,无声的点了点头,“如此,你就走吧。”

    伏晓先是一愣,下一秒夺门而出。

    封九站在原地未动,只是目光冷沉的看着伏晓落荒而逃的背影。

    伏晓跑出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停住脚步,刚刚只顾着害怕,却忘了一件事情。

    于是,伏晓转身往回跑。

    封九依旧站在门口,只不过身形越发的透明。

    他眼中所有的光晕,如同星火般,一点点的散开,一点点的熄灭,直到消失不见。

    伏晓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便看到那个让她惧怕的人,遗世而独立般的站在那里。

    在对上他眼睛的一瞬间,她的心骤然一疼。

    这疼来的太突然,伏晓选择忽视,直接开口问道,“我手上这是什么东西?”

    封九顿了顿,眼中的亮光一点点的燃起,随后缓缓地抬起手。

    所有质问疑问的话,都湮灭在伏晓的唇齿之间。

    手,无意识的抚上手腕处,“这,是什么意思?”

    封九淡淡的看了一眼伏晓身后,“过来。”

    伏晓扭头,看到封洲义抱着孩子匆匆过来,脸上也是浓浓的歉疚。

    在距离伏晓大概一米左右的距离,封洲义停下来,祈求的看着伏晓。

    伏晓蹙眉,衡量了一下,虽然封洲义是个活生生的人,但刚刚也是货真价实的欺骗了她。

    所以,此时她站在了封九身后。

    封九眼中的星火从刚刚的湮灭,到现在的死灰复燃!

    封洲义没想到封九也在,下意识的抖了抖,可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伏医生,再救他一次,我求求你,我的命都给你,求你。”

    伏晓一顿,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把自己挡在身后的封九冷戾的喝到,“滚。”

    封九把伏晓送到门口,目光不期然的落在她的手腕,“走吧,以后不要再来这里。”

    一直回到爷爷的小公寓,伏晓才回过神来,她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伏鹤鸣见她回来,起身迎过来,“他找你做什么?”

    伏晓一顿,斟酌了一下,才轻声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孩子,情况不太好。”

    抬头,去见伏鹤鸣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伏晓扯了一个笑容,目光突然定格在他身后的电视上。

    封家老九海选新娘的报道,年龄在18到25之间,长相端正,没有不良癖好,最重要的要胆大。

    伏晓一抖,脸上的血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退去。

    “你怎么了?”伏鹤鸣随着她的目光看向电视,又回过头来看伏晓,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伏晓似是没有意识,呆愣愣的看着电视屏幕没有反应,那是一种步向深渊的绝望。

    伏鹤鸣被这样的伏晓给吓到了,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晓晓。”

    伏晓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住伏鹤鸣的胳膊,“哥,救我。”

    几乎是同一瞬间,伏鹤鸣就猜出了前因后果,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咬牙道,“封家!”

    而此时的封家,封洲义一脸痛苦的缩在墙角,地上躺着的那个孩子,脸色白如纸,早已经没了生命的气息。

    “谁许你引她过来的?”封九本就面无表情,戾气一盛,屋子里瞬间就凝结成了冰。

    封洲义似乎是再也受不住,脸也白的跟地上的婴儿一般,白的吓人,“我不是故意的。”

    他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即使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可他的视线,依然还在地上的孩子身上。

    他不能让他死。

    封九冷笑一声,带着星火的眸子扫了一眼地上的孩子,却突然脸色一变,糟了。

    伏鹤鸣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时不时的看看坐在沙发上的伏晓。

    突然,伏晓从沙发上站起来,“哥,封家是要冥婚,对吗?”

    那封九明明已经死了几年了,现在却突然招亲,绝对是有问题。

    她只是胆小,又不是傻,而且,她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脱不开关系。

    其他的不说,就说两人手腕上,有几乎一模一样的红痕。

    伏鹤鸣艰涩的点头,“走,我带你去找丁先生。”

    兄妹两人同样忐忑的来到丁积善家,伏鹤鸣刚要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

    丁积善了然的看了一眼伏晓,“进来吧。”

    他的眼底,皆是兄妹两人没有看到的黯然。

    伏晓不安的看着他,她总觉得眼前这个丁积善看她的眼神,欲言又止。

    “把手给我。”

    再一次,丁积善对着伏晓说道。

    她手腕上的红印,颜色更深了。

    伏晓伸出手,张了张口,轻声道,“是不是真的没救了?”

    这样的话,她已经问过一次。

    伏鹤鸣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丁积善。

    良久,丁积善才对上伏晓期待的目光,“有些事躲不过,而且,你为什么结了两次冥婚?”

    伏晓一愣,“什么两次冥婚?”

    丁积善看着一脸懵懂的伏晓,心绪一动,这伏家把她保护的还真的是滴水不露。

    “中心医院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丁积善时不时的看她一眼,她的眉宇间虽然屯着黑气,却跟将死之人不一样,那是真的死气。

    而伏晓眉宇间的黑气,却是不断流动的,如同活的一样。

    伏晓犹豫了一下,心中对于他口中的两次冥婚还一脸懵逼。

    “我知道的不多,”伏晓紧张的看着他,“只知道它的下面是一座小型的陵墓。”

    当年这件事情很轰动,虽然后来被镇压,但很多上了年纪的都是亲眼看见过的。

    丁积善点了点头,看着伏晓的眼神略带了些许的笑意。

    “你们伏家的这个诅咒,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会落在女孩子身上,是死咒,但也不是绝对没解。”

    一听丁积善这样说,伏鹤鸣显得比伏晓还要着急,“什么方法?”

    丁积善并没有去看伏鹤鸣,反而是无比认真的看着伏晓,“就算是能解,也是九死一生,你,敢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