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你反抗一个我看看
    伏鹤鸣一听就摇头,“不行,太危险了。”

    一想到那阴森的太平间,他拿着族谱的手,都不由自主的用力。

    伏晓翻了个白眼,“那总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没准那画着龙的棺材里面,有守墓人的秘密呢?”

    看着伏鹤鸣我不去的模样,伏晓很蛋疼。

    伏鹤鸣薄唇紧抿的把椅子摆好,重新坐了回去,还非常鄙视的看了伏晓一眼,“有秘密又怎么样,进去腿都软了,还敢再去一次?”

    “……”伏晓一头黑线,抢过他手中的族谱反驳道,“你没腿软,你全身都软。”

    伏鹤鸣懒得理她,继续找资料。

    他们在地下室找资料,但封家,却掀起了滔天的海浪。

    在封家,封洲义绝对算得上是有头有脸有话语权的人,此时,他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封九的遗照,“你们是都疯了吗?这是冥婚,你们还敢这样明目张胆,是找死吗?”

    伏晓救活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封洲义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他从未想过,那个孩子会死,从来没有。

    可眼下是怎么回事?

    封亦楚,封家现任当家做主的男人,刚刚脱了稚气,手中还摆弄着一串碧绿的珠子,有些盛气凌人,“疯了?你不知道,最近封家处于多事之秋?”

    封洲义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封亦楚,虽说这封家现在是你做主,可你要知道,只要那个人回来,就能让你从上面下来。”

    封九已经死了五年了,现在却突然要冥婚,还这样大张旗鼓的,真当别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封亦楚无声的一笑,挑衅意味十足,对上封洲义愤怒的双眸,他倒是显得云淡风轻,仿佛对于他的怒气丝毫不在意,“那也得等他回来才行。”

    不等他说话,封亦楚再次开口道,“我就算是主犯,你也是从犯,人是你带过来的。”

    封洲义脸色一下白的吓人,死死地看着站在唉那里,什么事情都跟他无关的封亦楚。

    “做都做了,封洲义,你在这里给我装什么无辜?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否则,那个孩子……”

    后面的话,封亦楚没有说,但封洲义一下就听出了他话语里的威胁。

    孩子,是他唯一的死穴。

    伏晓跟伏鹤鸣从地下室出来,已经是凌晨了,能找到的相关的东西虽然不多,但都是有用的。

    “哥,看样子,我们真的要去医院看看了。”伏晓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太平间里的金棺让她很困扰,今天来地下室之前,她给刘瑶打电话,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最让人担忧的是,她肚子里的,是个鬼胎。

    难怪当初看到她的时候,她眉宇间都是死气,肚中怀鬼胎,死期已来临。

    伏鹤鸣虽然抗拒,但还是点了点头。

    从下午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伏晓的肚子有些饿,“哥,我现在好饿,我想吃饭。”

    伏鹤鸣轻笑一声,他果然养了个女儿。

    就在两人吃饭的时候,家中来了个不速之客。

    伏岩已经睡下了,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即使睡了一下午,一到了晚上九点多,他就已经受不住又去睡了。

    两人对视一眼,伏鹤鸣对着她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这个时间谁会来?

    打开门才发现,门外根本就没有人。

    伏鹤鸣皱了皱眉头,又回到座位上,一直到吃完饭,都没有再敲门了,两人也就没在这件事情纠结,各自回了房间睡觉。

    然而,伏晓刚躺下,就听到外面有什么撞击的声音,起初伏晓并没有太过在意,可是到后来,撞击的频率越来越快,她就算是想无视都不能。

    于是,她很快的起身,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四点整,心中莫名的一松,才走到窗户前往外看,这一看不要紧,伏晓吓得整个人差点跌坐在地上。

    红衣尸体。

    卧槽。

    伏晓嗷嗷的叫了两声就往外跑,这家伙是要命吗?

    她跟伏鹤鸣前脚才说要去医院看看情况,结果这红衣尸体后脚就来给他们惊喜。

    “我去,”伏晓刚打开房间门,伏鹤鸣就冲了过来,脸上明显的惊慌,“这是怎么回事?”

    “……”伏晓还想问谁这是怎么回事呢,没有计较突然冲出来的伏鹤鸣,伏晓转身就往里跑,小棺材还在里面。

    伏鹤鸣一把没有抓住她,怕她有危险想跟着进去,可爷爷刚刚被他搀扶着坐在沙发上,两边他都不放心。

    伏晓的动作很快,从床底把小金棺拿出来没有任何停顿的就往外跑,“哥,这东西我要不要找个地方埋起来,感觉太晦气了。”

    一定是这货把那些脏东西招来的。

    伏鹤鸣抿唇不与,持保留意见,自从上次听说里面还有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就在刻意去查了人,首先就是从封家下手,可惜,封家一直都是比较神秘的家族,能查到的东西很少。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伏晓冲到沙发伏岩那里,这特么的外面实在是太惊悚了,她想捂着被子假装自己不存在。

    然而,不行。

    “不知道。”伏岩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上古灵符,心中顿了顿,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今天白天,我们要想办法再去一趟太平间。”

    中心医院依然在正常营业,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状况。

    可伏岩知道,这根本都只是表面,院长都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小-护-士肚子里孕育着鬼胎,要说没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伏鹤鸣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那我们现在就这样,不反抗吗?”

    伏晓瞪他一眼,“你反抗一个给我看看?”

    “……”伏鹤鸣更烦躁了。

    伏岩轻笑一声,“这说不定是个契机,晓晓,这个小东西,你可得看住了,倘若真的能找到守墓人,这可能是你们沟通的媒介。”

    伏晓脸色一正,严肃的点头,很快就把它找个地方埋起来的想法给摒弃掉了。

    “这灵符,是不是假的?”伏晓摇晃了一下,颇为糟心的说道,“每次都不管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