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就得死
    伏鹤鸣想拦住她已经来不及了暗骂了一声糟糕就快步跟上去了。

    伏晓并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一心只想着快点去太平间。

    医院里人来人往,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我们得快点进去,”伏晓扭头看着跟上来的伏鹤鸣,“我总觉得不安。”

    两人谁都没有在说话,一路来到太平间,伏晓拿出工作证才顺利进入。

    金棺不见了。

    伏晓脸色猛然一变,“糟糕了。”

    伏鹤鸣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拽着伏晓就跑,然而,他们快,无形的东西更快。

    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她的脚。

    伏晓惯性的就往后倒去,伏鹤鸣被吓了一跳,就听伏晓说,“哥你先走。”

    她隐约察觉到,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

    伏鹤鸣当然是不同意的,可伏晓已经做了决定,就在他拽住伏晓的一瞬间,她猛然回身,一把推开伏鹤鸣,将他推出了太平间。

    随即,太平间的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任凭伏鹤鸣在门外用力的砸门,都没有用,情急之下,他只能折回去找帮手,把这太平间砸了。

    冰冷而空旷的太平间,只剩下伏晓一个活物,其他的都是冷冰冰的尸体,僵直的躺在尸床上。

    这一次出来,伏晓是做好了准备的,紧紧的手紧紧的拽着身上的小背包,定了定神,她记得,丁积善说过,把这里面的东西给镇住了,只能三天的时间。

    今天是第二天,还有一天的缓冲。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医生,伏晓竟然有了害怕的感觉,尤其是阴冷的太平间。

    她一步步往里走,耳边传来的都是她的脚步声,清晰的让人毛骨悚然。

    正在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地方,突然传来敲打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在那一瞬间,伏晓全身的白毛汗都炸了,陡然停住脚步。

    咚,咚咚,咚咚咚。

    非常有节奏的敲击声,沉闷。

    伏晓屏住呼吸,很快就分辨出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最角落的冷冻柜。

    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她不想过去,然而,她的脚步却已经往声源的地方挪了过去。

    伏晓的手,抖得几乎都要把肩上的包扯下来了,可脑海中最后有一丝理智,还是支配她,打开冷冻柜。

    她也是这样做的。

    心说横竖都是死,那就竖着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面前的冷冻柜拽出来,她一愣,竟然是丁积善。

    被五花大绑的塞在里面。

    伏晓嘴角一抽,“你怎么会在这里?凉爽吗?”

    真不是她想要打趣,而是他此时的形态,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发笑,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丁积善面色本就苍白,在里面呆了不知道是多久,就在他以为会被冻死在这里的时候,伏晓把他从这地狱里拽了出来。

    “凉爽。”丁积善冷的上下牙不断得打架,看了一眼伏晓,“你自己?”

    伏晓蹙眉,伸手拽住他的手,不由得吸了口冷气,冷的吓人,“那金棺呢?”

    她还想要一探究竟,伏家族谱上的金棺,跟这里的金棺,是两种完全不相同的状态。

    丁积善最糟心的也就莫过于此了。

    今早他过来看看这里的状况,谁知道被人敲了闷棍,醒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冷冻柜了。

    “不见了。”丁积善的目光看向拽着他的手,顿了顿,装作不在意的说道,“这也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环视了一眼四周,“我怀疑金棺还在这医院里,只不过被转移了地方。”

    话虽如此,但是谁能把金棺转移地方?

    伏晓沉吟了一下,“会不会跟鬼胎有关系?”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了。

    丁积善一时间也没有了言语,只能在伏晓的帮助下,不停地蹦跳,以此缓解全身的僵硬。

    蹦跳间,两人已经在太平间里转了一圈,依然没有金棺的踪影,伏晓最终泄了气,“其实我今天来这里,是想确认一下,这金棺,跟我家族谱上的十六条金龙的金棺,到底有没有关系,或者是相似之处。”

    她感觉,冥冥之中,是不是有什么介质再组挠他。

    太平间虽然冷,可丁积善还是觉得,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有可能。”丁积善偏头看她一眼,又看看紧闭的大门,“上次你说的,怀鬼胎的母体,是哪个?”

    伏晓楞了一下,叹了口气,“刘瑶,是个很本分的人,不知道怎么出现这样的事情。”

    一想到刘瑶,伏晓就有些难过,她还那么年轻。

    丁积善握了握她的手,低声道,“有些事情,是没办法预料,也没法避开的,这都是命。”

    不知道是不是伏晓的错觉,丁积善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很沧桑的距离感。

    伏晓点了点头,丁积善刚从冷冻柜里出来没多久,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否则时间太长会出现后遗症。

    但让人郁闷的是,太平间大门就像是被铸死了一般,任凭伏晓怎么都撞不开。

    “哥,你能不能稍微想个办法?”伏晓瞪他一眼,这人皮肤比她还要白几个色号,此时更是白的吓人,“你这身体状况不太好。”

    丁积善斜了她一眼,他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只不过,门是从外面锁死的。

    “你现在能把刘瑶喊来吗?”对于伏晓的鄙视,丁积善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伏晓想了一下,拿出电话找号码,几乎是同时,她的电话就响了。

    她被吓了一跳,来电显示更是诡异,“刘瑶。”

    “是我。”

    “……”

    伏晓只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把电话丢出去,她根本没有摁下接听键,却已经可以听到刘瑶的声音。

    丁积善的脸色沉了沉,给伏晓递了个颜色,示意她说话。

    伏晓咽了口唾沫,“你现在在哪里?”

    刘瑶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你在医院太平间,伏晓,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所以,你必须得死。”

    话里的意思,似乎还不知道伏晓身边有个丁积善。

    “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伏晓突然笑了一下,随即爆粗口,“你特妈的有病吧。”

    骂归骂,但她还是快速的想了一下,她究竟知道了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