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完全就是在尬聊
    “伏晓。”刘瑶的声音不远不近的传过来,似乎是想要表达什么,“你打开门,我就在门外,我告诉你。”

    伏晓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笑容如同画上去的一样,无声的用口型对丁积善说道,“门打不开,怎么办?”

    这太平间只有大门一个出口,连个窗户都没有。

    丁积善靠在墙边,用力的搓了搓手,摇头,现在就只能等有人从外面把门打开。

    伏晓似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就冷静了不少,轻声道,“刘瑶,我到底知道了什么?”

    那边是死寂一般的沉默,这让伏晓的心头升起一抹恐惧,她走到丁积善身边,却发现他整个人都处于僵硬状态,情急之下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丁积善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她担忧的神色,一顿,对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已经冷到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再这样下去,恐怕这里真的会成为他的葬身之所。

    “伏晓,你少装无辜,那里面有什么,你别任何人都清楚。”

    刚刚确认丁积善没事,刘瑶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而这一次,就像是在两人的耳边。

    丁积善非常缓慢的直起身子,略显防备的看着门口。

    伏晓在他的手心写了几个字,丁积善的脸色又是一白,看到他这样子,伏晓也有些拿捏不准,“有危险吗?”

    何止是有危险!

    丁积善又搓了搓手,看了一眼伏晓的手腕,眉头又皱了皱。

    他们似乎已经走到了绝境。

    这太平间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我就是不清楚,所以才问你。”伏晓无语望天一秒钟,同样冷声说道,任谁在这个时候口气都好不了,尤其是知道刘瑶还是个有问题的。

    这一次,刘瑶却没有在说话,反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回应。

    咣咣咣的砸门声。

    丁积善冷笑一声,动作虽然缓慢,但符纸已然在手,口中念叨着什么,符纸脱手而出迅猛的砸到了门上,随后传来一声惨叫。

    “告诉你哥,正午十二点的时候再过来。”丁积善再次靠在墙上,轻声说道,“阳气足。”

    说话的瞬间,付晓已经编辑好了短信,就等着发送。

    但让人蛋疼的是,短信显示的发送失败。

    雾草。

    “哥,这里没信号?”伏晓哭丧着一张脸,整个人都显得焦躁极了。

    “这里用得着信号?”丁积善从她手中拿过手机,拨了出去,传来嘟嘟的忙音。

    两人对视一眼,丁积善很轻的笑了一下,“我试试吧。”说着,让伏晓往后退几步,离他远一点,伏晓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个了几个尸床。

    丁积善手上做着复杂的结印手势,腿也跟着在动,似乎是在画什么东西,整个人都跟着上下翻动,最后盘腿坐在地上,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停顿。

    伏晓看大片似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心说,这可比电影里的精彩多了。

    由于丁积善是背对着伏晓,正对太平间的门,她没有看到的是,他结印完成,指尖擦空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冒出了火星,很快就灭了。

    他的手又在虚空一晃,做了一个远投的动作。

    只听得轰隆一声,紧闭的门就那么生生的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卧槽。

    伏晓瞠目结舌的看着门上的那个窟窿,这感觉太真实,真实到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映。

    反观丁积善,对于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只是起身的动作僵硬的吓人,伏晓赶紧跑过去,一把扶住就要跌坐回去的丁积善,惊见他嘴角的血,“你怎么样?”

    丁积善毫不在意的抬手擦掉嘴角的血,“先离开这里。”

    伏晓也不敢耽搁,扶着他就往外走。

    门是打开了,但太平间的金棺,不见了。

    丁积善被她搀扶着站在前厅,手指在飞快的动,伏晓不明所以,却又不敢说话,只能充当背景板。

    “金棺已经不在这里了。”

    不在中心医院了。

    看样子,是有什么人把它转移目的地了。

    那里面究竟有什么?

    伏晓一愣,“那在哪里?”

    丁积善却是摇头,他找不到。

    “那鬼胎怎么办?”伏晓也不是认死理的人,开口到。

    “看它的状态,现在应该还处于前期,你说的那个女人,必须要赶紧处理掉。”丁积善音色冰冷。

    外面不似太平间那么冷,然而,丁积善的动作依然非常缓慢,伏晓也察觉出来了,快速的搭在他的脉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男人的脉象,混乱的吓人。

    丁积善不着痕迹的错开手,看了伏晓一眼,“还不放手?”

    嗯?

    伏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丁积善甩开了手,“我不是病人。”

    “……”

    伏晓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看他病态般惨白的脸色,心说你不是病人,而是将死之人。

    “你多大?”伏晓没在继续这个话题,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她觉得这是属于人家的,她跟他并没有熟悉到那个程度,也不好多问。

    丁积善的眸光动了动,“27。”

    不知道是不是伏晓的错觉,总觉得丁积善跟她说话的时候,是咬着后槽牙的。

    伏晓本想带着人回伏岩那里,但丁积善说还有其他的事情,让她先走,可伏晓哪里放心,“我就把你送回去,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真的。”

    哎哟,她就没见过这么矫情的男人,只是送你回家好吗?

    “……”丁积善一看她的神色,就知道这货想歪了,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却是没再说话,任由她搀扶着,可他的嘴角却微微的勾起。

    “去医院之前,我去了你家,在你家门口,看到了一只黑猫。”实在是丁积善太冷漠了,这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伏晓实在忍不住,就开始找话题。

    本以为他不会搭理自己,没想却听到,“那是我养的。”

    “额,”伏晓再一次语塞,卧槽,哥,你快点来接我啊,这完全就是在尬聊好吗?

    她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句话就给你堵死了所有的后话。

    可她偏偏还不能有所表情变化,笑得脸都疼了。

    良久没有在听到伏晓说话,丁积善忍不住看她一眼,摇头,“是不是觉得黑猫不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