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受宠若惊的伏晓
    对于他的主动搭话,伏晓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是,看到黑猫的时候,我跟我哥第一反应就是你出事了。”

    丁积善微微点头,“其实并没有这个说法,只不过在右死人的场合,黑猫的确是不吉利。”

    说完停顿了一下,才又开口,“所以你才来到医院?”

    伏晓也跟着点头,“有点担心你。”

    把丁积善送到家门口,伏晓就打算折回去,想着自家哥哥别到时候在冲到医院,那可就不妙了。

    不想丁积善却说,“进来坐坐。”

    “……”刚要掉头回家的伏晓顿了顿,扬起笑脸,“好的。”

    嘶。

    在她答应了之后,手腕上出来阵阵刺痛。

    低头看了一眼被上古灵符缠绕的手腕,伏晓的眼中闪过什么。

    “对了,我哥在查封熙衍跟封九这两个人,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这马上就到中午了,伏晓也有些坐不住,可又觉得丁积善这个人,给人很冷漠不好亲近的疏离感,又难得邀约,她有种感觉,要是拒绝了,恐怕以后这距离感就抹不掉了。

    丁积善楞了一下,目光在伏晓的手腕上打转,笑了一下,“这个不好说,不过都是封家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对了,让你哥顺带查一下,当年中心医院底下的那座陵墓。”

    伏晓点头,这就更让人疑惑了,知道下面是陵墓,为什么还要在上面健医院?

    “有没有可能,太平间里的金棺,就是下面陵墓的主人?”伏晓有些迟疑的开口,接过丁积善递过来的热水,指尖触碰到他的,才发觉,他皮肤的温度,已经没有那么冰冷了,放心了不少。

    丁积善双手捧着杯,似乎是想汲取水传来的温度,“这个不好说,建院这么多年都没事,突然出事,肯定是谁做了什么,王庆龙跳楼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警方的人调查的倒是很仔细,只不过没有任何的纰漏,所以只能结案。

    伏晓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到王庆龙,“为什么?”

    丁积善喝了口水,拿出手机,“这是我拍下来的,里面每一具尸体我都拍下来了,唯独没有王庆龙的,他的尸体还在警方?”

    伏晓摇头,“这个不清楚。”

    丁积善点头,又看了一眼伏晓的手腕,低声说道,“要变天了。”

    从丁积善家出来,伏晓快步的往家跑,实际上,丁积善距离伏岩家,并不是很远,一直到了家门口,伏晓才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特么的在丁积善家呆了那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想到给伏鹤鸣重新发个短信。

    一进家门,竟然看到伏岩跟伏鹤鸣两人优哉游哉的吃着水果,擦。

    “伏鹤鸣,”伏晓捶胸顿足,就差没有在地上打滚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在医院里生死不明,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吃水果?”

    还有最贵的樱桃。

    伏晓走过去,直接把果盘抢过来,顺手捻起一颗樱桃送入口中,真甜。

    伏鹤鸣翻了翻白眼,“你告诉我医院情况有变,你找到了丁积善,我就不用去了,怎么现在倒打一耙?”

    这姑娘魔怔了?

    伏晓顿了顿,“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了?”

    虽然心中有数,可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伏鹤鸣轻哼一声,拿出手机,让她自己看。

    伏晓只扫了一眼手机就知道,那短信的确是她发的,只不过,当时在太平间里显示的发送失败。

    伏岩看着一脸菜色的伏晓,“怎么?”

    伏晓又吃了一颗樱桃,才口齿不清的说道,“太平间的金棺不见了,丁积善被人打晕关在了冷冻柜。”

    这一件件的事情,如同提前计划的好的一样,一环扣一环,根本无从下手。

    伏岩点了点头,一点都不吃惊,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中心医院虽然可能是个突破口,但实在是太危险了,先缓一缓,而且,找守墓人也需要机缘巧合,现在我们都太急躁,冷静两天在回过头来想想。”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伏岩的意见很中肯。

    中心医院确实是个突破口,但也不能急于一时。

    眼下来说,这样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伏鹤鸣也跟着点头,太平间那种阴森的地方,他是在也不想去了,“不过,丁先生怎么样?”

    “他没什么事情,”伏晓想到丁积善苍白的脸色,就不由得有些担心,“今天在医院算是碰见了刘瑶,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回事。”

    丁积善明显是知道情况的,又或者说,伏晓也能多少猜出来一些,这两天她一直在恶补这方面的知识,伏岩是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伏晓摒除在外,从小接触一些,到现在也不至于抓瞎。

    “这样算来,刘瑶肚子里的怪胎,已经快四个月了。”伏岩掐指算了算,摇了摇头,“再有两个月,恐怕刘瑶也就……”

    话虽然没有说完,但伏晓跟伏鹤鸣两人哪个不是人精,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伏晓的脸色非常的沉重,“有没有办法可以把鬼胎从刘瑶的肚子里取出来?”

    话虽然不太好听,但这就跟打胎一样,看能不能让鬼胎脱离母体。

    伏岩冷笑一声,“怎么可能?”

    鬼胎附在人体都是需要精挑细选的,一旦附体,除非母体死亡,否则根本没有办法移除。

    伏晓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那怎么办?那小金棺现在怎么处理?”

    处理不了刘瑶的事情,就在手边的小金棺,总有办法处理一下吧?

    伏岩无奈的叹了口气,无数次后悔,当初究竟是被雷劈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认为伏晓什么都不懂,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没有办法,而且,你口中的封熙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封家错综复杂,想要查清楚,恐怕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守墓人的事情,暂时先放下,先把你两次冥婚的事情解决一下。”

    可他别任何人都清楚,冥婚一旦结成,反悔的几率基本上等于零。

    他是个阴婚师,这种事情他最清楚了。

    一提到冥婚,伏晓整个人都颓丧了不少,“怎么解决,我除了一个封九,人都找不到,解决个屁。”

    她是真的非常烦躁。

    有时候她都想把这小棺材给砸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