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伏家第一任捉鬼师的棺材
    丁积善收拾了一下必要的东西,把护身符递给她的时候,才看到她手腕上的上古灵符,顿了顿。

    伏晓并未察觉到丁积善的停顿,非常自然地接过来,随口问了句,“这些管用不,能保我的命不?”

    丁积善回手就拽住那一沓符纸,伏晓急了,“唉,你这东西都给我了怎么还抢啊,你个强盗。”

    “……”丁积善深吸了口气,发现有时候就不能好好的跟伏晓沟通,你说你严肃的时候吧,这丫头就给你插科打挥,没个正经。

    丁积善车库倒是有辆小破车,他只是偶尔会开,结果车子摇摇晃晃的,搞得伏晓都以为这大爷要撞到花池。

    “哥,你有驾照吗?”伏晓非常担心自己的小命,别特么的还没有找到守墓人,解除诅咒,就车祸身亡了。

    好不容易到了封家大门口,伏晓都差点给摇晃吐了。

    “大哥,以后你能稍微的,控制一下你的车技吗?”卧槽,伏晓真的想抽他。

    丁积善冷笑一声,“你还敢嫌弃,下次我弄几个小鬼过来你就开心了。”

    艹你大爷。

    伏晓敢怒不敢言。

    出来迎接两人的,还是个熟人。

    伏晓一脸惊悚的看着那人,一把拽住丁积善的胳膊,“他,他……”

    丁积善不动声色的把伏晓往后拽了拽,对着来人开口道,“封总。”

    封九先是看了一眼拽着丁积善的伏晓,黑瞳微微一动,“进来吧。”

    等封九往前走了一段时间,伏晓才晃了晃丁积善,“他,他就是那个封九啊,卧槽,还是要冥婚的已经死了几个年头的。”

    丁积善抬手敲她的头,“不要乱说话。”

    伏晓猛然住口,却是紧紧地跟在丁积善的身后。

    丁积善走的不快,似乎是在等伏晓。

    封家依然很荒凉,没有丝毫的改变,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少了一丝人气。

    “里面坐。”封九修长的手指动了动,立刻就有人端来茶,分别放在伏晓跟丁积善面前。

    “封总,不知道您说的困扰,是什么问题。”丁积善面带微笑的问道,他的目光,却骤然停在了封九手腕上,跟伏晓一模一样的红痕。

    封九笑了笑,“两年前,我弟弟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麻烦丁先生,帮忙算一下,”

    他的话,清清冷冷的不带什么情绪,却让乖巧坐在一旁的伏晓一个激灵,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过这个方法?

    然后目光灼灼的看向丁积善。

    丁积善跟伏晓对坐,被这突如其来的注视,烫了一下,却又一时间移不开视线,直到封九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才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丁先生,可以吗?”

    丁积善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不再去看伏晓,沉默了一下,才点头,“我需要时间准备,三天之后。”

    封九点了点头,“好。”

    伏晓若有所思的看着丁积善,而封九的目光,时不时的看一眼伏晓,整个人越来越清冷。

    “那封总,三天后,我在过来,”丁积善起身,对着封九点头,“晓晓,走吧。”

    伏晓并没有看封九,心中却在盘算着,她想要知道的问题怎么开口问,不过,这要是问封九,会不会被他撕了?

    丁积善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于是又转回去,“封总,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他的话很轻,轻的如同羽毛一样,扫在伏晓的心尖上。

    封九的黑眸闪了闪,“问。”

    “三天之后,帮封总找弟弟,但是我需要封家的族谱,你方便吗?”丁积善一脸认真的看着封九。

    封九看了一眼伏晓,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当然。”

    从封家出来,伏晓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封家的族谱,就这么拿到了?”

    丁积善的眉头,却没有松开,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而且封九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即使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弟弟,很可能就是他自己。

    “到时候看看再说,三天之后,我去接你。”丁积善敛起所有的情绪,笑着说道,“对了,你手腕上……”

    说到一半,猛然住了口,“没事了,走吧。”

    伏晓又坐着摇摇晃晃的车,回到了家里,才回过神来,跑去地下室找伏鹤鸣。

    两人商量了一下,她才回到房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一回到房间,她就发现了不对劲,有人。

    “封九!”

    看清床上坐的人时,伏晓竟然松了口气。

    封九偏过头,他的眼中多了一抹星火,跟在封家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封九站起来,伏晓怀中还抱着伏家的族谱。

    伏晓往后退了一步,自认为是在安全地带,才开口道,“我跟谁在一起,还要跟你汇报?”

    明明是很硬气的话,却被她巧妙地软化,听上去就像是在撒娇。

    封九低笑,听上去非常的愉悦,“丁积善不简单。”

    伏晓又是一顿,往后看了一眼,才走进来,把门关好,彻底的发挥了自来熟,也忘记了封九其实已经死了,跑过去一把拽住他的手,“你家的族谱给我看看?现在。”

    封九眸光闪了闪,看着女子拽着自己的手,“看族谱做什么?”

    丁积善今天突然说要看族谱,就是为了伏晓,封九早就已经看出来了。

    “我想找点东西,”伏晓把自家的族谱摆出来,笑得非常好看,“你看,我之前去太平间看到的金棺,跟我家族谱上的金棺,似乎是一对。”

    封九并没有去看族谱,目光却一直都在她身上。

    良久都没有听到回应,伏晓抬头,撞上了带着吸力的黑眸,愣住了。

    那双眼睛,很深,深到没有底。

    “喂喂,说话啊,”伏晓瞪他一眼,一把把他拽过来,“你当时不是也在吗?你还有印象吗?”

    封九本就想亲近她,轻易地被她拽过来,伏晓半蹲着趴在床沿上,他双手撑在床上,形成半抱着的姿势,轻嗅了一下她的头发,才去看她抱着的那本族谱。

    “龙棺?”封九修长半透明手指点了点族谱上的金棺,“你爷爷没有告诉你,这是伏家第一任捉鬼师的棺材吗?”

    他又是低笑,只不过笑声钟,掺杂着其他的东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