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失恋了?哎哟我擦
    “伏晓的事情,我不会袖手旁观,往上不说,从伏丹青开始,伏家已经接了一代,可中间发生了什么,老爷子应该是最清楚的吧?”丁积善依旧在笑,如同初见那般,只不过,笑容里多了些冷戾。

    任何有可能危害伏晓的事情,他都不会放任。

    伏岩的脸色一僵,端着茶杯的手都的不像样子,水也跟着洒了不少,丁积善没有再开口,反而端起茶杯,细细的闻了闻,喝了一口,好茶。

    清香中带着微苦。

    沉默了很长时间的伏岩,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丹青的事情,我可以全部告诉你,但,不要告诉伏晓。”

    下意识的,就把伏晓摒弃在外,伏丹青失踪这么多年,伏家虽然没有放弃寻找,可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就算是活着,恐怕也是饱受折磨。

    丁积善这一次却摇头,“你太弱化伏晓的承受能力了,你以为伏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说,你以为这些事情,能瞒她多久?”

    伏岩的脸色僵住,放下小茶杯,颓然的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丁积善也不敢逼得太紧,他们为了保护伏晓,做的太多了,想要立刻就转变这种思想,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伏丹青失踪的这四十年里,都发生过什么,旁的人,恐怕没有资格去审判。

    一直到伏晓回来,伏岩都没有在开口,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咦,哥在这里,”伏晓内心愧疚了一秒种,解释道,“我今天早上出去办了些事情,所以我……”

    丁积善点头,“没关系,以后再有这种突发状况,记得跟我说一声。”

    伏晓赶紧点头,看到爷爷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我爷爷……”

    此时的丁积善已经从座位上起身,对她指了指外面,意思是外面说,伏晓点头,转身又出去。

    直到屋子里没有人,伏岩才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尽是迷茫,这么多年,他们都做错了吗?

    屋外,不等丁积善开口,伏晓率先开问,“今天我本来打算去医院,你猜我碰到了谁?”

    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丁积善顿了顿,“封家的人?”

    他的眼眸暗了暗。

    伏晓惊讶的看他,点头,“封亦楚。”

    丁积善脸色微变,“找你做什么?”

    同样的,他对封亦楚也没有好感。

    伏晓轻咳一声,“说是能帮我解除掉跟封九的冥婚婚约。”

    丁积善嘲讽一笑,却是没有说话,反而是看了一眼伏晓,眼中满满都是嫌弃。

    “……”伏晓被他的眼神给扎到了,刚要质问,这货竟然转身就走了。

    雾草,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

    伏晓跳脚,所以,这货自己不能替她接解除冥婚,听到有人可以办到,所以不高兴了?

    冷哼了一声,谁稀罕。

    回到屋中,伏岩已经坐直了身子,没有了刚刚颓势,看向伏晓,“过来,爷爷跟你说点事情。”

    伏晓直接走过去,心中还是有些生气的,“你说。”

    “过两天,你跟着丁先生去一趟梁家,就是梁庆边。”伏岩淡淡的说道,“几年前你跟着我去的。”

    “我记得,”伏晓很快点头,“梁家又出了什么事情?”

    “前两天我见到梁庆边家老二,梁温晟眉宇间黑气缠绕,恐怕……”伏岩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伏晓眉心的黑气,胸口一哽。

    “他家老大已经死了差不多五年了吧,老二多大?”伏晓低声问了句,伏岩放下茶杯,“今年25岁。”

    到了晚上,伏鹤鸣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爷爷,我想我可能找到医院太平间凤凰金棺的去向了。”伏鹤鸣气喘吁吁地直接撞门进来,“很有可能就在医院下面的陵墓里。”

    正在吃饭的伏岩跟伏晓立刻放下筷子,齐齐望向他。

    伏鹤鸣并没有看到两人诧异的眼神,继续说道,“我找到了一些关于龙棺凤棺的资料,凤棺出现的地方,一般都是在她主人陵墓的附近,我也找相关人士求证了,准确率应该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伏晓愣了愣,中心医院下面就是一座陵墓,难道这陵墓葬的就是金棺的主人?

    伏岩点了点头,“知道了要怎么办?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很多,鬼胎,金棺,守墓人,还有冥婚,哪个都不好解决。”

    眼下还没有查出封熙衍跟封九到底是什么关系,伏岩之所以会注意到梁温晟,是最近找他的人突然间就增加了,配阴婚的人太多了。

    而且,下面最近也不安宁。

    “的确是不好解决,”伏鹤鸣也坐下来,给自己盛了碗饭,扒拉了两口,“封九跟封熙衍,都是封家的,上次晓晓拿到的封家族谱,并没有出现封熙衍的名字。”

    这才是最让人心塞的。

    提到封家的族谱,伏晓的目光闪了闪,她想把族谱还给封九,可才发现,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找他,以前拿出金棺,封九就会出现,可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封熙衍不是这个封家的?”伏鹤鸣是真饿了,很快就吃完一碗饭,又盛了一碗,“爷爷,封家有没有什么黑历史?”

    伏岩已经吃饱了,坐在那里没有动,“这个不好说,按理说,族谱这种东西,都是可以篡改的,谁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删减。”

    一时间,饭桌上沉默爆发,伏晓没吃多少,也放下筷子,心里堵着一块大石头,可你要说具体有什么事情,她也说不出来。

    她想见封九。

    看着一直没啥反应的伏晓,伏岩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丫头,想什么呢?”

    伏晓笑得也有些勉强,“只是在想,梁温晟的事情。”

    伏岩看她没了魂儿的样子,也没再问,“行了,封熙衍的事情,暂时不要管了,你跟着丁先生好好学,就算是没有那么厉害,起码有点自保的能力也不错。”

    伏晓点头,“我知道,爷爷。”

    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伏晓竟然发现自己踏马的跟失恋一样,雾草,这感觉,炒鸡微妙。

    又从床底拿出小金棺,用力的敲了两下,“封九你个王八蛋,老娘有事的时候,你就不见踪影了,你今晚要是再不出现,以后就都不用出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