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被摄魂
    然而这一次,封九依然没有出现,消失的干干净净。

    伏晓抱着小金棺叹了口气,明天要不要去封氏国际,她很想知道关于封九的事情,可对于封亦楚,莫名的厌恶。

    抱着小金棺睡着的伏晓,并没有看到,怀中小金棺一点点的泛起冰冷的银光。

    第二天一早,伏晓六点多就醒了,她决定去封氏国际去看看,她这可是长久之战,不能太草率,虽然不喜欢封亦楚。

    不过,她并没有犹豫太久,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封氏国际。

    只不过,时间尚早。

    去封氏国际之前,她还是想去医院看看,这几天,刘瑶没有任何消息,丁积善也没有找到,那么只可能就是在医院了。

    伏晓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竟然遇到了梁庆边,正在背着梁温晟急匆匆的往里跑,看上去呼吸都不太顺畅,狼狈极了。

    伏晓小跑过去,从后面扶住梁温晟,“梁伯伯,这是怎么了?”

    梁庆边正喘着呢,扭头就看到伏晓跑过来,脸上先是一喜,“伏丫头啊,快点快点帮我把人送进医院。”

    “为什么要送来中心医院?”伏晓刚要开口阻止,梁庆边背上的梁温晟突然咳了起来,心肝肺都要咳出来的痛感,她倏然住了口。

    中心医院内部的情况,外面的人基本上不知道,这梁庆边背着人来到中心医院也是在正常不过。

    毕竟中心医院不管是医疗团对还是护理团队,都是最顶尖的。

    很快,伏晓带着梁温晟检查了一下,两个小时之后出结果。

    梁庆边看着忙里忙外的伏晓,不住得点头,随后又摇头,倘若不是伏家的,那该有多好。

    一连串的检查下来,梁温晟基本上智商下一口气了,可让他躺病床上,就跟有谁压着他似的,所以想现在只能坐在僻静一点的长廊椅子上。

    “梁伯伯,”

    两个小时之后,伏晓拿着检查结果走到梁庆边跟前,“没有问题啊,怎么会咳得这么厉害?”

    梁庆边从她手中接过来检查结果,快速的看了一遍,“没问题?”

    伏晓点头,把上面的检查结果都解释了一遍,“所以,的确是没有问题的。”

    梁庆边被一股恐惧包围,一把抓住伏晓的手,“你是医生,你帮我救救我儿子,我现在只有一个儿子了,我是造了什么孽啊。”

    一个六十多的老人,竟然还哭了出来。

    伏晓尴尬的看着被抓住的手,尽量保持微笑,“梁伯伯,你先带他回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莫名的,她就不想让梁温晟住在医院,谁知道还会出什么意外。

    梁庆边转头看向奄奄一息的梁温晟,“我想去见你爷爷。”

    伏晓赶紧点头,只要先离开医院,怎么都好说。

    半个小时之后,伏晓跟梁庆边扶着梁温晟,到了伏岩住的地方。

    “小心点,”伏晓也很奇怪,明明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可梁温晟就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这给人心塞的,“他这种情况多久了?”

    梁庆边小心的扶着他,叹了口气,“已经有半年之久,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用,结果都是一样,很正常,今天早上,他突然喘不过来气,说是有什么东西掐着他的脖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当然,也用了特殊的方法,可依然没有任何的效果。

    伏晓不再说话,把门打开,“爷爷,有客人来了。”

    伏岩正在研究族谱上的十六条龙金棺,猛然听到伏晓的叫喊声,被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就往外跑,却在看到梁庆边跟梁温晟的时候,楞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伏岩走上前,从伏晓手中接过梁温晟的胳膊。

    “在医院门口碰到了伏丫头,又检查了一遍,依然是没有任何问题,我已经快疯了,”梁温晟现在就如同一个智障儿童,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也只是还活着而已。

    伏岩先让人做到沙发上,碰住他的脸,心中就是一个咯噔,他眉宇间的黑气,竟然不见了。

    这……

    可就麻烦了。

    “老爷子,我儿子这是什么情况,还有没有的救?”梁庆边真的是老泪纵横,现在就是倾家荡产,他都想救梁温晟。

    伏岩看了他一眼,有看向伏晓,伏晓眨了眨眼睛,表示没有明白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晓晓,去把丁先生找来,让他看看。”伏岩其实知道,梁温晟已经没救了,现在基本上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伏晓赶紧点头就往外跑,跑到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已经九点半了,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起床了。

    一时间,伏岩的小公寓里非常热闹。

    丁积善摇了摇头,目光中略带悲悯的看着梁庆边,“节哀。”

    梁庆边眼前一看抹黑,人跟着就往后倒去,伏岩赶紧伸手扶住,“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暂时不用去梁家了。

    丁积善点点头,“这种情况,其实是摄魂,”

    摄魂?

    伏晓站在丁积善右手边,听的非常认真,伏岩的脸色却是一下就变了,“摄魂?”

    丁积善抬手点了点梁温晟的眉间,“正常死亡的人,都会在死亡的瞬间,或者死亡前的一段时间看到人的魂魄,但他这情况就有些特殊了,只是身体活着。但也过不了三天。”

    “哥,摄魂是怎么个情况?”伏晓表示没有听过,求解释。

    丁积善优雅的用湿巾擦了擦手,“摄魂就是在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把他的灵魂吸走。”

    伏岩揉了揉眉心,“晓晓,你先给他看看情况。”

    梁庆边醒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第一句就是,“我儿子真的没救了吗?”

    丁积善淡淡的摇了摇头,没说话,就连见惯了生离死别的伏晓,都有些不忍去看此时梁庆边悲痛欲绝的神情。

    伏岩叹了口气,“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儿子会变成这样,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梁庆边的脸色裂变,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我当然要知道,我儿子没有生病,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变成这个样子。”

    伏晓跟丁积善对视一眼,“哥,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