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封九的顾忌
    封九没有在说话,可伏晓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这么多天的惆怅,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

    “封家是不是出事了?”听不到他说话,伏晓又不死心的开口问道,也没有指望他能回答自己,也算是自言自语吧。

    没想到,封九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的确,封家出事了。”

    “几天前,我见到封亦楚,说是要跟我谈谈关于解除冥婚的事情,”虽然看不到封九,但伏晓还是想把这些事情搞清楚,“不过,我还没有想明白,你你跟我之间的冥婚,是怎么个情况?”

    封九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言语,那一团带着亮光的模糊闪了闪。

    在伏晓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嘴角讥诮的勾起,想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伏晓看了一眼办公室,出于职业病,把之前那些散乱的病例都收拾了一下,放回原处,才起身往外走,“你还在吗?”

    她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在。”

    伏晓顿了顿,笑得有些苍白,“你上次给我的封家的族谱,是不是真的?有没有删减?”

    “为什么这么问?”那团模糊的封九在她前面,不慌不忙的引着伏晓往外走,“不是告诉你,不要来这里了吗?”

    伏晓一笑,“我这个人吧,还真的是有些贱性,越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就越是想知道,你知道,我活了这么大,我爷爷跟哥哥,都明令禁止我,不允许摸骨这件事情,可我还真的就干过几次,这一次是救了你们封家的一个孩子,结果……“

    一言难尽。

    真的是下一秒就见鬼啊卧槽。

    那团模糊的封九状似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回头看了伏晓一眼,什么都没说,“封家的族谱,变革过几次,你看到的应该是第五次变革之后的。”

    伏晓了然的点头,难怪了,正要说话,就感觉胸口处猛地一疼,她倒抽了口气,整个人跟着弓下身子,就连呼吸都有些颤-抖。

    模糊的封九一闪而至,“怎么了?”

    问完之后,封九瞬间后退好几不,手也僵在半空中,楼道里呼啸的风声凛冽。

    不知过了多久,胸口的疼痛才减缓,伏晓深吸一口气,才慢慢直起身子,“我也不知道啊?”

    这种近乎窒息般的疼痛,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难道是她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一扭头,就看到那团模糊已经离自己很远,嘴角抽了抽,“你就不能过来扶我一下?离我那么远干嘛?”

    她的声音里都是傲娇的抱怨,说完还瞪他一眼。

    封九抿唇不语,就在那里一动不动。

    伏晓也没再矫情,“你真的不知道那金棺在哪里?”

    她就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金棺已经不在这里,你若是真的想知道龙凤双棺的事情,可以从伏家入手,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封九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声音里也透着凉气。

    “喂,”伏晓还想说什么,只觉得后颈一疼,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把自己提起来了。

    你没有看错,提起来了。

    “封九,”潜意识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喊封九的名字。

    说时迟那时快,那团模糊的封九朝着伏晓就闪了过来,但,提着伏晓的那物动作更快,粗嘎难听的声音自她的耳边响起,“封九,你若是想害死她,就尽管来。”

    那团模糊停在原地,却露出一双淬了冰的黑眸。

    这时候伏晓才看清楚,封九那双眼睛,承载了太多东西,“怎么回事?”

    封九挺拔的身形渐渐地展现出来,孤傲的站在那里,“那又如何?”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伏晓再一次胸口疼起来。

    这种疼,真的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封九,”

    鬼胎拎着她的衣领,伏晓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看上去强悍的小鬼,却有些发抖。

    “封九,”鬼胎再次冷戾的开口,“你跟这个女人天生的宿敌,你又何必呢?让我吃了她,这样双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

    伏晓本想说话,可胸口的疼痛越来越让她窒息,她想知道,跟封九是天生的宿敌,这又是怎么回事?

    最近发生的事情,真的是让人迷离。

    封九突然低笑出声,楼道里乍然风起,凛冽至极。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封九已经完整的屹立在那里,挡住鬼胎想要离开的路,他知道,鬼胎是要带伏晓去太平间。

    然而,现在的太平间,除了尸体,就是尸体。

    鬼胎突然嗷的一声惨叫,拎着伏晓衣领的手也放开,伏晓整个人就往下掉,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就落入一个略显冰凉的怀抱。

    “封九。”伏晓一把拽住封九的衣袖,“你告诉我,怎么回事?”

    她隐隐觉得,刚刚胸口疼,也跟封九有关系。

    封九抱住她,看了一眼四周,漆黑一片,“这些你不用知道,也没有必要。”

    “是不是不管如何,到最后我都会成为祭品?”伏晓见他不说,变换了个政策,“你明明知道,就是不告诉我,我现在会这样莽撞的横冲直撞,都是因为你们所谓的对我好,我爷爷也是如此,哥哥也是如此,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心情很烦躁,烦躁到让人心慌。

    封九身子一僵,缓缓地低头,看着伏晓气鼓鼓的样子,“不是,你爷爷不是已经替你知道解决的方法了吗?”

    他抱着伏晓往外走,这里并不是伏晓的久留之地,整座医院都是死气沉沉,伏晓刚踏进医院的时候,他就发现,整个医院里的病人,全都是死人。

    “你在说笑吗?”她的双手改成搂着封九的脖子,冷声道,“封家十几代了,从没有人找到守墓人,谁也不知道守墓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即使知道这样的方法有如何?等同于没有不是吗?封九,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封九的脚步一顿,飞快的低头看她一眼,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抬起头,“那些事情,你知道了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改变不了任何。”

    草。

    伏晓也怒了,“就算改变不了,我还不能稍微的有个心理准备吗?”

    什么毛病这都是,一个个的自以为对她好,结果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