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伏家第一任捉鬼师,伏司爽
    “我昨天问了封九,封熙衍的确是封家的,他给我的族谱是经过变革的,所以,并没有出现封熙衍这个人,”伏晓上车,关门的时候往庙山山顶的方向看了一眼,她能感觉得到,有人在看着他。

    伏鹤鸣也跟着上车,“所以,封九跟封熙衍真的是两个人?”

    伏晓点了点头,“至少封九是这么说的,我们一会儿得想个办法,从爷爷那里套话出来。”

    两人一合计,就跑去拿了两坛子陈年老酒,伏晓又买了一些下酒菜,就奔着伏岩的小公寓去了。

    伏岩正在翻着什么东西,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只不过,脸色不是很好看。

    伏晓跟伏鹤鸣对视一眼,伏晓走过去,看清楚伏岩手中的竟然是伏家族谱,只不过,这本不是她们在地下室里看到的。

    “爷爷,”伏晓突然出声,吓了伏岩一跳,“这都已经到了中午该吃饭的时间,你在干什么?”

    乍然听到有人说话,伏岩飞快的把手中的族谱给合上,抬头就看到伏晓站在跟前,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也缓了下来,“吃饭着什么急,你先看看这些。”

    说着把手中的族谱塞到伏晓的手中,“地下室资料库的族谱是删减过的,这一本上,竟然有封熙衍的名字。”

    说起族谱,伏岩真的很少回去翻看,这次从箱底翻出来,也只是想找找有关于十六条金龙与凤棺的资料。

    一听到封熙衍,伏晓顿时来了精神,翻开族谱,速度很快,果然,在翻到差不多最后一页的时候,看到了封熙衍的名字。

    封熙衍竟然跟伏家祖先是同一个年龄层的。

    “卧槽。”伏晓脸色瞬间就变得无比的难看,“这封熙衍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吧?还学着人家娶媳妇,有毛病吗?”

    伏鹤鸣早就已经到了伏晓的身边,看到上面关于封熙衍的资料,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骂娘,“所以,这老祖宗竟然要跟一个后辈抢媳妇?”

    虽然这个媳妇是伏晓,但伏鹤鸣还是忍不住想要爆粗。

    骂归骂,伏晓突然问道,“封熙衍既然是封家的老祖宗,可为什么封家的族谱上却把这个人给删掉了?为什么?”

    伏岩摇头,“这个可不好说,一般来说,能上族谱的人,一般都是有杰出贡献,或者是比较典型的人,封家这种情况,很难说,既然封熙衍是封家老祖宗,想必他的事情,查起来也会容易一点,至于这封九,晓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结果?”

    伏晓想到昨天封九的状态,想说,又怕自家爷爷现在杀过去,斟酌了一下,“爷爷,有件事情我问你,你可不要生气。”

    伏岩皱了皱眉头,觉得伏晓这个状态不对劲,扫了一眼伏鹤鸣,他正全神贯注的看族谱,这兄妹两个从小就是这样,感情好是好事,但这种情况,他还是希望两人有点小分歧。

    “我不生气,你说吧。”伏岩叹了口气,他有预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伏家第一任捉鬼师,是谁?”虽然问了,但伏晓还是吞了吞口水,毕竟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人告诉她。

    “第一任捉鬼师?”伏岩眨了眨眼睛,目光却落在伏鹤鸣翻看着的那本族谱上,“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当年的捉鬼师,是个女的,但是后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没听说了。”

    伏晓一直看着伏岩的表情变化,他的眼中,更多的是无奈跟不解。

    第一步试探,倒是没有发现伏岩有多反感,伏晓轻咳一声,“哎呀,我饿了,现在不讨论这些事情了,来,我们先吃饭,由于最近发生了太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我想喝点小酒解解闷,爷爷,你来不来。”

    伏鹤鸣配合的也是真的默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中的族谱放下,拎过那两坛子酒,“爷爷,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好好的吃个饭了。”

    哎呀,这话说的,他自己都心虚。

    很快,酒桌就摆上了。

    伏岩看着精神过度亢奋的两兄妹,更觉得这两人在打什么小九九,可他又馋酒,尤其是这臭小子坛子里的酒,刚打开,他就知道是上好的珍藏,起码十年以上。

    咂了咂嘴,“你们是不是要瞒着我做什么?”

    伏鹤鸣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爷爷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能干什么?找封熙衍单挑?那我们也要找得到啊?”

    伏晓紧跟着点头,“爷爷心眼小,算了,哥,我们干杯。”

    挤兑他?

    伏岩眼睛一立,瞪着他们,“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现在学会挤兑我了?”

    伏鹤鸣更无辜了,倒是伏晓,看了他一眼,“你要自己这样想,那我们也没办法,你要是怕我们做什么,这样,哥,拎着酒,我拿着菜,换个地方。”

    早在伏鹤鸣开了一坛酒,伏晓就发现自家爷爷有些把控不住了,这酒就是美人,对于一个酒控来说,那真的是致命的诱-惑。

    “哎,”伏岩急了,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了,“兔崽子,我说什么了?”

    伏晓跟伏鹤鸣对视一眼,把菜把酒放下,伏晓满脸的不高兴,伏岩又叹了口气,伏鹤鸣倒是没什么胆子算计他,反倒是伏晓,真要是想做什么,那绝对是背后出谋划策的那个小人精。

    伏鹤鸣赶紧给他满上酒,“吃饭吃饭,”

    几杯酒下肚,伏岩满是褶子的脸成了夕阳红,舌-头也有些打结,为了保险起见,伏晓又让伏鹤鸣给倒了一碗,伏岩笑眯眯的大口喝掉,“臭小子,你肯定是有事情要问我。”

    不得不说,喝了酒的伏岩,既精明又让人喜欢。

    “爷爷,伏家第一任捉鬼师是谁?”伏晓也跟着笑,一边用手指挥伏鹤鸣,倒酒。

    伏鹤鸣也是真实在,一碗一碗的倒,伏岩这时候已经高了,有点反应不过来,“伏司爽。”

    好酒。

    伏晓眯了眯眼睛,她确定,在伏家的族谱上,没有看到过这个名字。

    “她用的是什么棺材?”伏晓又问,她也觉得有些奇怪,对封九的信任,更甚于伏岩。

    她也不知道这样是对还是不对。

    “金棺。”伏岩打了个酒嗝,突然就笑出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