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金棺出现了
    伏岩一愣,“庙山,你去那里做什么?”

    一提到庙山,伏岩的神色都紧绷了起来。

    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老头,伏晓顿了顿,“今天早上丁积善家养的那只黑猫被分尸了,就在客厅里,后来我见到封洲义,他说庙山可能会有危险,我没有告诉你就直接去了,就在后山发现了有情况,一只小鸟刚刚要飞进去,又被分尸了。”

    没有理会伏岩的脸色,这对于伏晓来说,已经离她的目标近了一点。

    伏岩有他自己的调查手段,听了伏晓的话,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从不曾想过,伏家的祖坟竟然也能出纰漏。

    在他愣怔的瞬间,“而且,在那里,我还看到了刘瑶的鬼魂,不过,就是她引我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伏晓下意识的就把封九跟隐了去。

    伏岩身子往后靠了靠,决定不在隐瞒,“我这里掌握了一些情况,鬼胎现在就在封家,封家现在的状况很糟糕,而且,封九似乎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了,这对于封家那些抢夺大权的人,绝对是个好消息。”

    封家是隐世大家,古老而神秘,可这里面却充斥着无数的肮脏。

    “封九虽然已经死了好几年,可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有转世头胎,恐怕就是担心封家会分崩离析,只不过,他死之后,那些不安分的人,渐渐地都冒出头来,这封亦楚就是其中一个,”这些人,丑态毕露,手段极其的残忍。

    “那会不会,鬼胎跟封家也有关系?”伏晓若有所思的问道,封九说封洲义是个可信的人,可她莫名的就想到,因为封洲义,她才跟封九有了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她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接受。

    “也不是没有可能,”伏岩叹了口气,现在把所有的焦点都放在封家,恐怕不是什么好事,看着伏晓眉宇间的黑气,似乎更加的浓郁了。

    伏晓来了精神,“那我们要不要就顺着封家这条线查下去?”

    她总觉得封九在庙山的状况不太对劲,尤其是每次谈到龙凤金棺,封九周身的冷气就会浓郁一些,这应该不是她的错觉。

    伏岩却是摇了摇头,“封伏两家互不干扰……”

    “爷爷,”伏晓翻了翻白眼,“你觉得现在封伏两家还能是互不干扰?今天在庙山,我看到了封亦楚,这意味着什么?既然互不干扰,封家的人去伏家的祖坟做什么?”

    庙山是伏家的祖坟,封家的祖坟一直都是秘密,恐怕只有封家人才知道。

    伏岩虽然是面无表情,可心中还是有些犯嘀咕,“封家有摄魂能力的人,应该是封洲义。”

    伏晓没有想到伏岩转变的这么快,冷了一下,随后脸色正了正,“封洲义?”

    伏岩点头,“这个人,一直都是笑面虎的形象,谁都不得罪,在封家算得上是非常有能力的人,只是这个人,醉心于研究这些东西,封家没有人愿意得罪他。”

    对于封洲义的定位,现在还很模糊,但有封九那句话,以后有事情,可以找封洲义,伏晓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戒心还是放下了。

    “封洲义的事情,我们暂时不管,我觉得这个人,不会伤害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我怀疑封亦楚。”伏晓很严肃,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不然,怎么解释他今天也出现在后山?”

    这实在是太蹊跷了。

    伏岩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还是不要下结论太早,而且,在庙山做这样的事情,目标太大,很容易就被发现,我觉得不太可能。”

    爷孙俩持不同意见,一时间静默下来。

    伏岩看她一眼,不由得有些心疼,“这样,你就用你的方法去调查,出了什么事情,爷爷替你挡着,我用我的方法调查,不管是你的事,还是摄魂的事情。”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伏晓不想去丁积善那里,索性就没去,而是去了地下室。

    伏鹤鸣也在这时候回来了,他的脸色惨白的吓人,“爷爷,不好了,太平间的金棺出现在庙山了。”

    喝。

    伏岩倒吸了一口冷气,端着水杯手一抖,杯子就掉在了地上。

    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你说什么?”伏岩颤-抖着问道,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伏鹤鸣喘了口气,他不知道伏晓在家,并没有刻意减小音量,“不是说金棺出现的地方,就是它主人陵墓附近吗?”

    这些都是常识。

    这种特质的金棺就像是活的一样,就算不小心被人带走,可它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但,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庙山?

    “什么金棺?”伏晓从地下室上来,碰巧听到他们说金棺,开口问道。

    她的手中还拿着所有关于金棺跟摄魂的资料。

    伏鹤鸣楞了一下,无声的询问伏岩,她怎么在家。

    伏岩又叹了口气,“还真是多事之秋,伏晓在祖坟可能发现了有关摄魂的事情,你这又来了金棺出现在庙山,这……”

    全都乱套了。

    伏鹤鸣又是一愣,眨了眨眼睛,“这……”

    伏晓算是听明白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刚刚。”伏鹤鸣也不再隐瞒,“看守庙山的老爷子打电话给我,说是在祠堂内,出现了一具金棺,”

    伏晓眉头紧皱,她今天也去了庙山的祠堂,那时候还没有出现金棺,事情还真是越来越复杂。

    “金棺不是在太平间吗?”伏晓疑惑的问道,“我们要不要找丁积善来问问?”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伏晓跑去开门,竟然看到丁积善站在门口,顿了顿,把人让进来。

    “你来的正好,”见丁积善进来,伏岩开口道,“金棺出现在了庙山。”

    丁积善点头,“我听说了,只是有点事情还没有明白。”

    他的神色极其的清冷,伏岩那颗心颤了颤,却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隐瞒就没意思了,“太平间出现的金棺,其实还有另一具,就在庙山,”

    伏岩的语调无比的沉重,却带着一股决绝。

    丁积善的手指微动,脸色也白了不少,“龙凤双棺?”

    伏岩点头,没敢去看伏晓跟伏鹤鸣的表情,只是,他的神情越发的阴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