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凤棺葬的是什么人?
    “伏家第一任捉鬼师,也就是伏家的老祖宗,下葬的时候,用的就是金棺,十六条龙的金棺,也就是龙棺。”伏岩坐回沙发,音色越发的低沉,“至于当时为什么会用刻着金龙的金棺,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而且,伏家备用的族谱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记载,我爷爷那时候还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

    伏晓知道,这一次伏岩没有说谎,也没有隐瞒,现在奇怪的是,金棺为什么会出现在庙山,“爷爷,会不会这凤棺去找龙棺了?”

    “……”伏岩翻了翻白眼,“你还真以为这金棺是活的?那还不诈尸?”

    伏鹤鸣的嘴角要而是一抽,差点没笑出声。

    丁积善的脸色依旧是惨白,“恐怕这凤棺跟伏家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伏岩跟伏鹤鸣两人,看能不能找到有关于伏司爽的东西,伏晓跟丁积善再去一趟庙山。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都闲不住。

    好在这一次,丁积善并没有想不开,而是租了台车,这倒是让伏晓顺心不少。

    看守庙山的老爷子比伏岩年纪还大,但身子骨非常硬朗,看到伏晓带着人过来,其阿婶迎了出来,“知道是怎么回事嘛?”

    伏晓摇头,“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去看看情况,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老爷子摇头,“看守庙山这么多年,今年邪事特别的多,我在半山腰经常看到动物的尸块,可又找不到原因。”

    伏晓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点了点头,“爷爷,我们上去看看。”

    丁积善跟在伏晓后面一声不吭,脸色是少有的严肃。

    一直到了祠堂,那金光闪闪的金棺就横放在祠堂的石桌上。

    虽然不是的一次看到,可再这个角度看到,说不震撼绝对是假的。

    伏晓吸了口气,一把拽住丁积善的胳膊,“我去,在医院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今天一看,这凤凰还真是……”

    栩栩如生,尤其是凤凰的眼睛,就跟活的一样,在眨眼睛。

    “恐怕,真的要出事了。”丁积善上前一步,脸上尽是恭敬的神色,苍白手摸上棺身,冰凉入体,他整个人就是一颤。

    “怎么回事?”伏晓不明所以,她的目光一直都在金凤凰的眼睛上。

    丁积善的手指点了点凤凰的脚,“你看这里,”

    伏晓凑过去,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疑惑的看向他。

    “上次看到的时候,这是凤凰金黄没有任何污染,可是你看看现在,她的脚已经变成了褐色,这说明有,,”丁积善冷笑一声,“恐怕有人想让凤棺里的人活过来。”

    卧槽。

    伏晓瞠目结舌的看着丁积善,“哥,你在跟我说笑话吗?死了人怎么复活?”

    这简直是在扯淡好吗?

    反正她不相信。

    “按常理来说,死了人的确是活不了的,但是,”丁积善笑了笑,“但是你不要忘记了,1949年,朱秀文借尸还魂的事情。”

    丁积善没有说笑的意思,目光一直都在凤凰的脚上,若是不仔细看,是不会注意到的,又或者说,就算是看到了,也只会认为那是脏污而已。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不是脏……”

    伏晓的手也触摸到了凤凰的脚,却感觉到粘粘的,抬手一看,竟然是hi血。

    卧槽。

    “相传,龙凤棺使用十八颗棺钉封死了的,就是没想过在打开,”丁积善叹了口气,“看样子,要跟你爷爷商量一下,是不是把你家老祖宗的龙棺给启出来。”

    伏晓缩回手,手指上粘粘的感觉让她很难受,“我也这么想,只不过,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伏家也是几百年历史了,而且,很多分支都不在锦城,挖坟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一次,伏晓倒是没有冲动。

    丁积善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跟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

    “现在确定了金棺在庙山,”丁积善一边说,手指一边结印,手中的镇魂符已经蠢蠢欲动。

    “你在做什么?”伏晓看着他把六张镇魂符依次贴在金棺上,做完这些之后,丁积善一回头,竟然看到伏晓手腕上多了一个墨绿色的镯子,挑眉问道,“这是?”

    “封九说是辟邪的。”伏晓并没有太在意,更没有注意到丁积善眼底的震惊之色,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金棺上。

    “有了这几张镇魂符,大概能知道凤棺的行踪,不过,这么做估计有些多余,它应该不会再消失不见了。”丁积善移开目光,又看了一眼伏晓,“我先送你回去,我得去封家一趟。”

    伏晓点头,她现在不想去封家。

    回到伏岩住的地方,伏晓径直跑到伏鹤鸣的房间,“哥,1949年,朱秀文借尸还魂的事情,你知道吗?”

    伏鹤鸣把他查到的东西都放到一旁,示意伏晓进来坐,“知道一些,当时非常轰动,不过也有人说是假的。”

    说着,从电脑的文件里调出来。

    对于这万事通的哥哥,伏晓自然是崇拜的,“我去,这么小的事情你都登记在册?“

    伏鹤鸣笑着点头,安静的等她看完,才说,“当年这件事情哈有专门的记者去采访过,而且那人也说得头头是道,不像是假的。”

    “那要是真的该怎么办呢?”伏晓近乎呢喃的道,但是,“哥,你能查到,凤棺里葬的是什么人吗?”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复活金棺里面的人?

    为什么?

    伏鹤鸣一愣,瞬间就茅塞顿开,“晓晓,你可真是点睛之笔。”

    说着,伏鹤鸣抱着一大抱东西就往外跑。

    伏晓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又看看电脑上的借尸还魂,心中却是有些郁闷,她现在要做什么呢?

    要不要从封亦楚下手?

    可一想到封亦楚那个德行以及外面的传言,她就有些抗拒。

    难道要去找封洲义?

    这倒是个好办法。

    说干就干。

    伏晓敲了敲小金棺,这一次,封九很快就出来了,只不过身形有些透明。

    “我该怎么跟封洲义说?”伏晓还是有些烦恼的,而且,封洲义所说的那个孩子,是不可能会死的,为什么会出现意外?

    “封洲义这段时间都在丁积善家附近,你可以去那里等。”封九淡淡的看她一眼,“我不习惯用手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