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摄魂就是要养小鬼
    回到伏家,伏晓第一件事情就是跟伏岩商量把老祖宗的金棺请出来,但伏岩的回应是,不行。

    伏司爽毕竟是伏家的老祖宗,几百年都过去了,现在突然说要把她老人家请出来,这让伏岩有点不能接受。

    伏晓坐在伏岩的对面,“爷爷,这可攸关生死,只是想要知道,里面的秘密而已,这凤棺现在已经出现了,那就说明,里面肯定有秘密,”

    伏岩对他摆了摆手,打断她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不如我们先把已经出现的凤棺打开。”

    当时凤棺在中心医院,棺盖已经被开启过,里面是红衣尸体,对于这一点,伏晓跟伏岩两人都十分的清楚。

    “爷爷,”伏晓叹了口气,知道在这一点上,伏岩肯定是不好说通,“凤棺跟龙棺是一对,而且你就不想知道,当时老祖宗为什么会用龙棺下葬,而不是凤棺?”

    伏岩一顿,所有想要拒绝的话,都咽了回去。

    对于老祖宗伏司爽用龙棺下葬,除了当时当年的人,知道的并不多,而且这件事情当时已经被压下来了。

    “后天吧,后天你四爷爷就回来了,我们这一辈只剩下我跟他了,等他回来再说。”伏岩最终叹了口气,这一动祖坟,搞不好可是会要出事的。

    得到想要的答案,伏晓才算是松了口气,起身就要走,却被伏岩喊住,“另外,到时候请老祖宗的时候,不要让封家的人在场,就算是封九也不行。”

    伏晓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四爷爷这么多年在哪里?”

    伏家在锦城只有他们这一家了。

    伏岩摇头,“这些年一直没什么联系,就在你出事不久,你四爷爷突然让人来了封信,说是这段时间就回来了。”

    他也觉得很奇怪,这伏兴唐突然回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伏岩有些担心。

    对于这伏兴唐,族谱上也是有记载的,这个人可是个非常厉害的人,跟伏岩一样,也是个阴婚师,但有介于捉鬼师之间。

    两方面他都比较精通。

    伏晓搔了搔头,“爷爷,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明白,既然都是伏家的人,为什么分散在各处了?”

    锦城只有他们一家。

    伏岩笑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当年,伏家遭遇劫难,那是一场重创,我已经记不清楚是那个年代的事情,丹青,也就是你的姑奶奶那个时候已经分出去了,全国各地的伏家人,都在寻找她的下落,只可惜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这是伏岩心中唯一的痛。

    这么多年,伏家的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可就是杳无音信。

    一提到伏丹青,伏晓也不吭声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提到伏丹青就是个禁-忌。

    到了晚上,伏晓正准备睡下,伏岩小公寓的门就被敲响了。

    丁积善站在门口,脸色极其的难看,他的身边,还有梁庆边。

    伏岩因为有个富二代意外死亡,需要配阴婚,所以出去了,小公寓只剩下伏晓一个人。

    打开门的时候,伏晓还愣怔了一下,“怎么了?”

    这都十点多了,而且丁积善怎么会跟梁庆边在一起,这个组合让她有点难以想象。

    进来之后,伏晓给两人倒了杯水,打个呵欠,“哥,你能不要保持沉默吗?”

    这大晚上的来打扰他,真的好吗?

    “伏丫头,我找到一些关于摄魂的资料,”梁庆边接过水杯,没有丝毫的停顿,“肯定是跟封家有关系,而且,我断定,封洲义肯定是参与其中的。”

    伏晓打呵欠被卡住了,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封九说过,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封洲义,而且,伏晓还真的没有怀疑过封九的话。

    “我有证据,”梁庆边情绪明显激动起来,“我调查过,封洲义会定期去庙山的后面,而且,那里跟中心医院有脱不开的关系,他们之所以要摄取人的魂魄,就是要养小鬼。”

    伏晓脸色一变,即使之前已经想到过这个理由,可真的听到之后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丁积善看着变了脸色的伏晓,淡淡的解释道,“就像是鬼胎,需要通过一个途径来助其成长,它需要的是汲取母体的营养,而小鬼,若是想要变得强大,则是需要吞噬其他的魂魄来达到变强的目的。”

    这恐怕才是最近这段时间,被疯狂摄取魂魄的原因。

    到如今,已经有三十六个被摄取的魂魄。

    再有十三个,那只被滋养的小鬼恐怕就会变得非常强,到时候,就连他恐怕都没有太大的把我灭掉。

    伏晓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杯,不由得抖了抖,“有没有办法,趁着它没有变的那么强大就解决掉他?”

    她想象不出,那究竟是个怎样的东西。

    丁积善摇了摇头,“庙山的情况你应该是见过的,虽然我没去,但听你说的,我们很难靠近。”

    一般养小鬼,都需要非常僻静,以及阴气非常足的地方,他的四周是有结界的。

    伏晓放下水杯,似乎在想着什么,梁庆边再次出声,“我让人跟着封洲义。”

    丁积善却是摇了摇头,“封洲义没有问题,他虽然懂这方面的知识,可他不会做这样事情。”

    梁庆边显然不赞同丁积善的说辞,如同伏晓开门的时候,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模样。

    伏晓轻咳一声,“哥,我觉得关于封洲义的事情,我们需要谈谈。”

    丁积善点了点头,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把梁庆边打发掉。

    “伏丫头,我还是觉得封洲义不正常,”梁庆边毕竟是上了年纪,疲态尽显,“你们跟封家也是有过节的,你相信他?”

    伏晓看了一眼丁积善,才笑着道,“梁爷爷,封伏两家虽然是有过节的,但是这不能成为我怀疑封洲义的原因,我知道,温晟哥的死,给你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我希望你能保持清醒。”

    梁庆边最终叹了口气,“我老了,我的两个孩子都死了,我……”

    伏晓突然握住他的手,“梁爷爷,他们并不希望你这样。”

    安抚好了梁庆边,伏晓松了口气,“哥,该你说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