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出现了新的物件,绣花鞋
    梁庆边走了以后,伏晓凑到丁积善跟前,心说,这哥哥平日里冷静的不像是正常人,怎么今天就跟梁庆边吵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梁庆边很可能被人洗脑了,”丁积善喝了口水,初秋的夜里还是有些凉的。

    碰到梁庆边是非常偶然的,见他行色匆匆,再联想到之前梁温晟被摄魂,丁积善就多了个心眼,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这一跟,竟然还真的发现了问题。

    梁庆边竟然跟封亦楚见面了,两人交谈的内容他是不清楚,但是从封亦楚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志在必得,又或者说是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伏晓顿了顿,挑眉道,“跟封亦楚见面了?”

    丁积善点头,伏晓沉默了一会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她有点懵,而且,爷爷已经决定了后天把老祖宗请出来,这多少让她有点心跳加速,就好像藏在迷雾里的秘密,云雾即将散开,她也就要知道真相。

    “后山跟摄魂肯定是有关系的,今天我又去了一趟医院,那里的情况不太好,太平间里的尸体乱七八糟,我让那边的鬼差帮我查了一下,我之前的统计是错误的,现在没有被带走的鬼魂,应该是48,也就是说,那只被喂养的小鬼,恐怕已经成型了。”丁积善说的很沉重。

    伏晓却听出他语调中的压抑,“被喂养的小鬼是鬼胎吗?又或者,鬼胎只是这最后一个魂魄?”

    鬼胎从母体到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它吃掉过多少鬼魂,把它当成这最后一个,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不然,王庆龙为什么要孕育出这个鬼胎?

    “不一定,”丁积善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时间,才发觉是真的不早了,已经快十二点了,起身,“鬼胎说不定只是个引子,分散我们目标的引子,今天不早了,明天你就在家,哪里都不要去,听到了吗?”

    最近太混乱了,他担心伏晓出事。

    伏晓点头应道,“知道了小师父,你赶紧回家吧,我要睡觉了。”

    很快,四爷爷伏兴唐在说好的的时间里回来了,风-尘仆仆带着不能掩去的倦意。

    伏岩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伏鹤鸣跟伏晓两人站在伏岩身后,都有些好奇的看着来人。

    “老小子,好久不见了,”伏兴唐看上去虽然疲惫至极,可声音确实底气十足,走上前给了伏岩一个结实得拥抱,“这么多年,过得怎么样?”

    伏岩也伸手抱了抱他,“过得也就那样,你呢?”

    “我倒是挺好的,儿孙满堂,这两个就是你家的小崽子了吧?”伏兴唐松开伏岩,先是走到伏鹤鸣跟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你就是伏鹤鸣吧?”

    伏鹤鸣赶紧喊了一声四爷爷,这个老人跟自家爷爷不同,他会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气场,伏鹤鸣归类为他接触的死人太多所导致的。

    伏兴唐点头,又看向伏晓,就看到她眉宇间凝聚的黑气,苍白的眉毛挑了挑。

    他在打量伏晓,伏晓也在打量他,这个老人满头白发,满脸的褶皱,可是他那双眼睛却锐利的吓人,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他少了一个耳朵。

    右耳。

    “四爷爷。”打量完之后,伏晓笑着喊了一声,模样非常的乖巧。

    伏兴唐却紧紧的皱起眉头,“这个丫头,有点问题啊。”

    伏岩笑了笑,“先进屋吧,伏晓的事情,进去说。”

    伏兴唐是什么人,一听伏岩这样说,瞬间就猜到了要请老祖宗出来的原因,肯定是跟这个小丫头脱不开关系。

    进去之后,伏鹤鸣给他倒了杯热水,伏兴唐喝了杯水,缓了一会儿,才正色道,“原本我是不同意请老祖宗出来的,只不过,远在龙庭市的伏家,现在也遇到了问题,我怀疑跟庙山有关系。”

    “出了什么问题?”伏岩也跟着坐下来,听到龙庭市伏家出了问题,他的神经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我小儿子伏兴北出了车祸,死了,”伏兴唐的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我本以为只是一场单纯地车祸,可是没想到,他下葬的时候,棺材里出现了一双绣花鞋,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下葬之后五天,兴北的儿子伏左唯就昏迷不清,依旧是出现那双绣花鞋,可那双绣花鞋我明明已经收起来了。”

    说到这里,伏兴唐才有了些许的波动,“我过来锦城的时候,左唯还昏迷不醒。”

    “可是这跟庙山有什么关系?”伏晓表示很疑惑,唯一的关键点就是那双绣花鞋。

    伏兴唐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因为这双绣花鞋,曾经出现在族谱上。”

    曾经?

    伏晓抓住了这两个字,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伏岩,见他也是眉头紧皱,似乎也是很不解,但是在听到族谱的时候,脸色就跟着变了,“你带来了?”

    伏兴唐点头,“带来了。”

    一听说带来了,伏岩倒是松了口气,“你先休息一下吧,现在是上午九点,你先睡两个钟头,我带着这两个熊孩子去准备一下,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

    伏兴唐点头,让伏岩稍微等一下,从半人高的书包里掏出一包东西,“这就是那双绣花鞋。”

    伏岩脚步一顿,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

    伏兴唐点了点头,已经从大书包里拿出来一条毯子,人往沙发上一躺,毯子也已经盖在身上。

    伏岩翻了翻白眼,示意两人跟着出去。

    “爷爷,我怎么觉得四爷爷有点……”伏晓回头看了一眼,轻声的关上门问道。

    伏岩笑了笑,“人老了,难免是有些情绪的。”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抱着绣花鞋的黑布,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所以我们就要请老祖宗出来?”伏晓勉强压抑住心中的躁动,看着伏岩手中那双绣花鞋。

    伏鹤鸣伸手想要接过来,却被伏岩挡了一下,“晚一点在看,我们先去准备一些东西,鹤鸣,你去找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带他们去庙山,记住了不能属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