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龙棺葬的竟然是个男人
    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伏兴唐也到了庙山。

    看到伏晓也在祠堂,楞了一下,然后对伏鹤鸣说了一句,“把这个丫头带走。”

    伏晓正在鼓捣那些东西,突然听到这么一句,皱了皱眉头,不等她说话,拿着探测仪跟八卦盘的伏岩进来,“这丫头没事,让她待着。”

    伏岩比伏兴唐小,还得喊他一声哥哥。

    伏兴唐眉头皱的更深了,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伏晓,伏鹤鸣看了看伏岩,又看看伏兴唐,最后退到伏晓的跟前,凑到她耳边说道,“四爷爷好像看你不顺眼!”

    伏晓抬头看向伏兴唐,他正在跟自家爷爷说些什么,脸上多少有了些笑容。

    “我也感觉到了,从见面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就在敌视我。”

    可能这个形容精确,但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一切都准备就绪,十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依次排开,把伏司爽的坟头围了个严实。

    “现在开始吗?”伏鹤鸣跑过来问道。

    伏岩跟伏兴唐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带头的那个小伙子上前把墓碑给踹开,同时其他的九个人也都跟着动起来。

    伏晓向前走了一步,想要看清楚一点,却被伏岩一把给拎回来,“站在我身边。”

    伏晓吐了吐舌头,伏鹤鸣也走过来,“别胡闹,起坟本来就是很严肃的事情,搞不好就会出事。”

    “有了。”

    就在他们等的着急的时候,突然听到带头那个小伙子大喊了一声,声音从下面传来。

    伏岩跟伏兴唐两人对视一眼,快步走过去。

    此时正午,阳光明媚刺眼,两人过去往下看,还没看到具体的棺身,就被阵阵金光刺的睁不开眼睛。

    伏晓也赶紧凑过去,果然看到金色的棺材。

    他们的动作很快,整个棺材都被挖了出来,带头的小伙子看向伏岩,“老爷子,这棺材还挺漂亮。”

    “把棺材请上来。”伏岩对他点点头,回头看向伏晓,“起棺的时候你背过身去,开棺的时候你在回过身来。”

    伏晓依言背过去,四个小伙子用绳子捆绑住棺身的两头,用滑轮往上拽。

    这次就更快了,把棺材请上来,伏岩就让那些小伙子都上了柱香,然后用柚叶掸了掸身上。才让他们都离开。

    “唉。”伏晓想拦住那些小伙子,“他们走了,谁来开棺?”

    伏兴唐看她一眼,走到金棺跟前,跪下来,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

    伏岩也跪下来,依次是伏鹤鸣,再是伏晓,都跟着跪拜之后。伏兴唐才淡淡的说道“开棺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别人?”

    被鄙视的伏晓一脸菜色,心说,卧槽,我又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是简单。

    伏鹤鸣低头闷笑,这四爷爷看伏晓不顺眼,实在是太明显了。

    伏兴唐的动作很利落,伏岩在一旁打下手,伏晓虽然不满这四爷爷对自己的鄙视,但又不得不说,这个老人的手法真的挺漂亮。

    看得正满足的伏晓,突然想起忘记告诉丁积善。

    被遗忘的丁积善自然知道今天是伏晓挖坟动土的日子,只可惜在来庙山的路上被人绑了。

    伏晓拨打丁积善的电话,才发现没信号。

    伏鹤鸣推了她一下,示意她看金棺。

    一眼看去,伏兴唐就不太友善的看着自己。

    伏晓顿了顿,轻咳一声,“我有什么问题吗?”

    伏岩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伏晓。

    伏兴唐淡淡的收回视线,“这个丫头,是所有的源头吧!”

    伏晓一愣,伏鹤鸣下意识的把伏晓挡在身后,略有些防备的看着伏兴唐。

    伏岩淡定自若的点了点头,“伏家自古以来的诅咒。”

    若要说伏晓是所有的源头,这一点,伏岩是不同意的。

    伏兴唐拿着棺钉的手顿了一下,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一见到她,就觉得她身边萦绕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阴气,以及死气。

    “伏晓是吧?”伏兴唐够了勾唇,“过来吧,看看老祖宗。”

    丹青还没有找到,伏晓现在就出现了问题。

    对于伏兴唐的转变,伏晓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被伏鹤鸣拽过来的。

    伏晓本来就紧张,她也说不出来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紧张到想要呕吐的情绪。

    “爷爷,你不是说过,老祖宗下葬的地方已经找不到了吗?”伏晓突然想起上次跟伏鹤鸣灌醉爷爷的时候,爷爷是这样说的。

    伏岩的脸色有一瞬间的红,伏兴唐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伏晓,“老祖宗的棺材不在祖坟,你以为在哪里?”

    擦!

    果然,爷爷当时根本就没有醉。

    可他为什么要说谎?

    伏兴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鹤鸣,东头,一会儿用力。”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伏晓还被拎了过来帮忙。

    但是打开的那一瞬间,四个人都惊呆了。

    最让人震惊的,不是金棺里的尸体鲜活的就跟睡着了一样,真正让人震惊的是,葬在伏家祖坟的,原本应该是伏司爽的金棺,里面竟然是个男人。

    伏晓咽了口唾沫,嘴唇都被咬出血,指甲也不自觉的陷进肉里,金棺中的男人,竟然跟封九有着同一张脸。

    在场的其他几个人对封九都不熟悉,也没正面打过交道,只是觉得惊骇!

    伏兴唐的脸色煞白。

    谁都没有想到,祖坟里葬的竟然是个男人。

    “爷,爷爷,现在该怎么办?”伏鹤鸣最先反应过来,“为什么老祖宗的棺材里是个男人?”

    伏岩呼吸一下就变得急促,人也跟着往后倒了几步。

    伏晓猛地看向伏岩,原来爷爷没有说谎。

    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两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面面相觑。

    没有人注意到伏晓脸色白的吓人,金棺里那张脸,让她腿脚发软。

    伏兴唐努力让自己镇定,“鹤鸣,你跟我去祠堂,把凤棺也打开,看看里面葬的是不是老祖宗。”

    “爷爷,这……”伏晓两手紧握成拳,所有的恐惧都浮现在脸上,就连那双眼睛,都在发颤。

    伏岩从金棺男子的脸上移开目光,“我之前听说过一些关于伏家的传言,老祖宗下葬的地方并不在庙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