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丁积善养的黑猫攻击伏晓
    伏晓点头,他也觉得,爷爷肯定是知道什么,“但是这么多年,爷爷守口如瓶,就算是现在,他也依然什么都不说,不过,爷爷说之前有传言说老祖宗下葬的地方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所以我在想,哥你是不是从这个方向顺一下?”

    有传言,就不一定是空穴来风,这也是伏晓撺掇伏鹤鸣灌醉爷爷的原因之一。

    而且每次提到关于伏家的事情,爷爷都是一副想要逃避的样子,她就觉得,爷爷肯定是在隐藏什么。

    伏鹤鸣点头,“先说这个绣花鞋,你说,这绣花鞋是不是再给我们指路,让我们找到老祖宗下葬的地方?”

    这是极有可能的。

    伏晓却是另有看法,“倘若这绣花鞋又或者说老祖宗真的这么灵验,为什么要残害自己的后代子孙?这不是相互矛盾吗?”

    伏鹤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伏晓说的确实是实话,伏兴北车祸死亡,下葬的时候出现了绣花鞋,他的儿子突然昏迷不醒也出现了绣花鞋,按辈分来说,还应该是他们哥哥,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伏鹤鸣正要说话,手机滴滴的响了两声,是短信。

    丁积善在我手上,想让他活着,就把凤棺放到庙山后面的小树林。

    短信上只说了凤棺,并没有提到龙棺,是不是可以认为,那些人还不知道龙棺的存在?

    伏鹤鸣看了一眼伏晓,“难怪丁先生没有出现,原来是被绑架了啊。”

    丁积善那娇弱的小身板,伏晓有时候都觉得,是不是风稍微大一点,就能把人给刮跑了。

    “那丁积善在哪里?”伏晓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想法跟伏鹤鸣差不多,但是有一个问题,“那些人怎么知道凤棺的事情?”

    伏鹤鸣摇头,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透着相同的信息,疑惑。

    “看样子,龙棺在庙山的事情,恐怕也瞒不住了。”伏晓的眼皮跳了跳,这下可糟糕了。

    伏鹤鸣拍了拍他的肩膀,音色沉重,“所有的事情还真的是乱成了一锅粥,哪哪都没有个头绪,简直是糟心。”

    伏晓也不说话,“我去看看爷爷他们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到伏岩的小公寓,孙老头早餐店的小老板就急匆匆的迎头跑过来,似乎是没有看到伏晓,直接撞在了一起。

    伏晓正在想,龙棺里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的时候,被人给撞翻在地上,她一抬头,就看到这个小老板杨思,吸了口气,“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因为平日里经常去他家吃早餐,两人也很熟悉,而且,杨思才三十岁,正值壮年。

    “我去找你。”杨思伸手把伏晓从地上拽起来,“真是抱歉,我跑的太急了没看到你。”

    伏晓摇头,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腚,“你去找我?”

    杨思点头,“今天一大早,我刚进店,就看到丁先生家养的黑猫,把我的小店搞得乱七八糟,我去找丁先生,可他人不在,但那只黑猫还在啊。”

    一听到黑猫,伏晓抖了抖,看着他的眼神也跟着颤了颤,以防自己听错,她又很轻声的问,“你刚刚说的是丁积善家养的黑猫?”

    杨思点头,“我怎么都赶不走,愁死我了。”

    伏晓强忍着倒吸冷气的冲动,“走,去看看。”

    她甚至都忘记了丁积善被绑架了的事情。

    很快,杨思带着伏晓回到他在小店,果然看到了那只黑猫,而且,的确是丁积善养的那只。

    那只黑猫听到动静,用那双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看着伏晓,伏晓只觉得整个人都被定住了,不管是手还是脚,估计能动的,只有眼珠子了。

    而跟在她身后的杨思,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双眼睛也变成了如同黑猫一样的幽绿,在配上他嘴角有些怪异的笑容,别提有多吓人了。

    伏晓就连说话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黑猫高傲的,用俯视的眼光朝她走来。

    伏晓骇的心跳陡然加速,雾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吓人了,真的,当你面对一种让你十分恐惧的事物,最重要的是,那东西已经死了,现在却以活着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真的是惊吓到没朋友。

    杨思挂着最诡异的笑容站在伏晓身边。

    黑猫走到伏晓跟前,却是没有任何动作,似乎是在打量伏晓,幽绿的眸子十分的吓人。

    然后,最惊悚的事情来了。

    那只黑猫突然从地面上弹跳起来,对着伏晓的脸就冲了过来。

    伏晓吓得尖叫一声,突然发现她能动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拔腿就跑。

    然而,一直站在她身边的杨思,力气非常大的拽住她的手,让原本想要逃跑的伏晓一下就被摁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扑过来的黑猫紧跟着就钻进了她的眉心,随后伏晓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伏晓睁开眼睛,看到一屋子人,不由得楞了一下,而且,俞晓薇也在。

    “这是……”话还没说完,眉间就传来阵阵刺痛,伏晓的手去摸,什么都没摸到,反而是越来越痛,“爷爷,我头疼。”

    伏岩拽住她的手,害怕她伤到自己,“你忘记你晕倒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一会儿,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伏晓才想起来,惊了一下,“卧槽,丁积善养的那只黑猫对着我的脸冲过来了,我的脸没花吧?”

    “……”本以为她能说点正经的伏岩,嘴角狠狠一抽,就想着一巴掌揍在她的脑袋上,手都抬起来了,就是没有拍出去。

    伏鹤鸣也觉得自家妹妹实在是不靠谱,赶紧往回拽,“昨天你在孙老头早餐店发生了什么?”

    这样问,应该能把人拽上正道了吧?

    “杨思来找我,说是在他的店里,丁积善养的黑猫给他把店都毁了,让我过去看看,但是丁积善养的那只黑猫,唉对了,丁积善呢?”伏晓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没看到丁积善,不由得出声问道。

    凑。

    俞晓薇也忍不住了,“你踏马的给我说正事,他养的那只黑猫到底怎么了?”

    “……”伏晓被吼得缩了缩脖子,“说就说,那么凶干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