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辟邪的聘礼
    伏岩往前走了三步,十几张符纸从老人身上迸射而出,腾空而起形成一个咒杀阵。

    那些悬空飘荡的人头,齐刷刷嗯都转过来,就跟被训练过一样,旋转的频率都是整齐划一,像是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发出命令!

    “这些人头……”俞晓薇神色猛然一变,相对于伏晓第一次见,反应强烈的多了。

    “锁魂阵!”伏岩没有回头,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复杂,满是褶皱的脸,微微发白。

    这是一种极其古老而又复杂的诅咒之术,恐怕没有几人记得这种阵法的来历,只知道,锁魂一出,必见血。

    伏晓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淡定,实际上,她藏在长袖里的手,在微微的发抖。

    “爷爷,这……”

    伏岩的动作越发的快,“鹤鸣,先带着两个丫头回家,哪里都不要去。”

    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伏鹤鸣抖了抖,拽着伏晓跟俞晓薇的手就往回跑,然而,跑了没两步,无数的人头密密麻麻的悬空,挡在他们面前。

    “爷爷,这里也有,我们要怎么办?”伏鹤鸣都已经破了音。

    那些狰狞的人头,眼白渐渐地沁出血来,一点点的逼近他们。

    伏晓跟俞晓薇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伏鹤鸣转头吼道,“你个死丫头,跟丁积善学了那么久,怎么现在还是遇到点事情还一直往后退?”

    他虽然是个大男人,但也吓狠了,这特么的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直接就晕过去了。

    伏晓一个激灵,一手还紧紧的抱着包,她的包里,有小金棺。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一边反驳一边从包里掏出符纸,“你行你上啊,我是医生,不是捉鬼师,”

    死人她见得不少,鬼胎那种极其丑陋狰狞的物种她也见过,但从未见过这种让人起白毛汗的场面啊。

    伏鹤鸣哽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神智,一语不发的俞晓薇从怀中拿出塔罗牌,口中念叨了两句什么,然后射飞镖一样的射了出去。

    塔罗牌的速度很快,直冲着悬空的人头砸了过去。

    伏岩手中的结印完毕,一回头就看到塔罗牌冲着那些人头飞过去,脸色就是一变,“快点过来,”

    这下可是要出事了,这些人头,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就像是金蚕蛊一样,这里的每一颗,都是经过残酷的筛选,吞噬,最终剩下的一颗,才有资格成为锁魂阵的其中一颗头颅。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塔罗牌所过之处,那些人头的眼睛,血如同潮水般喷射出来,伏鹤鸣快速的脱下衣服挡住那些人头喷洒过啦跌血。

    伏晓惊吓之余,一把拽住俞晓薇就往伏岩身边跑。

    几乎是眨眼之间,悬空的人头把四人围困在中央。

    “爷,爷爷,”伏晓眼尖的看到俞晓薇的那张塔罗牌,被其中一个人头给叼住了。

    卧槽。

    叼住了。

    这样的状况,伏岩等人也都看到了,皆是脸色一变,“这样,鹤鸣你先带晓薇想办法离开这里,晓晓就跟着我。这是一些符纸,你们拿着,晓薇,你千万不要在用那些塔罗牌。”

    刚刚那些人头的眼睛还只有眼白,可刚刚俞晓薇拿出塔罗牌的那一刻,那些眼白就开始慢慢的流出血来。

    俞晓薇很快就意识到,现在血流成河的状况有可能是她造成的,她的手,无意识的摁了一下怀中的塔罗牌。

    伏晓也发现了不对劲,转头看向那些越靠越近的人头,抖了抖,“爷爷,你这让我哥怎么带着晓薇走?”

    伏鹤鸣吸了口气,一手拽着俞晓薇,两人越来越靠近伏岩。

    伏岩现在的压力也非常大,算上他自己,一共四个人,从这里安全无虞的离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以现在人头的状态,恐怕一定要见血。

    “你们俩,”伏岩一把抢过伏鹤鸣手中的符纸,突然看到伏晓手腕上的墨绿色,“晓晓,你手中的是什么东西?”

    伏晓下意识的就看向自己的手腕,抬了抬手,刚要说这是什么东西,就发现原本步步紧逼的人头,突然往后退了好一段距离。

    她停顿了一下,有抬起手,对着伏岩头顶那些准备攻击的人头,也往后退去。

    伏岩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她,“晓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封九说是聘礼。”一想到当时封九面无表情这么回答的时候,伏晓的嘴角就忍不住的抽搐,“还有一个功能,辟邪。”

    眼前这些漂浮的人头,应该也算是邪物吧?

    伏岩的脸上带着些喜悦,“晓晓,你在前面,我们进庙山,你四爷爷就在庙山,我怕他出事。”

    有了倚仗,伏晓自然胆大了不少,她的手举过头顶,一路往前走,所过之处,人头无一不是退避三舍。

    原本以为的要生死一战,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简单的化解了。

    俞晓薇顿了顿,“我说晓晓,封九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她那个不靠谱的师父,虽然时常不见人影,但每次见面都会给她搜罗一些别人找不到的小册子。

    而且,刚刚伏岩爷说过,这是锁魂阵,这种阵法,每次一出,就必须要出血,要么是生魂,要么是死魂。

    “我也不知道,”伏晓一边走一边摇头,心中也有些犯嘀咕,回头一定要问问,这珠子到底是什么材质的。

    他们原本就在庙山门口,几步路之间,伏鹤鸣竟然从门口的那小房子的窗户上,看到看守庙山的老爷子,头朝外的趴在窗户上。鲜红的血已经流成一簇簇的,如同死亡之花盛开,妖艳至极。

    “老爷子。”伏鹤鸣大喊一声就要往前跑,可跑了没两步,远离伏晓之后,那些可怖的人头立刻就围了上来,一个个的张大嘴似乎是饿死鬼,就等着分食掉他们。

    他有干劲往回跑,抹了把脸,“我们走快点,看看老爷子是什么情况。”

    伏晓等人也都看到了,脸色变了又变,快步往小房子那边跑,伏岩的脸色最为难看,刚刚布阵的时候,就已经消耗掉他一大半的精力,此时看到老爷子趴在血泊中,心中不好的预感就已经上升到顶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