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看守庙山的老爷子死了
    “老爷子?”

    伏岩速度虽然很快,到底没敢真的脱离安全范围之内。

    几人跑过去之后,看到老爷子的脖子几乎都要被咬断了,还在不断的淌血。

    伏晓跟俞晓薇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爷爷,是这些人头咬的?”

    尽管现场太血腥,却没有一个人别开眼睛。

    伏岩已经进了屋子,他的手伸出来,似乎是想把人给抱起来,可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半空,。

    伏晓正对着窗户的位置,可以很好的看到里面的情况,大喊一声,“爷爷,小心你身后,”

    她喊的太突然,三人皆是一个愣怔,然而,就是一个愣怔的瞬间,十几颗人头乍然出现在伏岩的身后。

    伏岩已经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他手上的符纸快速地形成一个咒杀阵,紧跟着人一矮身,咒杀阵就把身后的十几个人头围困在最中央。

    雾草。

    伏晓三人看的眼睛都发直了,咒杀阵如同一张大网,把那些进行攻击的人头团团围住,那些人头似乎是想要从咒杀阵中找到突破口,可杀阵中的符纸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快到都出现了虚影。

    伏岩矮着身子从小房子里出来,凝声说道,“快往里走,他们不敢进去。”

    说话的同时,一手拽住伏晓就往里跑,伏鹤鸣拽着俞晓薇的手紧跟其后,几人一跑,外面的骷髅也快速的跟上来,只可惜,没追多久就悬空不动了,似乎是在监视他们。

    伏晓带着哭腔吸了口气,“我们现在是暂时安全了吗?”

    卧槽,这东西也会区别对待?

    当时那些人头都已经把封九围住了,可封九只是动了动手指,人头就碎成了粉末。

    “安全了。”伏岩喘着气,抬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祠堂,“我早就想到了,老祖宗的棺材请出来就会出问题,关键现在,老祖宗的棺材都出了问题,伏家要遭大难了。”

    一说到老祖宗的金棺,几人都不说话了,伏鹤鸣平缓了一下呼吸,抬头看了一眼天气,黑云一点点的凝聚起来,越压越沉,厚重的黑云里时不时的亮一下,他知道,这是要打雷了。

    “爷爷,我们先去祠堂,四爷爷不是也在这里吗?找四爷爷商量一下。”伏鹤鸣也抖了抖,这天气也有点奇怪,刚刚进入庙山的时候,外面可是晴空万里,一片云彩都没有。

    伏岩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但就是有些后悔,怎么带着这两个丫头过来,想要看后山的情况,他有点是机会。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只能带着人来到祠堂。

    一进祠堂,伏岩先是楞了一下,两具金棺没有被动过,只不过,伏兴唐用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伏岩快步走过去,见他双眼紧闭,脸色白的吓人,对着伏鹤鸣招了招手,“来,把你四爷爷抬起来。”

    伏鹤鸣赶紧跑过去,俯身就要抱起老人,谁知道从他的身下突然冒出一颗狰狞的头。

    嗷。

    伏鹤鸣啊的一声惨叫,人也跟着往后倒,伏岩近乎本能的伸手去拽他,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伸手的同时,他已经平躺在地上了。

    伏岩正好把那颗狰狞的头给挡住了,伏鹤鸣突然惨叫,让原本已经处于惊惧边缘的伏晓跟俞晓薇,听到伏鹤鸣的惨叫,两人也跟着惨叫起来,即使两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你们两个……”

    伏岩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的黑云里就开始划过一道道亮光,一个呼吸之间,雷电已至。

    伏晓跟俞晓薇两人抱头就往里跑,伏岩本想着不让两人进来,可外面的雷声太大,把他的话都给淹没,他一转头,两人早已经进来了。

    伏岩顿了顿,“先出去。”

    伏兴唐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伏鹤鸣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刚刚那人头已经不见了。

    “爷爷,是鬼胎。”伏鹤鸣爬起来,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那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庙山这里是有结节的,那些诡异的人头会出现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但鬼胎怎么能出现在祠堂?

    伏岩自然也看到了,冷肃的点了点头,“庙山现在已经被破了,龙凤金棺在这里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出去了。”

    这才是让人最糟心的。

    鬼胎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样子像是来打探消息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伏晓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丁积善被绑架了,封洲义也被绑架,这特么的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

    “庙山的结节虽然已经破了,但那些人想要从这里带走这龙凤棺,恐怕还是不容易的,”伏岩蹲下身子,伸手探了探伏兴唐的鼻息,松了口气,只是暂时晕了过去,“鹤鸣,背着……”

    话说到这里,伏岩也犯了愁,他们虽然进来了,但想要出去,恐怕很困难。

    显然,几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庙山的入口,有锁魂阵,而且,只有一个入口,

    所以现在想要从这里出去,成了难题。

    总不能把伏晓的聘礼再拿出来用吧?

    伏鹤鸣抹了把脸,看伏岩的脸色,知道四爷爷没什么大事,放心不少,赶紧把人给扶起来,由于石凳跟石桌都驾着金棺,祠堂里有没有其他的地方坐,只能把人背起来,“那我们就在这里耗着?”

    外面电闪雷鸣,黑的吓人。

    伏晓拽着俞晓薇凑过来,“爷爷,这庙山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

    伏岩点头,拿出打火机把四周的蜡烛点燃,微弱的烛光驱走了黑暗,带着些许的昏黄。

    伏岩虽然不想承认,可现在也没有办法否认,转头看了一眼被背在背上的伏兴唐,“这里的事情要从长计议,我们现在先把丁积善给救回来。”

    “你说那些绑架丁积善的人,会不会是想拘走他的魂魄?”伏晓突然开口,眼中难掩担忧。

    伏岩也是担心这个,但,那些人有说交出凤棺,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很多余。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从封家下手。”俞晓薇看伏鹤鸣被这伏兴唐有些费力,走过去从背后稍稍用力拖住伏兴唐,淡声说道,“封家人出现在庙山,这就已经让人怀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