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利用凤棺,可以复活龙棺里的尸体
    伏岩一怔,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那个五年间是失去两个儿子的梁庆边。

    伏兴唐蹙眉,就听伏岩冷声道,“梁老,你这是在做什么?”

    难怪丁积善说梁庆边有问题。

    梁庆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一身颓靡,“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伏岩,你们没有办法帮我找到摄魂的人,我就自己想办法,我要给我儿子报仇,哪怕搭上我这条老命。”

    这时候,他的脸上都是强烈的恨意。

    以及他想要报仇的决心。

    伏岩脸色变了变,刚要呵斥他,王庆龙冷冷的说道,“伏岩,我知道龙凤双棺都在庙山,想必你已经见识过锁魂阵的厉害,”

    说着,他还动了动手,他手掌上的人头非常活跃的跳了跳,以此来证明王庆龙的话是真的。

    伏岩跟伏兴唐两人都不说话,王庆龙又是一个诡异的笑容,“只要你们把凤棺交出来,伏晓就是安全的。”

    他的话不能信。

    伏岩跟伏兴唐对视一眼,伏兴唐也跟着冷笑一声,“你说了能算?”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觉得,王庆龙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俞晓薇的塔罗牌的确是没有出过错,否则伏岩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让封亦楚出来。”

    伏晓一直念叨封亦楚跟后山的事情有关系,伏岩灵机一动,就想着试探一下。

    “伏岩,你别想岔开话题,你想见伏晓,可以,跟我进来。”王庆龙扫了一眼梁庆边,转身的时候,低头亲了一下泛着红光的人头

    梁庆边强烈的忍着要吐出来的欲-望,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跟着进去。

    伏岩抖了一下,转头看向伏兴唐,发现他也是一脸恶寒。

    两人走的并不快,一边走一边看四周的情况,伏兴唐快伏岩一步,在进入小树林的时候,伸手试探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这才放心的进入。

    这小树林原本是后山的野林子,他们并没有特意去打理过,可没想到,踏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别有洞天。

    原来,只有外面几米长着树木,里面是平坦的地面,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祭坛,祭坛的后面是几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最原始的捉鬼的工具,糯米,鸡血,桃木剑,金钱剑,八卦镜,墨斗,符咒。

    最左边的桌子上放的则是比较现代的捉鬼工具,这就比较多而复杂,比较显眼的就是一个瓷器瓶。

    而最中间的那张桌子上,伏晓躺在上面。

    伏岩面色一变,就要往前走,想去看看伏晓怎么样了,他刚走了一步,那些人头再次挡住他的去路,气势比在庙山的时候凶恶的多。

    王庆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桌子的后面,笑得甚至比那些人头还要狰狞,“人你看到了,凤棺呢?”

    伏岩突然笑了笑,“你都能利用锁魂阵把伏晓弄过来,凤棺你带不走?”

    对于锁魂阵知道不多的伏岩,出声问道,在王庆龙听来,却成了嘲讽讥诮。

    “伏岩,你找死。”王庆龙直接把手中那个人头,朝着伏岩砸了过来。

    伏兴唐一把拽住伏岩往后退了数步,堪堪躲过那人头,“王庆龙,你恼羞成怒做什么?你这锁魂阵可不到火候啊,连个棺材都弄不走,你还在这里装神弄鬼?”

    王庆龙一听就炸了,一声暴喝,无数的人头如同雨后春笋般从土里冒出来,眼白突变成猩红色,甚至散发出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你们只要让伏家的人把凤棺弄来,我就把人给放了。”王庆龙的双眼竟也变成了猩红色,跟那些人头一样,狰狞无比。

    伏岩心中一凛,心中盘算,难不成这王庆龙才是这些人头的源头?

    伏兴唐跟伏岩的想法一致,可却有些想不明白,这王庆龙才死了多久,这怎么可能呢?

    那些人头不断地靠近盘旋,嘴-巴还一张一合的,似乎是要咬人。

    两人一合计,这伏鹤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褚恒平给找来,这里的人头他们有莫可奈何,况且,“我有件事情想不明白。”

    伏岩再次开口,看了一眼那些飘着移动的人头,总觉得哪里不舒服,“你知道龙凤双棺都在庙山,为什么只要凤棺?”

    王庆龙诡笑一声,似乎不屑回答这个问题,梁庆边摇了摇头,“你们真的是伏家人吗?我一个外人都知道的事情,你们竟然不知道?”

    他话里的意思太明显,让伏岩跟伏兴唐两人都愣怔了一下,不由的对视一眼,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同样的疑问,这是什么意思?

    梁庆边见两人是真的不知道,蹙了一下眉,“利用凤棺,可以把龙棺里的尸体复活,再说了,龙棺里葬的,不是伏家的老祖宗吗?”

    这难道不是伏家人最想看到的事情吗?

    伏岩脸色又是一变,心中不由得惊骇,复活这个事情,他的确是听说过,可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并不希望老祖宗复活,这对于谁来说了,都不是一件好事。”伏岩凝声说道。

    “你还不明白吗?”梁庆边急吼道,“只有让伏家老祖宗复活,才能解决掉操纵摄魂的人。”

    这一下,伏岩眼中的疑惑一下就解开了,梁庆边被骗了。

    “梁老,你以为王庆龙真的能复活伏家老祖宗?”伏岩又看了一眼伏晓,她的手指动了动,他有飞快的看了一眼王庆龙,不由松了口气,他所有的注意力,似乎都在伏兴唐身上。

    伏晓被带进来的时候,的确是晕过去了,是被那些人头的恶臭给熏晕过去的。

    伏岩他们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一睁眼,她就看到了被绑在树上的丁积善,只可惜,从伏岩那个角度看不到。

    丁积善的嘴也被破布堵着,看到伏晓被人头带进来的时候,心中狠狠一跳,他想喊他的名字,可最终只能是呜呜的声音。

    没一会儿,见她睁开眼睛,才松了口气。

    伏晓不敢说话,只敢眯着眼睛,余光瞥见了伏岩,动了动手指。

    伏岩心中总算是有了底,“梁老,你不是想知道摄魂是怎么回事吗?”

    梁庆边皱眉,越发觉得伏岩冥顽不明,只要是能把那人给抓住,不管什么方法,他都敢去尝试,他甚至把自己的灵魂都卖给了王庆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