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姿势就不能优美一点吗
    十几张符纸从伏兴唐的手中飞射而出,把王庆龙团团围住,谁知从王庆龙的身后突然冒出无数的人头,直接撞上迎面而来的符纸,只见符纸青烟一冒,直接烧成了灰烬,烟尘在空中打个旋。

    伏岩打个冷战,这些人头已经成精了,竟然连符纸都不怕,伏兴唐也已经忘记,这人头,已经不是普通的人头,而是最恶毒的人头。

    “不要轻举妄动,”丁积善的视线一直都放在伏晓身上,“普通的符纸根本没有办法伤他们分毫,恐怕只有咒杀阵才能彻底的把这些肮脏的东西给解决掉。”

    伏兴唐赶紧把符纸都给收起来,也看向倒吊在半空中的伏晓。

    伏晓感觉自己已经本末倒置了,脑袋充血的的感觉实在是太让她难受了,尤其是这个姿势,真的是各种尴尬,被倒吊也就算了,还特么的是个大字,她真的要骂娘了,姿势就不能优美一点吗?

    王庆龙桀桀的笑出声来,声音十分的难听,人已经站在了伏晓的正下方。

    伏晓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想捂住自己的鼻子,实在是王庆龙身上的臭味臭到让人怀疑人生。

    她一动,手腕立刻就被勒出一道很深的泪痕,疼痛袭来,竟然一点点的沁出血来,那血笔直的流淌,在虚空中形成一道非常刺眼的红线。

    “就是那里。”金钱剑在丁积善的掌心转了几个圈,奔着拿到血线就刺了过去。

    那血线似乎有眼睛一般,金钱剑就到了跟前,血线突然消失不见了,金钱剑扑了个空,直直的掉在地上。

    丁积善的脸色一变,口中默念着什么,王庆龙已经有了动作,手中的人头就跟皮球一样的朝他们砸过来,“哈哈哈,没有凤棺也无所谓,只要有伏晓,一样可以。”

    说着,他从胸口处拿出一个小瓷瓶,巴掌大小,那瓶子翠绿翠绿的,非常稀罕人,一看就是非常贵重的东西。

    伏兴唐的脸色却是骇人的白,“那是魂瓶,把人的灵魂藏在里面,可以养成厉鬼。”

    所以,那翠绿的小瓶子里,是厉鬼。

    因人而异。

    伏岩自然也是听说过的,抖了抖,“这下可糟糕了,丁积善,得想办法把他手中的瓷瓶给毁了。”

    这魂瓶可不是一般物件,早年间,有人专门用来收孩子的魂魄养厉鬼,那些孩子都不会超过五岁,都是用非常残忍的手段给弄死的。

    小孩子也是有怨念的,而且怨念比成年人还要可怕。

    这种灵魂一旦养成了厉鬼,那就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丁积善深吸了口气,手中的符纸再次丢出去,那些人头已经在王庆龙的身边形成了一道堡垒,符纸根本就没有办法破开,都化为灰烬。

    三人都急了,再这样下去,伏晓就危险了。

    原本消失的血线,再次凭空出现,就算离得很远,他们都能看到,伏晓的手腕已经陷进去很深的勒痕了。

    丁积善急的手心都是汗,那些人头已经形成了一道屏障,王庆龙身前是一道人头屏障,身后又是一道,他们不仅没有办法救伏晓,而且,根本没办法靠近王庆龙。

    眼下,解决掉这些人头才是最重要的。

    可现在,就算是丁积善,都没有把握破了这个锁魂阵。

    剧疼让伏晓有一瞬间的晕眩,这种刀刃刺进皮肤里的疼感,先是一凉,随之而来的就是疼,凉疼。

    “我去,”伏晓也不敢动了,由于是背对着丁积善等人,她根本就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只能吼道,“丁积善,你大爷,快点救我啊,在这样我就失血过多而亡了。”

    她清晰的感觉到,身体里的血,在一点点的顺着手腕往外流淌。

    丁积善一脸晦涩,他比任何人都想要救她,可他不能。

    王庆龙那张恐怖无比的脸,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深陷的眼窝,就连眼睛都奄奄一息的吊在外面,分外的吓人。

    他用一种非常诡异的角度,看着手中的魂瓶,那魂瓶在这种阴暗的空间,翠绿的越发的好看,绿得近乎的透明。

    他露着骨头的手直接去把瓶塞,丁积善瞳孔一缩,看到脚边有块石头,俯身拿起来就砸了过去。

    奇怪的是,石头竟然从人头中的一个缝隙里穿了过去,砸中了王庆龙手中的魂瓶。

    擦。

    伏兴唐跟伏岩两人下巴都要掉了,特么的符纸没用,石头竟然有用?

    这特么的是什么操作?

    丁积善眯了眯眼睛,看着那绿色的魂瓶掉在地上,眼眸一转,“两老,你们用石头砸那些人头,”

    两人已经捡起了石头,对着那人头就砸了过去。

    石头的确是砸在了人头上,可那人头纹丝不动。

    也不管用。

    “那些都没有用,”

    突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道很苍老的声音,还带着粗重的喘气声。

    三人齐齐回头,就看到一人,手中捧着一个纸人,肩头还跳跃着几个千纸鹤。

    褚恒平。

    三人脸上都是一喜,褚恒平来了,就有救了。

    伏岩往前走了一步,“褚老,你可算是来了。”

    褚恒平对着他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纸人一放,喘了口气才说道,“你们这不是胡来吗?锁魂阵又不是什么儿戏,竟然用石头。”

    伏岩轻咳一声,若不是手中的东西不够,也不至于这样丢人现眼。

    褚恒平也没有在废话,对着身后伏鹤鸣摆了摆手。

    伏鹤鸣跟俞晓薇两人每人背着十几个纸人,胸-前还抱着一大包什么东西,走的非常艰难。

    伏岩跟伏兴唐两人上前把人接住,从他们背后把纸人拆下来。

    “接下来要怎么做?”伏岩沉声问道。

    “丁先生负责把人救下来,我们三个老东西就负责摆平这锁魂阵,以及那人手中的魂瓶。”褚恒平厌恶的看了一眼王庆龙,说不出的冷戾。

    丁积善点头,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他们。

    褚恒平指挥着他们把这二十几个纸人摆成一个特殊的阵,又让伏鹤鸣把黑袋子中的纸钱散在半空中。

    “啊!”

    他们这边正在布阵,伏晓却突然惨叫一声,整个人在空中开始胡乱的挣扎。

    丁积善脸色一变,“伏晓。”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向伏晓,之间她手脚形成了四条血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