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王庆龙被啃成了白骨
    半空中的纸人瞬间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恰巧在人头的正上方。

    那些人头的眼睛,似乎更腥红了。

    王庆龙突然仰起头,是那种非常极限的仰头,头跟后颈几乎是垂直的,最让人觉得惊悚的是,他手中的魂瓶已经被打开了。

    “妈的,”饶是素来以优雅著称的丁积善,也忍不住爆了声粗口,“这下糟糕了,伏晓……”

    他抬头看去,伏晓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挣扎,头也没有任何力气的当啷在一旁,只有那血蝎子,异常的刺眼。

    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目光都在伏晓身上,然后游弋到已经被打开的魂瓶。

    谁也不知道,这魂瓶里装的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这王庆龙究竟想要做什么。

    王庆龙把魂瓶的口,对准了伏晓。

    伏鹤鸣也骂了一声,扔掉手中燃烧着的符纸,转头找来几块石头,对着王庆龙手中的魂瓶就砸了过去。

    他虽然不知道这小瓶子是干什么的,但一看到对准伏晓,他顿时就是一身白毛汗。

    王庆龙此时的动作相对来说要比刚才流畅的多,很快的闪躲,并且挥了挥手,挡在他身前的人头突然像是愤怒的小鸟,往后退一段距离,在嘣的一声弹出去。

    卧槽。

    几人抱住头,躲避的有些狼狈。

    “快想办法啊,这么下去,别说伏晓,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伏兴唐差点撞上迎面砸过来的人头,拍着胸口喊到。

    伏岩果断的把目光放在了褚恒平身上。

    褚恒平啐了一口,翻了翻白眼,“都看我做什么。”

    伏岩抹了把脸,对于没有办法救自家孙女,非常的愧疚,“褚老,我让鹤鸣请你过来,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对付这锁魂阵。”

    一时间,几人看着他的目光更热切了。

    丁积善向前走了一步,“褚老。你我也算有些交情,到现在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褚老学着伏岩抹了把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方法的确是有,只不过……”

    听出他话中的犹豫,伏岩赶紧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褚老,伏家的状况,你也清楚,我只有这么个孙女,你救救他,什么条件都行。”

    褚老却是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被吊在半空中一动不动的的伏晓,重重的叹了口气。

    “想要救她也不是没有办法,让她结婚。”褚恒平把目光看向丁积善,“让她嫁给他。”

    做这行的人,多少都是有点道行的人,褚恒平家祖上就是做纸活类的营生,但是做这行都需要有点自保能力。

    伏岩看了一眼丁积善,你还别说,当时他还真有过这样的想法,就是利用结婚破除伏晓的冥婚劫。

    可还没来得及实施。

    看着伏岩跟丁积善的脸色都不好看,褚恒平皱了皱眉头,“你不喜欢伏晓?”

    丁积善几乎没有犹豫的摇头,他喜欢伏晓。

    非常明确。

    伏岩叹了口气,“除了这个方法呢?”

    褚恒平一看伏岩这模样,瞬间就明白,伏晓可能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她的冥婚劫已经开始了?”

    伏岩晦涩不语,褚恒平躲开了一个人头,同时拽着俞晓薇,不让人头砸到她,“有没有办法把那个冥婚的鬼找来?”

    伏岩脸色又是一变,“这个……”

    还真的非常有难度啊。

    “又怎么了?”褚恒平也暴躁了。

    “伏晓的冥婚劫,是两次冥婚,褚老,你要找的是哪一个?”伏岩比他还暴躁,你说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因为出生在伏家,命运就得这么坎坷?

    褚恒平一边拽着人躲到树后,听到他的话一愣,“两次?”

    哎哟这可是让人遭难了。

    褚恒平沉默了两秒,也有些拿捏不定该怎么办,千辛万苦背来的纸人现在也废了,他还暗骂自己很蠢。

    “那就没有别的方法了?”俞晓薇越发的焦急,她看着伏晓在那血蝎子的最中央,她一身白衣,最为显眼。

    那身白衣一点点的染上那妖娆的红色,还是她自己的血。

    目赤欲裂。

    伏岩深吸一口气,“咒杀阵,只不过……”

    他的道行还不够。

    他把目光看向褚恒平。

    一听说咒杀阵,褚恒平的眼前一亮,“伏老啊伏老,这个方法比那些纸人好多了,你怎么不早说?”

    浪费这么多时间,人早就已经救下来了。

    步骤,伏岩,伏兴唐还有褚恒平都是非常清楚的,三人合力以最快的速度画了一个咒杀阵,三人各自一角,把原本废弃的纸人都放进阵中。

    伏鹤鸣跟俞晓薇两人也没有闲着,尤其是俞晓薇,她手中的塔罗牌排排立,朝着那些准备进攻的人头砸去。

    脚下是用不大不小非常均匀的石子铺成的,伏鹤鸣不断地动地上捡石子砸王庆龙,那些人头没有办法避开石头,石头几乎全部都落在了王庆龙的身上。

    王庆龙只能不断地伸出露出白骨的手挥舞,口中还发出非常难听的声音。

    丁积善站在阵眼的位置,见几人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对着阵眼的上空一点。

    只听王庆龙啊的一声惨叫,手中的魂瓶直直的从手中掉在地上,清脆的一声瓶碎,在这阴诡的小树林里炸开。

    所有人头都是一抖,齐齐转过去,直奔着王庆龙扑了过去。

    就是现在。

    丁积善一个后空翻从阵眼里出来,手中拿着一根丝线,指尖的血顺着丝线一点点的滑下去,把咒杀阵的丝线绕了一个圈,形成一个血阵。

    他的手中的丝线一抖,丝线上的血被震开,与丝线相隔几厘米的距离,就在这时候,那些正在啃食王庆龙的人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快速回到以为安全的半空,猩红的眼睛虎视眈眈的看向丁积善的手。

    与此同时,歪着头一动不动的伏晓突然开始挣扎,她的手以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扭曲,被血线往下拽了一段距离。

    她突然回头,嘴角挂着阴诡的笑容。

    丁积善噗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伏鹤鸣,用你手中的石头砸伏晓。”

    伏鹤鸣手中的动作一顿,“为什么?”

    王庆龙已经被啃成了白骨,一点肉都没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