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龙棺的线索
    除了丁积善,他们都见过龙棺里的男尸,封九又跟那人长得一模一样,这下可怎么自圆其说?

    伏晓轻咳一声,想把这件事情提一下,又觉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晓晓,你过来。”伏岩一颗心都提起来了,难道伏晓冥婚的对象,竟然是龙棺的男尸?

    雾草,这特么的也太惊悚了。

    伏兴唐跟伏岩的意思一致,倒是褚恒平有些没明白,这几人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像是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不由得开口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按理说,伏晓刚刚脱险,应该高兴才是,可他们这神情,不太像啊,反倒像是出了什么非常严重的事情。

    “爷爷,”伏晓轻咳一声,“先离开这里再说。”

    伏岩神情晦涩的看了一眼伏晓,一声不吭的转头就走。

    伏兴唐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这一切,根本就像是一个笑话,伏家的人,被耍的团团转,还要把一个封家的人当成祖宗供了百年之久。

    饶是没有见过龙棺尸体的丁积善,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而不对劲的点,就在这个封九身上。

    他是见过封九的。

    背后,带血的丝线将那些人头,一个个的串起来,从远看去,就像是灯笼,而空中那只血蝎子,尾巴动了动,把近在咫尺的丝线给拍落,丝线竟然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瞬间没了刚刚的杀气,串起的人头全部坠-落在地上,如同西瓜一样,被甩了个粉碎,散发出十分难闻的臭味。

    血蝎子消失在了空中。

    从小树林出来,伏晓只走了几步路,人就跟透支了一样,手腕跟脚腕还在往外沁血,疼的她龇牙咧嘴。

    由于伏岩等人都是走在前面的,伏晓一手扒拉着封九的胳膊,一边转头问丁积善,“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被他们抓住?”

    丁积善面无表情的斜了她一眼,“被敲闷棍。”

    他不会告诉她,是因为有人说伏晓有危险,被人绑在了后山,倘若他不去,伏晓就死定了,他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害怕伏晓真的有危险,虽然事先准备了一番,但还是落入了别人的陷阱。

    封九整个人如同从浸过冰一样,冷的吓人。

    伏晓的嘴角一抽,“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敲闷棍,哥,你能长点心吗?”

    上次被人关进了太平间的冷冻柜里,这次被人绑进了后山,这要是一帮盗匪,看到丁积善这么娇弱的小模样,他肯定就成了压寨夫人。

    封九目不斜视,浩瀚的黑眸里只有伏晓一个人的倒影,身子一动,就把走路十分费力的伏晓抱进了怀中。

    到了伏岩的小公寓,封九把伏晓放在沙发上,看了一眼伏晓,伏晓拽住他的手,“你去哪里?”

    封九顿了顿,其实他并没想走,只是一直在观察伏晓的脸色,见她没有任何异样,稍稍的松了口气,锥心之痛远比她手腕上的伤要严重得多。

    伏岩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伏晓,“我就想知道,龙棺里为什么是你?”

    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封九毕竟是个晚辈,死了不过五年,而伏家老祖宗的龙棺,已经几百年了,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有多荒谬,可,封九跟男尸的脸,一模一样。

    “你确定,龙棺里是我?”封九讥诮的勾起唇角,冷意刻骨,抓着他手的伏晓,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冷,正在一点点的渗透她的皮肤,毛孔,侵入血液,冰凉凛冽。

    伏岩愣怔了一下,就听男子继续道,“你别忘记了,我才死了三年。”

    “……”伏岩一哽,心说,我特妈的当然知道你才死了三年,但关键是,两张一样的脸,你总不能说隔这么多代遗传的脸吧?

    扯淡呢?

    伏兴唐看了一眼伏岩,又看看伏晓,“所以,晓晓你一早就知道?”

    伏晓先是看了一眼封九,模样有些踌躇,随即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刚要说话,就听身边的男子冷冽的道,“她能知道什么?你们告诉过她什么?”

    伏晓诧异的抬头看他,这不是她有一次跟他抱怨的话吗?

    伏晓本来是想打圆场,可以听封九替自己抱不平,一时间说不上来心中是个怎样的感受。

    她知道,爷爷不告诉她这些事情,是从另一个方面考虑,就像他说的,姑奶奶伏丹青几乎是全能,可最后还是落得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下场。

    不让她接触这些,无非是想换一个方法让她避开这些。

    可是,真的能避开吗?

    事实证明,不能。

    若爷爷知道迟早都是遮掩的结果,当初还会选择什么都不让她学,什么都不告诉她吗?

    伏岩重重的叹了口气,“不管之前怎样,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敢断定,龙棺中的男尸,一定是封家的人。”

    斩钉截铁。

    “就凭一张脸,你就说他是封家的人?”封九越发的讥诮,抬头看着她的伏晓看得最清楚,她心中一个咯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但明显是在告诉所有人,他知道,但不会告诉任何人。

    包括她。

    伏岩又是一哽,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人也有相似,这一点,根本不能当成任何说辞。

    封九垂眸看向伏晓,从她的眼睛里看到震惊跟疑惑,他眼眸一动,捻起一缕她的发,低笑一声,转而眼眸中充满了嗜杀,“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们计较,但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们明白,伏晓是我的妻,我就会护她周全,至于龙棺里的男尸,不是已经有线索了吗?”

    有线索?

    伏晓也是一头雾水,看向其他的人,“什么线索?”

    丁积善眯着眼睛,听了这么半天,爷明白了,敢情封九跟龙棺里的男尸一样,不过,“伏家的祖坟怎么会葬着男尸?”

    得。

    这个问题又回来了。

    “现在我们也不清楚,”伏岩抹了把脸,回道,“你要不要去庙山看看?”

    你特么的真的跟眼前的封九,一模一样,除了头发。

    “改天,”丁积善胸腔里还在汹涌,猴头的腥甜还没有退下去,摆了摆手,“想到线索记得告诉我一声。”

    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伏晓。

    “唉,你别走啊,”伏晓起身要追,却被封九拽住,伏晓回头看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