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因为你,才能在阴阳两界来去自如
    “我虽然没见过血蝎子的标志,但蝎族却听说过,”俞晓薇拧着眉头,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就像是磁带,听到最感兴趣的地方,突然卡住了。

    伏晓轻笑出声,“该不会是你那个不靠谱的师父跟你说过吧?”

    别看每次提起那个不曾见过几次面的师父,俞晓薇都是衣服咬牙切齿的模样,可在她的心中,这个师父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

    俞晓薇突然一拍脑门,“我就说怎么那么熟悉,我师父曾在一个古墓中见到过他们说的陶罐,你们等我,我那里有照片。”

    说着人就往外跑,伏晓喊了两声都没有把人喊回来。

    要不要这么着急?

    封九扫了一眼伏岩,伏岩一个激灵,看了一眼伏兴唐,“现在想想怎么处理龙凤双棺吧。”

    不造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封九对伏晓是别有用心。

    “毫无头绪,”伏兴唐揉揉眉心,起身走向客房,不想看到封九那张脸,实在是碍眼,“我先去睡会儿。”

    头疼。

    伏岩嘴角一抽,“鹤鸣,跟我去一趟资料室。”

    伏鹤鸣十分的不情愿,一直到门口,不高兴的问道,“为什么要给他们独处的时间?”

    伏岩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你是不是傻,没有封九,晓晓还能这么活蹦乱跳?”

    伏晓还靠在封九的身上,“怎么越牵扯越多?我看褚老的样子,似乎还隐瞒着什么事情。”

    封九手中还端着那杯茶,茶水已然在冒着热气,他的视线固定在这热气上,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伏晓说的话。

    “你帮我捋顺一下,我现在有点……”伏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封九突然将她推开,蹲下身子,冰凉的手指执起她的脚,星眸闪烁,“疼吗?”

    伏晓一怔,傻傻的看着他,脑子里成了浆糊,脚腕处冰凉一点点的渗透,将原本烦躁的疼痛驱散,斑驳的血迹飞快的被他的手吸走,勒出的伤痕也慢慢的痊愈。

    “你……”伏晓怔怔的看着他,封九没有抬头,看着她的脚腕恢复如初,放下,又拿起另一只脚,重复刚刚的动作。

    伏晓的脚一缩,却被他更用力的摁住,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他慢慢的低头,伏晓的心脏如同揣了只兔子,疯狂的乱蹦跶,“封九,我……啊”

    说话间让她窒息的疼痛席卷而来,带着血迹的手用力的抓住他的胳膊,“疼。”

    这个疼字,彻底让封九清醒过来,他的眼睛一下变得清冷,倏地放下她的脚,立即起身远离。

    雾草。

    “你**的,”伏晓用力的捂着自己心脏处,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没看到我疼吗?”

    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在有好感的人面前是很可悲的。

    她虽然不想承认,她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这个死人,伏晓很想对天比个中指骂声艹。

    现在更郁闷,刚刚还一副心疼她的模样,一听到她喊疼一下就变脸。

    封九薄唇紧抿,又往后退了几步,却见伏晓的脸色更难看了。

    伏晓强忍着疼,豁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走向封九,“你特妈的给我站在那里别动,”

    封九后退的脚步停住,却是蹙眉看着她。

    能再见到她,就已经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然而,也仅限于此,他不能跟她有一点亲密的关系。

    就连这样的念头都不允许有。

    就如同刚刚。

    “你告诉我到底是几个意思,”这种疼,她真的是一秒钟都忍不下去,以前总是听人说锥心之疼,她也只是一笑而过,现在亲身体会到,真的是让人生不如死,“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你这算什么?”

    封九身子一僵,眸中已经没有了耀眼的星火,死寂一片,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看着伏晓眼中的失望,他的胸腔骤然一痛,这种痛,恰如魂飞魄散般。

    可他什么都不能说。

    “因为你,我才能在阴阳两界来去自如,”最终,封九垂眸,不再看她的眼睛,凝声说道。

    伏晓一哽,所有质问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甚至,比心口的疼还要让她难受。

    这就是一厢情愿的感觉吗?

    心口似乎更疼了,“滚,不要让我在看见你。”

    封九几乎是瞬间就消失在原地,伏晓抬脚踹翻了茶几,整个人开始往后退,手腕上的血如同崩开的闸门喷涌而出。

    碰巧东西的伏鹤鸣听到动静,快步跑进来,看到伏晓摔倒在地上,茶几也被掀翻了,一地狼藉。

    “晓晓,”伏鹤鸣神色一冷,大步跑过来,把人从地上抱起来,瞥见她一只脚勒痕不见,微微一愣,“你怎么了?”

    伏晓的手依旧捂着胸口,似乎,从封九出现之后,她就多了心口疼的毛病,改天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没事,”伏晓闭着眼睛苦笑,“今天有可能是惊吓过度,我本来想回房间,谁知道晕了一下。”

    看伏晓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伏鹤鸣倒是松了口气,任谁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晕,“封九呢?”

    伏晓的眼皮跳了跳,一想到刚刚那人冰冷的模样,她的心口更疼了,“不要提他,以后都不要提他。”

    她现在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他的事情。

    伏鹤鸣抱着她回房间,有些不解,刚刚还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怎么眨眼间就变成了这样,“是不是那个王八蛋欺负你了?”

    “哥,我很困,也很累,”她是真的不想在提到封九,甚至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了。

    心好累,怎么特么的偏偏就喜欢上了一只鬼?

    不行,明天一定要去找丁积善算算卦,她要摆脱这冥婚。

    她受够了。

    伏鹤鸣也不敢扰她,只是叹了口气,“我给你倒杯水放在床头,你先睡吧,有事叫我。”

    听到关门声,伏晓才睁开眼睛,翻身把头扎进被子里,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床,“封九,我去你大爷的,老娘以后要是喜欢你,老娘就跟你姓。”

    热脸贴冷屁股真是太让人不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