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有时候好话比蜜甜
    伏晓在床上发泄了一下情绪,可这一次,心口疼的症状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比刚刚更严重,疼得她想要跳脚骂娘,整个人都蜷缩起来,想以此减轻点疼痛。

    “晓晓?”俞晓薇拿着照片跑进来,看到客厅里像是被抢劫过一样,顿了一下,听到伏晓的房间里有动静,有赶紧跑进去,看到伏晓缩成一团,走过去才发现,她脊背都已经被汗湿透了,“你怎么了?我带你去医院?”

    说着就想着把人从床上背起来,却被伏晓拦住,“没事,照片呢?”

    俞晓薇一点都不想见信她所说的没事,一边把照片塞进她的手中,一边扶着她,“你自己就是医生,你给自己看看也行?”

    伏晓翻翻白眼,”我又不是心脏科的,“

    俞晓薇嘴角一抽,扶着她往外走,“你确定真的不去看看?”

    伏晓坚定地摇头,她不去医院,而且她发现,每次心口疼,封九必定在场,是他想多了吗?

    从房间里出来,就见伏兴唐板着一张脸在收拾,伏晓心虚的躲开他看过来的视线。

    “四爷爷,这是出了什么事?”俞晓薇突然感觉手上粘粘的,转头一看,伏晓手腕上的血一滴滴的落在地板上,吓了她一跳,“晓晓你……”

    伏晓摇头,若无其事的从一旁拿出医药箱,“没事,不用担心,这些是怎么个情况。”

    伏兴唐把最后的茶杯碎片给收起来倒进垃圾桶,洗了手才过来从伏晓的手中拿过照片,都是陶罐的特写,最醒目的还是那只血蝎子。

    “这是你师父在古墓中看到的?”伏兴唐摸着下巴,“还不知道你师父是哪位?”

    一提到那个老头,俞晓薇的表情就比较脸谱化,说是崇拜吧,有带着嫌弃,可你说嫌弃吧,偏偏还带着崇拜,很盲目的那种。

    一言难尽。

    “真名不知道,他说他叫无为老头,”俞晓薇并不是很愿意透露更多的关于他的信息,反而是看了一眼伏晓,手腕已经包扎好了,“但是,我们要从哪里查起?”

    总觉得这些事情都很混乱。

    “龙凤棺现在都在庙山,封九跟那人的脸有一模一样,这倒是让我很不安,晓晓,你确定他跟那人没关系吗?”伏兴唐又看了一眼照片,才放下,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伏晓正在打结的手顿了顿,绷带掉落,她蹙眉,俞晓薇看不过去了,蹲下身子给他绑上,伏晓对她笑了笑,“确定,没有关系。”

    有些事情越是不想提起,就越是逃不开,就比如封九。

    伏兴唐若有所思的点头,这两个姑娘都有秘密,随即语重心长的叮嘱道,“晓晓,不要轻信别人的甜言蜜语,有时候,好话比蜜还甜,到最后却能变成利刃把你斩杀。好了,我出去转转。”

    他要去找丁积善,起码不会让他们跟无头苍蝇似的瞎撞。

    俞晓薇坐在伏晓的身边,“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我不太放心你。”

    她手腕上的血很快就渗透了绷带,异常的刺眼。

    伏晓不怎么在意的看了看,斜靠在沙发上,“医院瞧不好,邪气入体,医生也没有办法。”

    看样子,只能一会儿去找丁积善了,只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封洲义怎么没在后山,他不是也被人绑架了吗?

    人呢?

    俞晓薇看着明显有心事的伏晓,手指动了动,“你跟封九吵架了?”

    她虽然比任何人都排斥封九,但是,在后山的时候,她站在最后边,看的清清楚楚,虚空出现的血蝎子,它的尾巴都已经到了伏晓的头部,若不是封九突然出现,伏晓很可能会死在那里。

    那人直接用身子挡住了那只血蝎子,把伏晓护在怀中。

    “吵架?”伏晓似笑非笑的往后靠了靠,“有什么可吵得,走,去找丁积善。”

    一点也不想在这样的气氛下提到封九,她心口疼的更厉害了。

    俞晓薇看了一眼她还在淌血的手腕以及脚腕,“不对啊,你这只脚怎么没事?”

    已经站起来的伏晓顿了顿,撇嘴道,“你口中的封九治好的。”

    不能抹杀了人家的功劳不是?

    莫名的,俞晓薇就觉得伏晓再说封九的时候,咬牙切齿。

    丁积善正在看伏兴唐带来的照片,“的确是这样的陶罐,”

    他的手指在血蝎子摩擦了两下,眼神中带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这些是从哪里得来的?”

    伏兴唐正要说,伏晓就推门进来了,口中还喊着,“丁积善你给我……”看看伤口。

    在看到伏兴唐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顿了顿,“四爷爷也在这里?”

    丁积善看到她手腕上的血,脸色变了变,暗骂自己蠢,竟然忘记了她身上还有伤,起身走到她跟前,在她的脊背用力的点了两下,才抓住她的手腕,“去那里坐着,不知道身上有伤还乱跑?”

    伏晓翻翻白眼,甩开她的手,“我说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去医院,医院让我做手术把手切掉,血流不止不来找你我还不得去阎王殿报道?”

    丁积善果断闭嘴,吵架吵不赢,再说,这件事的确是他的疏忽,转身回去拿了些符纸,一言不发的给他包扎止血。

    俞晓薇的眼皮跳了跳,开口道,“这些照片能不能帮得上忙?”

    丁积善这才把目光移回照片上,“有帮助的,现在就等着褚老那边的消息,我已经让人帮忙去找,希望也能得到一些别的线索。”

    几人都不说话,伏晓勒痕上的血已经止住了,这是现在唯一一点让人欣慰的事情。

    丁积善又给伏晓到了个杯水,“你就没有问问封九?他既然给我们提点,或许会知道更多。”

    凑。

    这特么的日子没法过了,到哪都有人提封九,就跟约好了似的。

    “我说丁积善,你敢不敢不提这个人?”伏晓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都变得很微妙,“我特么的现在最讨厌这个名字。”

    丁积善愣了一下,看着伏晓脸色突变,心中琢磨着是不是这姑娘看人家不顺眼了,想要开口提醒一下,又觉得太突兀。

    “晓晓,”俞晓薇拽了拽她的胳膊,“你这跟丁先生发什么脾气?现在这不是正在商量事情吗?封九到底是怎么惹着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