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傀儡线
    伏晓啐了一口,手腕跟脚腕上传来的丝丝疼痛让她更显烦躁,手腕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这不刚刚死里逃生,还不允许我有点情绪?”

    她的情绪还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封九那个王八蛋,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卧槽,让你驯兽呢?

    俞晓薇抽了抽嘴角,莫名觉得此时伏晓多了丝人气,“那些丧气话不早说,蝎族的事情,我们现在帮不上忙,但是我们可以查查,龙凤双棺啊。”

    有事情做,总比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

    说起这龙凤双棺,可是有好多的版本。

    其一,古时候有个身居高位的男子,为了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厮守,便叫人特地打造了这双棺,为的就是死后依然跟心爱的女子永不分离。

    其二,传说这龙棺的主人十分憎恶凤棺的主人,可凤棺的主人十分爱慕他,为了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后来虽然得偿所愿,但龙棺主人却越发的厌恶她,导致她郁结而死,可谁知道,她死后没几天,龙棺主人也死了,于是演变成了殉情的桥段。

    “龙凤双棺我倒是查到了不少,”伏晓接过话来,甩了甩手腕,疼的她闷哼出声,丁积善的眼皮跳了跳,“你怎么了?”

    伏晓看着自己骤疼的手腕,“我这手腕里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动来动去跟虫子似的,难受得要死。”

    她并不是矫情的姑娘,小伤口什么的,她不会吱声。

    丁积善看着她的手腕,似乎想要看进她的伤口里,迟疑的问道,“跟虫子似的?”

    伏兴唐莫名的就想到了那些血线,目光也落在伏晓的手腕上。

    碧绿色的桌子跟上古灵符都在,按理说,一般的邪祟之物是没有办法近她身的。

    俞晓薇却是看向丁积善,“该不会那只血蝎子跑进了晓晓的身体里吧?”

    原本只是句玩笑话,却让丁积善跟伏兴唐同时变了脸色,丁积善更直接,抓过伏晓的手,三两下就把刚刚包扎好的绷带给剪开,用细针在她的勒痕处挑了一下。

    “擦,丁积善,你这是要废了我的手啊,”

    那是一根极细的针,就跟针灸针的一般,针尖稍微碰了一下,伏晓就已经疼得满头大汗,恨不能把自己这手给砍下来。

    “别乱动,我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东西,”丁积善看了一眼俞晓薇,“摁着她的手,别让她乱动。”

    她一动,他就慌,万一手抖伤了她,会被这个死丫头报复的体无完肤。

    伏晓咬着牙,任由俞晓薇双手抓着自己的胳膊,“那里面有东西要怎么办?”

    雾草,要不要怎么惊悚,她不过就是个姑娘啊,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

    丁积善没有回话,距离她的手不过几厘米,针尖指的地方,突然鼓起来一小块,碰到了想要抬起来的针尖。

    “啊!”伏晓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卧槽,丁积善你谋杀啊。”

    疼,是真疼,这特么的不能好好活着了,心口不疼了现在胳膊疼,看样子,里面真的还有东西。

    丁积善如临大敌,神色紧绷的吓人,手中的细针围绕着她的手腕点了一圈,伏晓时不时的痛呼出声,更多的时候是发抖,即使俞晓薇用力的摁着,可她痛苦的颤抖还是透着针尖传递过来。

    “忍着点,我看能不能把里面的东西引出来。”丁积善翻下细针,又起身去拿了两张符纸出来,他结了几个印,口中念叨了几句,两指间的符纸竟然无火自燃起来。

    火苗在靠近她手腕的时候,狂躁的跳了几下,很快,伏晓手腕泪勒痕以外的地方竟然开始慢慢的鼓起来,渐渐的形成一条线,还非常坚强的动了动。

    伏兴唐一直在一旁看着,看到这条突兀的线,他突然出手,

    干枯的两指精准的夹住了伏晓胳膊上的那条线,这下,俞晓薇根本摁不住她,伏晓整个人都像是被什么人操控了一样,胳膊用力的挥出去,砸在丁积善的脸上,他手中的符纸已经燃烧殆尽,从勒痕处引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抬脚踹在伏兴唐的肚子上,由于这些动作太过突然,谁都没有防备,伏兴唐被踹的往后退了数步,丁积善直接被挥下了椅子,被引出的血线有飞快的钻了回去。

    “你们想让她死吗?”

    就在众人兵荒马乱到时候,一道冷冽到让人发寒的声音由远及近。

    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人已经把伏晓抱在了怀中。

    伏晓疼得衣衫尽湿,他的靠近,竟是减缓了她勒痕处的疼痛,“封九,”

    丁积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封九把人抱在怀中,不由皱眉,“她的手腕里有血线,想必你比我们都清楚。”

    话里已有责怪。

    “这倒是怎么回事?”伏兴唐手扶着木桌才站稳,一手捂着肚子,这个死丫头下脚还真是狠,疼死他了,“晓晓的身体里怎么会有东西?”

    “她在跟你们去庙山的当天,身上就已经有了傀儡线,你们现在才知道?”封九低头看着伏晓,傀儡线顾名思义就是别人操纵她的线。

    “傀儡线?”俞晓薇刚刚也被混乱波及到,从地上站起来,“什么叫傀儡线?”

    伏兴唐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心说万幸这封九出现了,他跟丁积善恐怕真的会害死伏晓,这傀儡线一旦入体,就必须要用特殊的方式把它给弄出来,他们刚刚都看到了线的一端,然而也只是一端。

    “傀儡线,是有人想要操纵晓晓,又或者说是利用晓晓得到龙凤双棺,而且这傀儡线一般都是很挑人的傀儡线都是十分挑剔的。”伏兴唐疑惑的看着伏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劫难选中的人?

    “很危险吗?”俞晓薇眉心一跳,赶紧开口又问,“会死吗?”

    她发现最近的伏晓多灾多难。

    “会,”伏兴唐看了一眼封九,皱眉,“听说操纵傀儡线可是封家最拿手的本事之一。”

    伏兴唐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想要从封九的怀中把人抱过来。

    伏晓疼得七荤八素,只知道封九的怀抱可以减缓她的疼痛,然而下一秒,封九不怎么温柔的把人放在沙发上,摸上了她的手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