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所以说,人鬼殊途
    拂晓的脸色一变再变,骂了一声卧槽,“封九,你大爷。”

    每次遇到他,就特么的没好事。

    封九的脸似乎更白了一分,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刚刚还股入的疼痛,在他的手摸上她的手腕的时候,倏然消散,伏晓紧皱的眉心一下就舒展开了。

    眨了眨眼睛,想把刚刚骂人的话给收回来。

    封九倒是没有在意伏晓的话,他知道,她是真的疼,“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难得的,语调中带着一丝紧张。

    伏晓顿了顿,视线停留在男子的那只手上,竟然忘记了要问什么。

    丁积善一看伏晓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就是一个咯噔,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伏晓手腕上的那道红痕,为什么会消失?”丁积善没有让这种暧昧的气氛继续蔓延,出声打破了两人的对视。

    俞晓薇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去煮了壶茶,她是真心无法承受封九的威压。

    封九扶着她回到沙发上,看了一眼丁积善,“什么意思?”

    伏晓一语不发的坐在那里,只有封九的手,依旧握着她的。

    丁积善冷笑一声,心中却有些郁闷,伏晓这个死丫头还真是可以,封九来之前,她还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哪里知道人来了一言不发。

    他现在可以出去吗?

    “从开始到现在,你就躲着伏晓,现在伏晓因你遇到危险,我只是想知道,伏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丁积善那双眼睛,此时如同淬了毒。

    封九只是微微地眯了眯眼睛,他的手放开伏晓的,似是有些不舍,眼眸中飞快的划过什么。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封九身子往后依靠,明明悬空,却如同坐着椅子一般。

    丁积善顿了顿,走到伏晓面前,轻笑一声,“你看看伏晓现在的样子,自从跟你冥婚之后,伏晓没有一天安稳日子,所以我现在怀疑,你在利用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话,够直白。

    连坐在一旁的人伏晓都微微地别开眼,她根本不敢去看封九的眼睛。

    因为在她的心中,封九不是这样的人。

    封九低低的一笑,伏晓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想跟她单独谈谈。”

    “那你还是别了,”丁积善狠狠地剜了一眼伏晓,嫌弃到,“她看到你就没了魂,你还不是想怎么骗就怎么骗?”

    封九一怔,眼中似是闪过一抹亮光,猛地转头看向伏晓。

    伏晓一听就急了,雾草,这纯粹是诬蔑好吗?

    她什么时候看到封九就没了魂?

    然而,她的目光一触及封九那双燃着星火的黑眸,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

    丁积善一看伏晓这没出息的样子,更上火了,倒是封九,身上的冷戾一瞬间就退去,春暖花开。

    就连离他最远的俞晓薇都感受到了。

    难道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子?

    丁积善蹙眉,却也没有犹豫,“我就想问问,后山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干系?”

    这样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

    伏晓蹙眉看着丁积善,莫名的不喜欢他这样针对封九。

    封九的目光就没有从伏晓的脸上移开,尤其是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让他刻骨铭心。

    “你也觉得,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封九的音色依旧清冽,只是看着伏晓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伏晓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我并不认为跟你有关系,”

    从来都没有。

    这种直觉,来的实在是太诡异。

    她根本没有办法解释。

    封九微微点头,几乎是在看到丁积善的神色时,就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只不过,“我若是真的跟这些事情有关系,恐怕伏晓早就死了。”

    丁积善心中其实已经确定了,可就是很郁闷,伏晓对他的信任,让他非常的不爽。

    伏晓莫名的松了口气,刚刚紧张的情绪也都消散,目光看着自己的手腕,隐约又看见那道红痕。

    不由得怔了怔,明明已经消失不见了的。

    下意识的,她就去看封九的手腕。

    然而,他的手腕白的吓人,被说红痕,就连青筋都看不出来。

    封九一直都在注意着她,见她的脸色变了变,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腕,不由勾唇,看样子,今天他们找他来,就是为了冥婚的事情。

    不过这三堂会审不过关。

    丁积善哼了哼,扭头就走,大有恼羞成怒的架势。

    俞晓薇一看他走了,看了看伏晓,又看看封九,嗷的一声就往外跑,边跑边喊,“丁积善,你别丢下我啊,我不想当电灯泡啊。”

    她不喊还好,这一喊更尴尬了,伏晓的脸一下就红了。

    封九模样更放松了,“所以,你怀疑我不敢问,就让丁积善来问我?”

    哎哟卧槽,这特妈的解释不清楚了。

    伏晓暴躁的抹了把脸,“我……”

    刚要说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他,但转念一想似乎不妥,毕竟丁积善怎么说也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这样做显然不人道。

    “那不然要怎样,”伏晓哼了一声,就想着把所有的怒气跟怨气都发出来,“老娘这里疼的时候,你比谁跑的都快,我心里不平衡行吗?”

    她最讨厌这种忽冷忽热的状态,让她郁闷到了极点。

    封九的手指动了动,张了张口,似是想要说什么,最终化成一抹叹息。

    “晓晓,我不会伤害你,但也不能靠你太近,你是人,我是鬼,”不得已,封九只能开口解释道,他也知道惹得她不高兴了,可他却没有办法哄她。

    “所以,我这里疼,是因为你”伏晓非常的敏感,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怀疑了这么久的事情,眼看着就要得到答案,可最后,封九却是云淡风轻的四两拨千斤。

    她不是傻子,封九刚刚明显是有话要说,可最后等于什么都没有说。

    封九黑眸一缩,一瞬间戾气蔓延,杀气四溅,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慢慢地散去,归于平静。

    “是。”他的音色清凉如水,看向她的目光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所以说是人鬼殊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