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想让她死的人,是你吧?
    褚恒平飞快的从他的手中结果符纸,在指尖转了两圈,“我虽然见过这东西,但实在是太邪性了,我只记得几十年前出现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怎么现在……”

    他的话语间尽是唏嘘,这玩意可是十分的凶恶,一旦沾染上,非死即伤。

    然而,伏晓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惶恐。

    他没有办法忘记当年恐怖的景象。

    “现在还不好说,谁都有可能,”丁积善神色冷峻,待符纸完全脱手,人一个弹跳就到了门口,褚恒平对他点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俞晓薇用力的抱着伏晓,就怕她还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爷爷,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刚刚没敢开口问丁积善,他那双眼睛刚刚都能杀人。

    伏岩用力的抹了把脸,“她脸上的东西,是鬼见愁,不管是活人还是鬼怪,一般被附身,就别想在摆脱,丁积善想利用杀阵把这东西除掉,然而……”

    受苦的只有伏晓,杀阵是没有办法吧这东西给弄死的。

    俞晓薇低头看了一眼伏晓脸上的那张小脸,正张着嘴似乎在问人要吃的,突然,那双紧闭的眼睛睁开,死死的看着她。

    俞晓薇被吓出一身白毛汗,下意识的就要把伏晓推开,舞草,真特么的也太吓人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想着,一排符纸突然而至,如同长了眼睛一样,直奔着她脸上那个小人脸就砸了过来。

    小人脸似乎早有察觉,脸一扭,竟是躲过了过去,还非常惊悚的把那符纸给拍了出去,伏岩一把拽过俞晓薇,“你先离开这里,”

    伏晓整个人摔在地上,那小人脸拍开符纸,又露出来,那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迎面而来的符纸。

    卧槽。

    “爷爷,赶紧想想办法啊,”俞晓薇咽了口唾沫,她发现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颠覆了以往的二十年。

    伏岩也没有闲着,伸手去解伏晓手腕上的上古灵符,俞晓薇见他去扯,也爬过来帮忙,可她的手刚刚碰到伏晓的胳膊,就感觉到她的皮肤里竟然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地游走。

    猛地,她的手就松开,脸上的血色倏然退去,“爷爷,伏晓的身体里,”

    伏岩并没有去看,只是微微一低头,躲过刚刚被拍开的符纸,快速地把那符纸扯了下来,对着那小人脸就贴了过去。

    贴过去的瞬间,手拽住俞晓薇就往后退。

    与此同时,杀阵中的褚恒平动了,他的手一动,无数张串联成网状的符纸迅速的把伏晓围起来。

    俞晓薇被拽的一个踉跄,眼睛却没有从伏晓的脸上移开。

    此时的丁积善已经从门口处到了杀阵的中央,与褚恒平背对背站在一处,口中不断的念着咒语,手中的动作快的几乎看不清楚,褚恒平跟他配合得也十分的默契,两个反转之间,手中的符纸已经交给了丁积善。

    褚恒平一个矮身从杀阵中错出去,同时还用手掌给丁积善当了个梯子,丁积善一个借力人就踩在了大网之上。

    这时候,伏晓也有了动静,她的手微微一动,只见她的脸上那鬼见愁,正张大嘴巴似乎是想咬伏晓,丁积善的动作更快,手中的符纸一下就拍了出去。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那符纸突然像是被什么拽住一样,静止在半空中一动不动,丁积善用力一拽,所有的符纸竟然从半空中掉落。

    还没有落地,无火自燃,眨眼的速度就化为灰烬。

    他的脸色一变,顺势跳下来落地,就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不想封九突然凭空出现,把那些符纸燃烧殆尽,丁积善看不到那人的神色,只见他弯身把伏晓从地上抱起来,转身的一刹那,在场的几人无一不感受到来自他残暴的,丝毫没有抑制的杀气。

    稳重如丁积善,都被骇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的眼中,仿佛把地下所有的死气都凝聚在了眼中。

    伏晓瘫软的被男子抱在怀中,同样围绕在阴戾的丝气中,她脸上的鬼见愁,时隐时现,异常可怖。

    “封九,”丁积善急了,想要靠近却又被他周身的戾气所拦住,“你想干什么,倘若不把那东西从她的身体里弄出来,她会死的。”

    他是真的急了,伏晓现在这样子,他根本没法冷静,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怀疑封九是别有用心。

    “让你把那东西弄出来,她才会死。”封九往前走一步,丁积善就往后退一步,四目相交的一刹那,丁积善直接就被弹了出去,整个脊背没有任何防备的摔在门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死气在他的周身蔓延,伏岩一看这情况,眼皮狠狠一跳,跑过去把丁积善扶起来,“封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封九,如同修罗场里走出来的罗刹,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人呼吸困难了。

    此时的伏岩才发现,封九走过的地方,是一层厚厚的冰。

    “滚开,”封九冷眸淡淡的扫过伏岩,抱着伏晓往外走。

    丁积善抬手擦了擦嘴角溢出来的血,“想让伏晓死的人,其实是你吧?这一切都是从你出现开始的,摄魂,傀儡线,现在着鬼见愁也出现了,伏晓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封九,你到底想让伏晓为你做什么?”

    他的怀疑,并不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摄魂时候出现的割魂刀,就是最好的证明。

    封九的脚步一顿,眼皮微抬,“滚开。”

    丁积善却挺直了身子,手刚一动就被伏岩给拽住,“别乱来。”

    停顿的瞬间,封九已经抱着伏晓从他身边越过,他的手动了动,符纸已然在手,却被伏岩一把握住,并且对他摇了摇头。

    封九抱着伏晓快步往外走,在经过俞晓薇的时候停住脚步,“跟上。”

    俞晓薇一愣,赶紧跟上去。

    封九走得并不快,可俞晓薇却要一路小跑的才能跟上。

    “我能问问,晓晓到底怎么了吗?”俞晓薇跑得有些气喘,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她跟伏晓的看法是一样的,她并不认为封九想害死伏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