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你另找他人,老子不干了
    封九狠狠地抽了抽嘴角,他竟然发现,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看她。

    “现在能说说,你刚刚说的,在凤棺里,对我有好处,是什么好处吗?”伏晓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封九,眼前的谜团越滚越大,而现在她才知道,似乎所有的谜底,都跟她有关系。

    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面对封九冷冽到让人瑟缩的死气,俞晓薇是非常佩服她的,还能用这种口气跟他杠,让她崇拜的不能自拔。

    封九冷漠勾唇,目光在她身后的凤棺游弋了一下,音色似乎更淡了,“能救你的命。”

    艹。

    你敢不敢再说的面无表情一点?

    俞晓薇一把拽住就要翻脸的伏晓,轻声说道,“你要淡定啊,现在你身体里不仅有傀儡线,还有那张小人脸,你还得指望人家来救你,默念淡定。”

    “……”伏晓面无表情的看了封九一会儿,才勉强到,“哼,大爷的,我什么时候活的这么憋屈过?”

    见伏晓终于不那么激动了,松了口气,“晓晓身体里的傀儡线跟小人脸怎么弄出来?”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在来庙山的路上,封九跟小人脸的对话,两人似乎是认识的。

    这要不要告诉伏晓?

    封九扫了俞晓薇一眼,“恐怕短时间不行,你们要尽快找到伏丹青,她可以。”

    原本他也是可以的,但是那张小人脸对他来说十分的棘手,他若是动手,伏晓会死。

    伏晓一听就炸了,单手指着封九的脸,“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爷爷找了她这么多年都杳无音信,你这分明就是不想管我死活。”

    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觉得非常失望。

    竟然有一种,封九故意的见死不救。

    封九蹙眉,神色更淡了,“你说是,那就是吧。”

    总比害死她要好。

    伏晓只觉得胸腔一哽,喉头一阵腥甜,艹,这个挨千刀的竟然承认了。

    雾草,他承认了。

    “我要解除冥婚,你另找他人,老子不干了。”伏晓彻底的暴躁了,都说日久见人心,这特么的才几天,本性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了。

    她要退货。

    俞晓薇必须用全力才能拽住要扑过去的伏晓,赶紧安慰道,“晓晓,人鬼殊途,人鬼殊途。”

    这话说完,她竟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冰冷袭来,紧接着人就被弹了出去。

    伏晓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封九,你敢伤她?”

    就连封九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伏晓手中的符纸跟着就朝他的门面砸了过去,而且非常精准的砸中了他的眉心。

    还没有掉下去。

    “伏晓,”封九磨牙,抬手抹掉那张毫无作用的符纸,“你是真的想死吗?”

    “你倒是动手啊,”伏晓一副死猪不拍开水烫的样子,出了祠堂,把摔在地上的俞晓薇扶起来,冷笑道,“既然是互相利用,那我就必须要有同等的回报,否则,你也别想从我这里捞到好处。”

    然而封九知道,伏晓真的是说到做到。

    俞晓薇捂着被摔疼的屁股,哎呦了一声,“祖宗,,危机时刻你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吗?”

    你的命还在人家手里,给你指出了一条康庄大道,你怎么还对人家动起手来了?

    “收敛?”伏晓讥诮一笑,“这么多年,你有见我嚣张过吗?人前人后都是不张扬,结果呢?”

    俞晓薇一下就不说话了,这倒是真的,伏晓在医院里兢兢业业的工作了四年,几乎是没有出现过任何纰漏。

    伏晓又是冷哼一声,“你不帮我,也别指望我能好好地遵守这个破冥婚。”

    说完扶着俞晓薇就走,封九又气又恨,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伏晓面前,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若是动手,你就会死。”

    不算解释的解释,却让伏晓所有的怒气腾地一下就消散不见了,只不过她没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看样子我还误会你了?”

    果然,矫情是会传染的。

    俞晓薇无语望天,人家只有一句话,你就缴械投降了,你的节操呢?

    “晚上我要再去一趟医院,你去吗?”封九见她怒气消散,复又开口说道。

    谁也不知道伏丹青究竟在什么地方,只不过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是要加快进度,否则伏晓横竖都得死。

    “去,”伏晓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扶着俞晓薇进去坐下,看了一眼凤棺上那只凤凰,两只脚都已经变成了妖异的血红,莫名的刺眼,“我怀疑,医院下面的陵墓,跟着龙凤双棺脱不开关系,你下去过吗?”

    封九摇头,“并没有。”

    他甚至怀疑,伏丹青是不是被困在什么地方,没有办法出来,更没有办法求救,若真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伏晓点头,确定俞晓薇没事才继续说道,“不行,我们要想办法下去一趟,晓薇,你那个不靠谱的师父什么时候能回来?”

    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但这个人怪癖的很,对于陵墓这种事情倒是非常在行。

    提到这个人,俞晓薇非常粗暴的翻了翻白眼,“别提了,我这个师父真的是不着调,不过前几天到是给我来了封信,说他一切平安,勿念。”

    艹,这都是什么鬼,这都什么年代了,那老头子竟然还学人家写信,这也就算了,关键是那字,真心的丑,而且还有好多她都认不出来。

    “……”知道他不靠谱,可没想到这么不靠谱,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他了,“看样子只能自救了,”

    三人商量了一下对策,更确切地说,是伏晓跟俞晓薇商量,封九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站着,似乎对于两人的计划十分的看不上眼。

    见伏晓又要发难,俞晓薇赶紧接过话来,“中心医院下面的陵墓,我听师父提起过,当初本来是要进行开采挖掘的,后来死了很多人,不得已只能重新封了,我们现在想要进去,恐怕更是难上加难。”

    “喂,”伏晓转头,刚要数落,却见封九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龙棺。

    伏晓心中一个咯噔,“怎,怎么了?”

    这眼神,太吓人了。

    莫不是龙棺里的男尸跑了?

    说着想也不想的去推棺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