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前方凶险
    凤棺的棺盖很容易就被推开,看到里面的情况,伏晓的脸都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脸……”

    已经变成了骷髅头,原本鲜活的尸体,此时竟然变成了枯骨。

    俞晓薇闻声而来,看到里面的景象脸色也是一变,“这是怎么了?”

    封九目光幽冷的看了一眼龙棺,“龙棺被打开过,里面保持他鲜活的物质没有了,自然就会变成这样。”

    他的话平淡的没有一丝情绪,但是伏晓却听出了那冷漠的背后,是无尽的杀意。

    “所以,当初为什么伏家祖坟下葬的会是个男人?”

    伏晓郁闷的想要吐血。

    俞晓薇紧紧的拽着伏晓,生怕她在做出什么让封九生气的举动,“鹤鸣哥不是去查了吗,还没有消息吗?”

    不管有没有消息,这些现在都不是俞晓薇要关注的重点,她只是想要转移话题,分散伏晓的注意力。

    伏晓又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得出来他语调里的暴戾,可那又怎么样?

    她才是那个受害者。

    然而俞晓薇的担忧,也让她不好发作,当下改口,“谁知道呢?我哥素来都不靠谱。”

    明明是在评价伏鹤鸣,可俞晓薇却是惊得冷汗都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伏晓在指桑骂槐。

    有这样感觉的并不是只有俞晓薇一个,封九甚至比她额额感觉还要强烈!

    然而他能说什么呢?

    人家说的是伏鹤鸣,他若是开口岂不是就要吵架?

    “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去准备点东西,先送你们回伏岩那里。”

    看了一眼腕表,伏晓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全身都有些酸疼,回去休息一下也好,顺便去丁积善那里看看,最好今天早上把他也拽着。

    在伏晓的心中,封九虽然很靠谱,但这两次的事情之后,她就觉得这货相当不靠谱了。

    她遇到点什么事情,那个挨千刀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逃跑,靠谱个毛线啊。

    她还真是看走眼了。

    回去的路上,伏晓嫌弃道,“我说大哥,你就不能叫个车,我们要走回去天都亮了好吗?”

    然而打脸的是,她嫌弃的话刚刚说完,人就已经站在了伏岩公寓门口。

    卧槽。

    伏晓啐了一口,表情凶狠的看了一眼封九,头也不回的就进了屋。

    俞晓薇憋着笑,对封九说了声谢谢才进去。

    一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伏晓非常没有形象的把自己摔进沙发,俞晓薇无语的走过来,“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刚刚封九的脸色难看的就要杀人,怎么这姑娘还能火上浇油?

    “着急有个屁用,”伏晓爆粗,她也很烦躁,龙棺鲜活的男尸眨眼间变成了骷髅头,封九给的解释虽然合情合理,可她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封九还是很紧张你的,”俞晓薇轻咳一声,虽然这样劝说有些不够朋友,但她还是觉得实话实说,“你疼的晕过去,封九急得跟什么似的,你还不知好歹。”

    伏晓懒得解释,封九分明就是对她别有居心,想要自由穿梭阴阳,肯定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两人正说着话,伏岩跟伏鹤鸣回来了,看到两人先是怔了一下,但是伏鹤鸣最先反应过来,快步走过来,“你没事了?傀儡线跟那张小人脸都弄出去了吗?”

    伏晓烦躁的摆手,一听到这些她更烦了,俞晓薇轻摇头,“封九说,想要把她身体里的东西都弄出来,只有找到姑奶奶。”

    这话一出,伏鹤鸣的脸色就变得异常的难看,这就跟没有说是一样的。

    没有人知道伏丹青在哪里,而且找了这么多年,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这不等于宣判了伏晓的死亡吗?

    看着比自己还激动得伏鹤鸣,伏晓赶紧把人拽过来,“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能找到姑奶奶自然是好,找不到就听天命,尽人事,今晚他带我们再去一趟医院,这次,恐怕要进去医院下面的陵墓了。”

    说着去看伏鹤鸣的表情变化,果然,就看到他比刚刚还要激动。

    俞晓薇赶紧开口,“鹤鸣哥你也不要太着急,现在有什么线索都要去看看。”

    伏鹤鸣抿唇不语,伏岩却走到伏晓跟前,捧着她的脸很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非常的细腻光滑,看不出任何别的痕迹。

    可莫名的,伏岩心中还是非常慌张。

    想要找到伏丹青,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甚至是渺茫的。

    那么,封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怎么了?”在庙山的时候,她明明照过镜子,除了眉心,脸上没有任何东西。

    伏岩松开手,状似不在意的说道,“你脸上那东西,你见过了?”

    伏晓很淡定的摇头,“并没有。”

    伏又看了她一会儿,才起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淡淡的说道,“既然有封九陪着,你们就跟着去,再说了,中心医院下面是什么情况,现在谁也不知道,当时各路高手都想进去,可谁都没进去,都折在了入口内一千米的地方,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不担心吗?

    怎么可能?

    谁都没有接话,就连刚刚暴躁到不能自控的伏鹤鸣,此时也静了下来,中心医院的事情,他们多少都是知道一些的,但更细节的东西,别说他们,恐怕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伏岩没在保留,“当时有个高人,胡子拉碴的看上去挺让人讨厌,那些自以为可以进去的人,直接就把他赶走了,只因为他当时说,这个陵墓,最好不打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当时那些人已经财迷心窍了,只觉得他是危言耸听,没有人听,几乎是全部都进去了,没有一个人出来,也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后来还是那个高人进去了,带着一些手艺人进去,把那些人的尸体都抬出来,自那以后,政府也出了一部分钱,让把中心医院建在这上面。

    “只不过,那些人死的都非常可怖,头都被拧了下去。”伏岩摇了摇头,当时他也在场,而且是跟那个人的意见一致,不建议进去,然而没有人听。

    一直到出了事,人们才惊觉,那个开口反对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进去过?”伏晓摸了摸下巴,“所有人都被拧了头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